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島,我很好!

親眼目睹從新認識「福島」——專訪「福島,元気?」(福島,你好嗎?)策展人‧陳昱築

社會 臺灣香港

專訪「福島,元気?」(福島,你好嗎?)計畫的策展人,也是Impact Hub Taipei社會影響力製造所的代表,陳昱築先生。

陳昱築 Rich CHEN

Impact Hub Taipei 社會影響力製造所的創辦人暨執行長,也是創意早晨講座(CreativeMornings Taipei)及搞砸之夜(FuckUp Nights Taipei)的共同主持人。在大學雙主修日文以及國際關係。在創辦Impact Hub Taipei之前,於美敦力醫療產品股份有限公司(美國財富100強公司之一)擔任行銷代表3年。喜歡思考並將內容實際產出,求新求變並追求永續發展,希望自己的熱情能夠影響社會上更多的人。

臺灣的年輕人深入東日本大地震發生後,因福島第一核電廠事故重創的福島縣各地,親自拍攝取材的照片及影像,於2017年11月在臺北展出。

福島及相鄰的5個縣市的食品進口管制,在社會輿論的強烈反對下,至今尚未鬆綁。他們卻反而挺身進入福島,想把當地的情況告訴大家。

他們把自己的活動命名為「福島,元気?」(福島,你好嗎?)在臺灣,這些投入鄉鎮發展、身心障礙協助、自然農業法等6個團體的成員,於2017年8月到訪福島縣,花1週的時間採訪當地的居民團體、農場、學校、老人福利機構等。

展覽設在時下年輕人最愛的臺北文化商業設施「華山1914文化創意產業園區」。播放的影片共7部。按各自的專業領域,將當地從事農業、教育、傳統工藝等居民的生活樣貌,剪輯成10~15分鐘的短片。

筆者在臺北採訪「福島,你好嗎?」計畫的發起人,陳昱築先生。

用自己的眼睛確認,用客觀的角度陳述

野島

  這次「福島,你好嗎?」計畫看起來回應非常熱烈。

陳昱築

  我們也很驚訝。很多日本的朋友到現場參觀,看完展覽後不禁流淚;還有人對我們數度道謝後才離開,真的讓我們吃驚再三。這是我們當初沒料到的事。還有包含NHK等許多日本的媒體也報導了這次的展覽。

野島

  來參加展覽的觀眾有多少呢?

陳昱築

  從11月24日算起,那一天下午短短的時間內展覽會上就聚集了1400人。然後隔天禮拜天26日,有4000人來參加。合計有1萬3000人以上。可能也是因為辦在「華山1914文化創意產業園區」,有地利之便吧。因為透過網路大力宣傳,所以對日本有興趣的人,曾經去過日本的人,關心福島的人都來到會場。

回收的問卷,有九成的人覺得展覽很好。也有人在問卷中回答:「知道福島真正的狀況了」「能把福島當作自身的問題去思考」等正面回應。當然也有負面的意見。例如,「是為了日本政府才辦的活動嗎?」「想要進口福島食品嗎?」的少數聲音。

野島

  為什麼想發起這樣的活動呢?

陳昱築

  我在臺灣大學念的是日文,當時成立了臺日交流學生會,與日本的學生進行交流。但是大學畢業後有很長一段時間和日本疏遠了。最近,自己獨立創業,所以想用自己的力量再為臺日交流盡點心意。

在臺灣特別是針對福島的負面報導偏多,資訊也有所偏頗,所以才對福島感到強烈的恐懼及不安。但是,即使是媒體,也沒有親自前往福島報導實際的現況。我們想用自己的眼睛確認,用客觀的角度去陳述,並且盡可能以中立的態度去思考「福島」。

由民間各領域專家來報導,透過展覽誘發個人去思索複雜的災後問題

野島

  這次去日本的,都是什麼樣的年輕人呢?

陳昱築

  我向6個民營的非政府組織交涉後,一起前往福島。有從事「教育」「地區發展」「農業」等各個領域的專家。雖然他們的工作與日本沒有直接相關,但他們是各領域的專家,擁有自己的社交網絡團隊。期待透過這些團體各自的資訊散播能力,得到廣大回應。

參訪福島的時間是2017年8月21日至28日。因為臺灣人怕冷,所以我瞄準了夏天(笑)。 一起參訪的人數總共有38人。各組織至少有3個人參加,其中1人負責攝影,每組都製作屬於自己的紀錄片。

野島

  費用怎麼籌措呢?

陳昱築

  費用就是群眾募資(募款)。同時也向企業和公共利益團體尋求贊助。基本上全來自民間團體的資金。計畫結束後剛好募款也全數用盡。目前想配合3月11日當天在日本展覽,正在籌備計畫中。

野島

  參與這個計畫的年輕人的反應如何?

陳昱築

  最初大家都感到害怕。但是,實際訪問了農家,詢問如何栽種食物,又接受了什麼樣的食物安全檢查等,農家一邊展示給我們看一邊說明。我們因而深深理解到,農家為了食品安全花費了多少心力,如果檢查出異常數值,對農家會是多麼嚴重的事。同時令我們驚訝的是,住宿民宿提供的料理,哪一種食材出自於哪一戶農家,都掌握地十分清楚。

野島

  在臺灣社會,「福島=可怕」的觀感仍普遍存在。

陳昱築

  是的,正是如此。但是,日本和臺灣都有非常多的天然災害,也經常發生地震。我們臺灣人必須知道在福島當地發生的災難有多麼的複雜,以及從災害中如何復興前進。我認為福島是很好的學習案例。無論如何,重要的是自己去見證理解並自行思考。之後,關於食品進口是否鬆綁,也應該在深思後,由我們自己決定。

野島

  臺灣至今仍禁止福島縣等食品進口,對此,陳先生個人有什麼看法?

陳昱築  正如我前面提到的,最後應該是由我們自己做決定。然而,擁有決定權的政治家、反對運動人士連福島都沒訪問過。今天福島食安問題在臺灣完全變成政治性的問題,令人遺憾。我只希望能夠改變這樣的現狀。

標題圖片攝影:野島剛 視訊製作和提供:Impact Hub Taipei社會影響力製作所

東日本大地震 復興 日本 福島第一核電廠 福島 臺灣 福島,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