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島,我很好!

思考福島縣「不實謠言」問題——訪談社會情報專家関谷直也

社會 臺灣香港

解決「不實謠言」的方法為提供正確的訊息和有效地宣傳。

關谷直也 SEKIYA Naoya

東京大學研究所情報學環綜合防災情報研究中心特聘副教授、福島大學美麗福島未來支援中心兼任副教授。專攻自然災害經濟學、社會心理學、PR・公共關係學領域。著有《不實謠言――探討事件的真相》(光文社)。

什麼是不實謠言

野島    首先想請教一個簡單的問題,因福島第一核電廠事故的問題而被特別放大的「不實謠言」,指的是什麼?

關谷    它是指本來被視為安全安心的食物及商品、土地、企業,被大家懷疑品質,因而造成不去消費不去觀光而引起的經濟損失。以核電領域來看,原本沒有被放射性物質汙染的食物和土地,卻因擔心而選擇避開的行為。

1954年發生的「第五福龍丸」事件,是日本戰後不實謠言的起始。之後1982年發生的敦賀核電廠事故也是。雖然不是核能發電,1997年還發生了納霍德卡號重油洩漏事故。還有就是這次的福島第一核電廠事故。

野島    關谷先生參與的東京大學和福島大學的團隊,對福島第一核電廠事故造成的不實謠言損失進行了國際性的比較研究。透過網路對日本及亞洲各國、歐美,共10個國家及地區的大都市居民,約3000人進行調查,從調查結果得知,問題相當嚴重。

關谷    總而言之,從核災事故發生後,國外的人並沒有獲得新的資訊,對事故的認知往往停留在事故發生的當下。現在仍然有許多人對福島縣的飲用水、農作物、海鮮等所有食品感到有所疑慮。這就是事實,與日本國內的情況完全不同。

因為我們生活在日本,所以隨著訊息不斷的更新,危機意識漸漸下降,但在國外並非如此。從某種意義來看,這是理所當然的。因此,對於訊息的傳播需要花費更多心思。

日本政府也在尋求重新開放食品出口的機會,但在那之前,我認為還有一個必須處理的問題,那就是能不能洗刷事故發生後的認知。如果無法重新建立新的認知土壤,即使在政治上提出要求,恐怕也沒有勝算。

報導易停留在事故當下,沒有隨時間持續追蹤並更新

野島    回答「對福島縣產的農產品感到不放心」的受訪者比例在臺灣最多,有81.0%,韓國為69.3%,中國為66.3%,而美國35.7%,英國29.3%等。跟其他國家相比,亞洲國家的比例高出許多。我們應該如何分析這個現象?

關谷    在海外不只是福島縣產的食品,甚至對東日本和日本全國仍殘留不安的疑慮。在韓國針對海鮮產地的調查中,對來自福島縣的表示不安的有75%,對東日本地區則為55%,對日本全國為45%。「不實謠言」造成的傷害不僅僅是福島縣的問題,甚至連東日本及日本全國都受到影響。

在臺灣、韓國、中國都強烈對福島商品感到不安,如果要說原因,應該是地理位置相當接近的關係。發生車諾比核電廠事故時也有相同的現象。鄰近蘇聯的德國和瑞典等國家都感到不安,所以採取嚴格的規範和措施。越接近輻射災區對輻射的不安越大是理所當然的,並非是亞洲才有的極端思維。

基本上在國外問道:「福島在哪裡?」知道答案的人也很少。很多人認為福島的汙染嚴重,整個福島的水都無法飲用。無法想像190萬的居民在福島縣是如何生活的。就是這樣的認識,沒有飲用水,人無法居住。日本人知道在福島進行了檢查,也知道食物的出貨有制限,所以相較之下不安也就減少了許多。

野島    也有人指出,是不是因為各國媒體傳達的方式太過極端,煽動群眾的焦慮不安,才導致這樣結果。

(攝影:野島剛)

關谷    沒有證據直接顯示亞洲區域的媒體素養較低。但可以肯定的是,對媒體而言,不僅是亞洲,在歐洲也是,關於福島的報導都是非常聳人聽聞的。不這樣做的話,就失去了大眾媒體的新聞報導價值。如果要說哪裡不同,那就是在亞洲的資訊量和網絡上傳播的訊息繁多,對此議題有高度的關心吧。

國外媒體以悲觀的視角來報導福島,作為媒體報導有爭議的議題是理所當然。前往鄰近福島第一核電廠的大熊町、雙葉町、浪江町採訪報導居民面臨有家歸不得的窘境,這可以說是很自然的。之後回到當地繼續生產農作物的居民,即使恢復正常生活,且整體輻射量已下降的現實情況,是新聞媒體不感興趣的內容。這樣的問題無法避免,且持續存在。

平實報導7年來的改變,花心思下工夫說明變遷的過程

野島    那麼關於國外的「不實謠言」現況要如何改善呢?

關谷    關於檢查結果和檢查制度,還有實際上實施的範圍成效的報導,是最好的「不實謠言」對策。換句話說,就是讓我們完全了解檢查情況。只要前往受海嘯襲擊的災區,就可以親眼看到復原的樣貌,但是輻射災害是無法用肉眼觀察的,所以更應該平實清楚地傳達輻射量的減少和重新開始農耕的消息。比起傳達「福島已經變好」、「完全復原了」的表面訊息,更應該傳達核災事故後直到現在的「改變狀況」,讓國外的人對情況的認識不斷更新。

現今的報導中,常常會報導一些特別突出的佳話。但是,正因為對象是國外的人,傳達單純的事實就顯得更加重要。突然間要國外的人理解特例的佳話,是十分困難的。

野島    海外的人在哪裡才能獲得最新的資訊呢?

關谷    日本國內,福島縣政府的官方網頁有很豐富的情報,且有4種語言。但是這還不夠。對外國的朋友來說即使有了翻譯,但是一般人沒有連結福島縣政府網頁閱讀的習慣。所以該如何主動推廣成為課題。在國外,我們積極推廣來自福島縣的稻米和蔬菜,但另一方面,過去確實檢驗出輻射一事,過了7年,現在幾乎不含輻射的檢測證據,這些都沒有努力去說明。雖然檢查的結果不含輻射,但國外的朋友認為,「要檢測全部的食物根本不可能」,打從心裡就不相信。

在這種情況下,即使說「它很好吃請吃看看」,是很難被接受的。比起這樣,我更希望將真正的事實平淡據實地造訴國外的人。為什麼要這樣做,因為國外的人對事實還有所懷疑,所以首要任務是改變大家的想法及認知。

依據事實傳達正確的訊息,坦誠以對

野島    傳達的方式也需要下工夫是吧。

關谷    「因為低於基準值所以沒問題」這樣的說法很多,現在稻米和蔬菜的檢驗結果都是完全不含輻射。不是因為100貝克以下所以安全,希望傳達的是完全檢驗不出輻射的事實。正因為是輻射災難,以前檢測出的東西,現在已經完成檢測不出來,這才是重點,並且要再三仔細地傳達。實際上,事故發生後確實有些東西被檢驗出含有輻射。 但是,現在百分之99.99%沒有問題。這樣的過程沒有順利傳達。

野島    要說服國外的朋友,原本就有難度,這也是原因之一吧。

關谷    先不論國外,不喜歡的東西人們自然不接受。即使在日本,也有人不想吃福島縣所生產的食品,這樣的人在福島縣約占10%,福島縣外約占20%。向這些人宣示自己吃的食物,並勉強說服他們也吃福島縣產的東西,並不是解決「不實謠言」的方法。先不管不想吃的人,目前最重要的是告知願意購買福島縣產品的人正確的訊息。這才是市場營銷法則。

因此,我對最近的國外宣傳活動,有許多地方不禁感到懷疑。如果要說福島縣產的食材是否美味,當然美味。然而,新潟和山形的食品也很好吃。福島與其他地區沒有太大的差異。所以即使舉辦「福島縣的美味農產品」的活動,也無法突破現狀。

重複剛剛所說的,首先要扎實地傳達關於檢查的訊息。福島的核能事故屬於輻射災害,傳達從輻射災害到現在的復原事實,才是擊退「不實謠言」的最佳方法。

標題圖片:臉帶笑容試吃烏龍麵的安倍晉三首相(右),2017年7月1日,福島縣飯舘村的惠比壽庵[代表攝影](時事)

復興 日本 福島第一核電廠 臺灣 重建 福島,我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