系列 吉田松陰及其弟子們
革命的體現者——高杉晉作
[2018.10.17] 其它語言:日本語 | Русский |

吉田松陰死後,門下弟子的激烈行動,讓長州藩在政治上自取滅亡。在此混亂之中,極短時間內取得軍事上的成功,踏上討伐幕府、明治維新之路的,卻也是吉田松陰的高徒。

在最谷底時出場

1864年9月8日,高杉晉作初次現身於世界史之中。以下敘述來自英國外交翻譯官薩道義(Sir Ernest Mason Satow),他描寫了英法美荷4國在下關戰爭(譯註:長州藩不滿幕府開國,決定攘夷,而與英法美荷爆發衝突,又稱馬關戰爭)之後,雙方停戰交涉的狀況。

「中午回到艦上,我所熟識的伊藤俊輔(註:伊藤博文)已然來到,他說長州希望能談和,因此全權委任家老,也就是世襲的高等官員即將前來談判。當時,為了迎接此尊貴之士,即刻派出了一艘小艇,未久,家老抵達旗艦的後方甲板。他身著稱為「大紋」的黃色禮服,其上綴有淡青色圖案(桐葉和花朵),雖然頭戴絹帽,但走到中間甲板時便脫下,此時丁髷的髮結緩緩垂落於頭後方,而下半身穿的白絹衣著,閃耀著讓人眼睛一亮的純白色澤。身份比家老低一級的2名同行者,雖然也頂著髮結,卻未著正式袍衣。」

「他們被請到船室內,由吉拉爾神父(Abbé Girard)、勞德(Fred. Lowder)和我擔任翻譯,來到提督面前。他們首先說明,長州藩主承認戰敗,欲建立友好關係,希望進行和談。三人分別自稱是長門的家老宍戸備前的養子宍戸刑馬(Shishido Gyōma)、擔任參政職位的杉德輔和渡邊內藏太。」

「觀察日本使者的態度,發現逐漸產生變化,相當有趣。使者初踏上船艦時的態度,如惡魔般地高傲,但態度逐漸軟化,沒有任何抵抗地便接受了全部的條件,似乎受到伊藤的影響。」

「達成停戰協定後,逃往鄉間的人們,沿著危險砲台附近的道路,進入下關的市街。他們因為戰爭已經結束而感到由衷的喜悅。除了伊藤和井上(註:井上馨)兩人以外,每個曾將歐洲人視若夷狄的長州人,都忠實地遵守協定,從這點看來,他們長州人可說值得信任。」(薩道義著,坂田精一譯『一外交官の見た明治維新』,譯註:中譯書名《明治維新親歷記》)

薩道義在場見證了從開戰到談和的全程狀況,前一年的1863年,為了實行「攘夷行動」,長州藩對通過關門海峽的外國船舶多次砲擊,而4國的開戰,便是對長州的砲擊所展開的報復行動。雙方開戰的結果,長州藩大敗。4國的艦隊不僅砲擊,更派遣陸戰部隊登陸,擊潰長州藩的守備部隊,徹底地破壞砲台。這是13世紀末時,由忽必烈所率領的蒙古帝國入侵日本以來,又有外國軍隊登上日本本土進行戰鬥的重大事件。

高杉晉作(日本國立國會圖書館藏)

如同薩道義所言,長州藩在此次停戰交涉中,轉換了一直以來強烈執著的排外方針。剛好約在1年前,英國為了報復生麥事件(譯註:1862年9月14日,4名英國人乘馬行走在武藏國橘樹郡生麥村(現在的橫濱市鶴見區)的東海道上,遇見薩摩藩的儀仗隊伍,依照日本慣例,平民需讓道並跪拜,但英國人拒絕而導致衝突,造成四人之中,一死二傷的慘劇),挑起薩英戰爭,砲擊鹿兒島,擊破薩摩藩的軍隊,讓薩摩藩轉為採取親英政策。藉此,英國與當時對抗幕府的兩大勢力――薩長二藩締結了友好關係。而薩長二藩轉換政策方針,是個極度重要的政治判斷,決定了日本將來的命運。

負責停戰交涉的首席代表宍戸刑馬,雖「如惡魔般地高傲」,卻身段柔軟地接受了帶有重大政治轉換意味的交涉條件,但宍戸刑馬不過是個假名,他其實是吉田松陰的門下高徒――高杉晉作。

  • [2018.10.17]
相關報道
系列相關報道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