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黑道的現況

歌舞伎町的黑暗中誕生出了分屍9人的「怪物」

社會

一間公寓內相繼發現9顆頭顱,這些是被犯人花言巧語誘騙至此並加以殺害的受害人的頭顱。因神奈川縣座間市這樁獵奇殺人案而被捕的犯罪嫌疑人白石隆浩(27歲)曾是一名在新宿歌舞伎町勾搭女孩的夜店星探。活躍在城市暗夜中的他學會了如何巧妙地利用推特和免費交友App找尋有「自殺傾向」的少女們並深入她們的心靈間隙。集聚於滋生出這種罕見「怪物」的歌舞伎町的星探們,到底過著怎麼樣的生活?

「他敦厚溫柔得有點嚇人」。曾與座間9人分屍案被捕嫌疑犯白石隆浩(27歲)交往過的多位女性在協助調查時都這樣描述自己對白石的印象。

媒體報出了夜店相關人員和星探等「夜晚活躍人群」的證言,還介紹了曾與白石交往或者同居過的一些女性的證言。然而,她們口中「敦厚溫柔」的印象與超越常理的殘暴行徑之間的差距又如何解釋呢?

「和他交往過的女性都說他非常溫柔,這完全可以相信」——東京都內一家星探公司的現職高接主管這樣說道。

「星探並不是把女孩子介紹給某家店就完事了,而是要跟店方談好價格,還要教女孩如何賺取客人的小費,以一種『經紀人兼諮詢師』的身份來指導女孩,直到她退出這一行。尤其是這些年來,女孩們都比較傲氣,往往覺得『只要有條件更好的店,就可以跳槽』,所以星探比起店家較能贏得她們信任,私生活方面,在提供建議的過程中發展成戀愛關係的例子也不少。」

換言之,從星探職業生態的角度來考慮,「溫柔對待」作為生意籌碼的女性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買斷制」和「永久抽成制」

去年10月30日,警方在神奈川縣座間市某公寓內發現9具15~26歲男女被肢解的屍體。隔天,警視廳以涉嫌棄屍為由逮捕了住在該房間內的白石隆浩。後來,白石又因涉嫌殺人等罪名而多次被捕,今年2月13日,警方以涉嫌殺害所澤市1名女大學生為由,第7次逮捕了白石。至此,警方受理的受害人已達6人。針對其他3名受害者的身份,警視廳仍在繼續進行調查。

白石隆浩因涉嫌製造座間9人分屍案而被移送至東京地方檢察院立川分院,2017年11月1日上午,東京都八王子市警視廳高尾警署(時事社)

嫌疑人白石隆浩25歲以後一直住在池袋,主要依靠在歌舞伎町當星探謀生。關於別人對他在工作的評價表示褒貶不一的看法,有人覺得「他話術高超,跟女孩子貼得很緊」,也有人說「他工作隨意散漫,口碑不太好」。案發8個月前的去年2月,他明知茨城縣內某夜店從事皮肉生意,還把女孩介紹到該店,因此涉嫌違反職業穩定法而被捕。5月被判入獄1年2個月(緩刑3年)。白石因為這件事回到了老家座間市,就在當年8月租下了後來成為驚世懸案殺人案案發現場的那間公寓。

星探分為①自由星探、②某家酒店或色情服務店的專屬星探、③專業星探公司的員工這3種。在JR新宿站通往歌舞伎町的那條俗稱「星探大道」的路上勾搭女孩的大多是第3種,白石也屬此類。每家公司會非常精確地劃分地盤,譬如「這個郵筒到這根電線杆之間」是誰家的,那麼這家公司的人就在這個範圍內找人,這是行規。薪水完全採用傭金制,有酒店、泡泡浴和開房間等接受的工作性質不同「介紹費」也就不同。

譬如,酒店採用的是「買斷制」,介紹女孩時,店方會支付一定金額的酬勞。據說店方會根據外形、職業經歷、人氣度,把女孩劃分為「S」、「A」、「B」、「C」等幾個等級,然後向星探公司支付5~20萬日圓。作為介紹人的星探大致可以從中分得60~70%。這筆錢由星探抽成,是一種行業慣例,原則上這筆抽成會在「介紹的女孩工作滿10天的時候進行交易」。

另一方面,主要提供性服務的色情店採用的是「永久抽成制」,只要女孩在店裡上班,其薪水的10~15%就會自動進入星探公司和星探的腰包。介紹AV女優也是採用永久抽成制,製片公司會把女孩薪水的40~50%轉給星探公司。據說,如果介紹的女孩後來成為人氣女優,「原來賺不到什麼錢的星探一夕之間暴富」的事情也並不少見。

不過,如今這個世道,現實情況比較慘淡,星探們一個月能賺到30萬日圓就屬於燒了好香了,20萬日圓也算是過得去了。而且,遊說女孩、商量事情要去咖啡廳坐一坐、吃吃喝喝,各種費用都需要星探自己承擔,收入高低也會體現在著裝打扮上,所以據說「在這個行當,會賺錢的星探越賺越多,賺不到錢的星探則會陷入負債的循環,越來越賺不到錢」(星探公司高階主管)。

經歷「淨化作戰」後發生變化的歌舞伎町

實際上,星探在街上物色對象的行為現在受到了相關條例的嚴重打擊。重大轉折發生在21世紀的頭10年。石原慎太郎在任職期間,東京都實施了大規模的「淨化作戰」,歌舞伎町的面貌發生了改變。街頭安裝了監視器,通過取締違法色情店家、驅離黑道分子、管制星探活動等措施進行了徹底地清理整頓。

2003年4月,警視廳等部門對歌舞伎町實施統一清理整頓行動,東京新宿區歌舞伎町(時事社)

2005年4月,目的是在整治歌舞伎町等地區拉客亂象的東京都防騷擾條例和防黑心商店條例修訂條款開始施行。禁止一切拉客和星探行為,甚至在街上聚集的行為也成為了管制對象,據說在這樣嚴厲的管制下迫使那些想鑽法規漏洞的違法業者轉為在暗地裡偷偷摸摸的營業。

另一方面,過去在街上張揚炫耀的黑道也不再做出明顯的舉動了。除了針對對付黑道的法條經歷數次的修訂和黑道排除條例得到完善外,還有一個原因在於,有關方面加強了晚上在繁華街區打擊索取「保護費」行為,而保護費一直是黑道的活動資金來源。針對外國對黑社會的掃黑行動也在推進,大批中國人和韓國人開的俱樂部也被迫停業。

黑道和外國黑社會從城市的明處消失了,取而代之不斷興起的是不屬於黑道的「地痞」團夥。

在星探熱潮中快速成長的「半吊子」

據說星探們的生存環境也在21世紀頭10年發生了巨大變化。前面提到的那位星探公司高層說,「恰好是在修訂版防騷擾條例開始施行的時候,由於漫畫的影響,星探人數反而出現了快速成長」。他說的漫畫指的是以星探為題材的人氣漫畫《新宿天鵝~歌舞伎町星探生存故事》,2005年在少年雜誌上開始連載,2015年拍成了電影。

「星探專門公司也在增多,行業氛圍發生了劇變。但其中大多數人都屬於半吊子,只是幻想成為穿著晚禮服的『時尚星探』,希望從事跟女孩子往來的工作。近年來,為了逃避打擊,只能裝成『搭訕』的樣子去勾搭女孩,所以一般都穿著很隨意。不過,這原本就是一個和黑道分子、牛郎一樣『10個人裡只能留下一個人的世界』,取代的速度非常快。這個世界聚集了許多異常易怒、極度怪異的『奇葩』,他們惹事生非或是犯案也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星探公司高層)

這些「奇葩」的問題日益嚴峻,業界相關人員紛紛表示近年來「怪人很多」。「這是整個夜店行業存在的傾向。許多人是吸食大麻或合成大麻的癮君子,有些平時看起來很正常的人會突然發出尖叫,還有些人會突然毆打酒店小姐,大部分人都有過瘋狂的行為,被趕出這一行後就銷聲匿跡了。」(歌舞伎町某色情店相關人員)

「職業主夫」的被包養生活

這樣的「危險人物」都很跋扈,而且星探行業早已沒有過去那麼好賺錢,要在這個世界生存下去,「感情管理」是一個重要技能,也就是文章開頭介紹過的利用和女孩之間的戀愛感情。讓物色到的女孩對自己產生戀愛感情來拴住她,從工作技能的角度來說,這種做法屬於歪門邪道,一直被業內視為禁忌。但目前的實際情況是,「與其說近年來出現了鼓勵這種做法的傾向。」(歌舞伎町某黑道分子的成員)

「近年來星探公司不斷增多,女孩們上網就能查到招聘資訊,經常跳槽,所以越來越多公司老闆要求星探『要讓女孩迷上自己,免得她們跑了』。不過,他們和女孩成為戀人,搞得過於親密後,也容易發生糾紛。』(歌舞伎町某黑道分子的成員)

據說,許多星探就這樣變成了吃軟飯的「小白臉」,一邊從某個女孩身上獲取大半生活費,一邊繼續當星探。不過,據說「這年頭已經沒有女孩子會『為了男人出賣自己的身體』了,所以現在的規矩是男方必須變成『職業主夫』,一手打理環境整潔、洗衣服、親自接送、遛狗等家務。」(星探公司高層)

「除此以外,還必須替女孩給客人回LINE和工作上的郵件,烹製可以發『Instagram美照』的精緻早餐,模仿女孩本人的語氣在SNS上發文。最近幾年,做特種行業的少女們養的小白臉還真是夠忙的。」(星探公司高層)

歌舞伎町誕生於戰後行政區劃調整之際,從戰後的一片廢墟中逐漸崛起,這裡相繼出現過卡巴萊、俱樂部、風化店、酒店等各種夜店,無論商業型態如何改變,它始終保持著日本國內第一紅燈區的地位。隨著政府一次次加強管制而一次次改變自身「生態環境」,最終得以生存至今,它的歷史,也是生存競爭的歷史。

採訪、撰文:POWER NEWS編輯部

標題圖片:夜晚的歌舞伎町(PIXTA)

犯罪 黑道 案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