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 日本進階
在臺灣做出撫慰鄉愁的日本料理

米果 [作者簡介]

[2018.06.19]

位在臺北辦公街區巷內的「巢鴨壽司」日本料理店,有著日本下町的居酒屋各式菜色及大眾食堂的氛圍。老闆年輕時在日本學藝出師18年,回到臺灣開業22年,堅持日本傳統的味道及平易的價格,虜獲不少外派在臺灣工作的日本人的胃,也暖了許多臺灣人的日本胃。

大約十五年前,在朋友的帶領之下,第一次去了位在臺北錦州街的「巢鴨壽司」用餐,朋友說,那是一間很有味道的小店。推開小店木門,映入眼簾的景象,果然有墜入時空隧道的魔幻感,「這裡是九零年代,水道橋的居酒屋吧!」那時我內心應該是迸出這樣的驚嘆句。

那是個平日正午,接近滿座的店內,充滿烤物與炸物的香味,還有醋飯的稍許酸香,綜合起來,是讓人胃口大開甚至充滿誘惑的氣味。那天我吃了散壽司定食,還從朋友那裡分享了一口鰻魚飯。

穿著白色襯衫,戴著白色廚師帽,雖是小店,但是老闆的氣勢很強,不過中文口音很奇怪,我一度以為那是一家日本人開的店。

往後這十幾年,我陸續帶了不同領域結識的朋友到這裡用餐,成為老闆口中的「熟客」。我喜歡店內滿牆的手寫菜單,中日文合體,有老闆的口氣跟下筆的誠意。光是那些菜色要逐項吃完就不是容易的事,何況當天有什麼新鮮食材,老闆會用白板筆寫在他後方的白板上,我常說那個白板的菜色,才是讓人驚艷的「腕料理」。

有不少日本人來此用餐,從南京東路到松江路與民權東路和中山北路圍起來的這個區塊,原本就是在臺日商企業集中的地方,中午常見日商社員模樣的日本人來用餐,晚上也常看到提著公事包、看起來很疲憊的日本人,要是單獨一人,就坐在面對板前的吧台位子,先開一罐啤酒,點了幾樣菜,再來就喝清酒,跟老闆以日文閒聊,偶而轉頭看NHK新聞,或看棒球轉播,背影看起來充滿故事。也有結伴而來,像是迎新送舊那樣的聚會。老闆在店外準備了幾個板凳,用餐途中,客人想要抽根煙,就坐在店外的板凳,一個人,或幾個人,默默不作聲看著馬路來往車輛,或開心交談。從店內望向店外的剪影,也是充滿故事。

那或許是來到異鄉工作的日本人,在一天結束之前,可以藉食物撫慰鄉愁的珍貴時刻。老闆說,那是他堅持做本格日本味的最主要理由,他要讓這些來到異地工作的日本人,吃得到熟悉的滋味,好像在自己家裡吃飯一樣。

  • [2018.06.19]

專欄作家,臺灣臺南出身,曾旅居日本一段時間,在臺灣各大雜誌報刊擁有個人專欄。是重度日本小說閱讀者與日本戲劇電影迷。

相關報道
系列相關報道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