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島,我很好!

不會因核事故輕易放棄這片土地——「福島,元気?」見域工作室

社會 臺灣香港

有些人決定了離開生活習慣的家園,也有人決定了留下來生活。雖然兩者身處不同地方,但他們的心還是與家鄉的人們同在。

視訊

野馬追

南相馬市的「野馬追」祭典已有千年歷史,主要活動分為三天舉行,第一天為「出陣」,由數百位身穿古代盔甲、騎著駿馬的武士與其他亦著古裝的隨從遊街,場面十分壯觀;接著第二天的「野馬追」是活動的高潮,完整儀式包括排列、盔甲競馬和最為刺激的「神旗爭奪戰」三大部分;第三天則舉行「野馬懸」,徒手抓住奔跑的野馬獻給神社。

然而,2011年發生東日本大地震,引發福島第一核電廠外洩事故,大幅地影響了南相馬市,不僅許多飼養馬匹的莊園被海嘯沖毀,就連主辦活動的三神社之一――小高神社,也被劃入了撤離封鎖區。

年復一年,相關單位努力復興深具歷史意義的「野馬追」祭典,這可是仍然活生生存在的,真正的武士們的故事。

川內村的社群營造

川內村隸屬於福島縣雙葉郡,與福島核一廠距離落在20至30公里間,總面積為 197.38平方公里,坐落於平均高度456公尺的山間,林地占該村86.2%,主要產業為農業。在核事故前,共有村民3,028 人,其中,15歲至65 歲的青壯年人口佔全村人口57.3%,65歲以上人口則佔全村人口34%。

核事故後,年輕人因為村內的工作機會減少,或是擔心輻射影響下一代,返鄉比例較少。年年舉辦的「川內村Bon Dance」並不只是一個夏日祭典,更期待透過舉辦活動,促進居民之間的交流,也強化來自川內村的村民對於土地、家鄉的連結,讓無論是村內的居民、離鄉生活的人,或對川內村感興趣的朋友,都能感受到川內村的魅力與快樂。

川內村居民舉辦的活動(提供:Impact Hub Taipei 社會影響力製造所)

川內村Bon Dance起源於2007年。過往川內村內八個區會各自舉辦盂蘭盆節相關活動,2006年首度全村八區共同舉辦「Summer Carnival」,反應相當不錯。

隔年,一群熱愛川內村的朋友籌組「Bon Dance實行委員會」,並年年主辦這樣的活動,今年已經是第十一屆。甚至,東日本大地震發生的那一年,因為處於疏散區域的關係,川內村村民們經過討論,全村決定一起到郡山市避難,該年度也一併將「川內村Bon Dance」帶到那裡。「即使受到相當大的衝擊,大家聚在一起就更有力」,隔年一月,川內村村長遠藤雄幸率先帶著多名村公所員工回到川內村,並發表了「歸村宣言」。直至今日,川內村已經有80.4%的人返鄉,共計2,185人。

今年,共計有1,500人次參與這項盛事,參加者多為村內居民,各個年齡層都有。因為川內村本身位置,加上東日本大地震的關係,留在村內的人還是以年長者居多,但豐富、有趣的活動規劃,也吸引了一些年輕朋友特地前來。「很多人在外地工作,一年只會見到這麼一次;也有和川內村完全無關的人,來了一次之後很喜歡這樣的氛圍,之後年年參與川內村Bon Dance,看到這些參與者,我感到十分感動。」秋元先生說。

「川內村Bon Dance」舉辦團隊合影(提供:Impact Hub Taipei 社會影響力製造所)

土湯溫泉風評被害對策

因為核災的影響,原本興盛的土湯溫泉地區業績一落千丈。但充滿創意的土湯溫泉觀光協會並不氣餒,反而力圖振作,找出地區的亮點——打出小老闆牌,還推出專門介紹小老闆們的《若旦那圖鑑》,這本放置在該市各地車站或餐飲店的圖鑑,幾乎一上架就被粉絲搶拿一空。

《若旦那圖鑑》(提供:Impact Hub Taipei 社會影響力製造所)

眾小老闆中以「小老闆五人組」人氣最旺,分別是外型最俊俏的Julian、營業力最強的Akira、擅長和式料理的Tsuyoshi、最年輕的Rio,以及兼任副社長的Tomohiro。

《若旦那圖鑑》(提供:Impact Hub Taipei 社會影響力製造所)

Julian常在溫泉街上被女客人要求簽名,Rio則慘遭女子軍團的握手攻擊,受歡迎程度簡直跟偶像明星團體沒兩樣,目前還有以土湯溫泉為背景的漫畫出版,小老闆五人組更合開了一家酒吧,每天輪班顧店。

《若旦那圖鑑》(提供:Impact Hub Taipei 社會影響力製造所)

富岡町櫻花體育俱樂部

富岡町位於福島核一廠半徑20公里內,原來被劃分為返鄉困難區域,甫於今年(2017年)4月開放,該區於福島核事故前人口約有15,900人,面積為68.47平方公里。

富岡町櫻花體育俱樂部(提供:Impact Hub Taipei 社會影響力製造所)

除了核事故之外,富岡町更遭受地震、海嘯的破壞,某些地區海嘯更高達21.1公尺,部份農地已受鹽害。團隊出訪時為八月下旬,返鄉人數僅有193人。

富岡町櫻花體育俱樂部在2003年3月,希望促進居民的「終身體育意識」,讓任何年齡層都可以參與體育活動。東日本大地震過後仍持續舉辦各類型活動,以體育活動促使平常不出門、失去連結的朋友們走出戶外,不僅只是享受運動的樂趣,也重建人際網絡。

富岡町櫻花體育俱樂部(提供:Impact Hub Taipei 社會影響力製造所)

最受歡迎的活動即是頗富挑戰性的「登山」,因為人多壯膽,大家互相照應之外,同心協力完成一件有難度的事情,對於參加者來說,是十分難得的經驗。

喝完這杯酒,請不要忘記福島

核災事故之後,由於周邊地區受害情況嚴重,原先還能依靠繁榮市區謀求工作的川內村,失去了重要的經濟來源。

因此,川內村的村民加入地區振興專案,努力以「自給自足」為目標復興在地農業。來到川內村役場,產業振興課的遠藤先生驅車帶團隊的成員們上山,說明「葡萄酒之里」計畫。

「早在核事故發生前,川內村就以農業為主,也面臨少子化、高齡化的問題,核事故後農業人口銳減,加上普羅大眾對於輻射的擔憂,農產更賣不出去。這個計畫希望創造出有附加價值的農業。」

2016年4月,這個計畫種下了第一批葡萄,預計在2019年秋天能夠採收,經過一季的釀造,在2020年新年期間就能喝到第一批葡萄酒。他們也期待,在東京熱烈地舉辦奧運的時候,能吸引觀光客們到福島縣,一探這個在災後努力生活的小村莊。

農園裡,辛勤的人們忙進忙出,已經有幾株結出果實。遠藤先生表示,目前有7位農民,但僅有1位是正式員工,其他人都是義務來幫忙。

今年 62 歲的橫田先生,過去沒有農忙經驗,在 58 歲退休後,因為日本葡萄酒革進協會(JWIS)加入這項計畫。

雖然是農業新手,但為了產出好喝的葡萄酒,更曾到以種植葡萄、產葡萄酒的山梨縣進行為期一年的完整訓練。平時若遇到問題,橫田先生也會詢問有經驗的農民、利用網路,或是購書來找答案。

為了讓這一萬株葡萄苗健康長大,抓害蟲、整土、施肥、除草……等工作樣樣都不能馬虎,雖然沒有規定每天的工時,但有大略的計畫,以確保葡萄的生長進度沒有落後。為了確保生產的品質,他們也邀請福島縣的農友、山梨縣的相關領域專家擔任顧問。

風徐徐吹來,遠方的山嵐快速移動,在這片谷地裡,一萬棵葡萄苗正努力地生長、茁壯;川內村裡許許多多的人民,並沒有因為核事故而放棄這片土地,有的人持續地耕耘、有的人思考新的辦法,願他們的努力,都能結出累累的果實。

撰文:見域工作室

福島災後,用影像帶領人們重回家の記憶

2011年東日本大地震,一位在災後被迫疏散的居民用空拍影像帶領人們重回「家の記憶」- 松本先生。

在津波海嘯的襲擊下,松本先生家的景色再也看不到了。

訪談的當天,沒有料想到松本先生帶著我們前往楢葉町濱海公園,他指著東日本大地震資料牌上的海嘯侵襲照片,笑笑地說著:「你看,這裡就是我以前住的地方,如今都已變成堆放災後廢棄物的場地了。」

災後的6年,福島的復興之路仍在持續進行,而松本先生也已於半年前搬進2015年起開放給居民歸鄉居住的災害公營住宅,並在災後發起空拍機的拍攝計畫,以受災者的角度紀錄下「家」最真實的畫面與情感。

今天二月才剛發起的災後空拍機攝影計畫,短短一個月的時間,收到全日本各界93萬日幣的支持,說起計畫的起心動念,是由於親身體認到許多人在地震災後因海嘯失去自己家園, 甚而遭逢核電廠事故被迫離家避難的種種苦痛。

因為家庭與長輩而留下許多情感記憶的家,就這樣一瞬間在海嘯的大浪裡離開了。

連人也是。

松本先生回想當年311,在第一波海嘯後有很多人回去看家園的狀況,結果當時未能好好掌握海嘯資訊,而被第二波海嘯沖走…

走進災後漂流物聚集的地方,家族的照片一張也找不到了。

由於經歷海嘯而遺失照片和未能拍攝下家園影像的松本先生,不知不覺對「記錄」更為謹慎重視,除了本身從事攝影工作,承接企業的委託案之外,如今的他也希望能夠透過各種方式把家的記憶用影像留下來。

空拍機拍攝計畫藉由無人駕駛空拍攝影的影像,不僅提供受災者收藏珍貴回憶,也讓人重新省視「家園」影像紀錄的重要性。

松本先生說:「與無人駕駛飛機的相遇成為了我的人生的轉捩點;我的家都被海嘯沖走,什麼都沒有了。」

松本先生回想起空拍機計畫的這段期間,最感動的莫過於用空拍機拍攝影像給需要的人。過程中收到的親筆感謝信,情感上點點滴滴的回饋, 至今無法忘記。

2017年的福島夏天,松本先生持續守護福島人的「家」,用影像帶領更多的人們重回家の記憶!

受訪者:松本先生
撰文:側拍團隊Impact Hub Taipei

視訊製作和提供:Impact Hub Taipei 社會影響力製造所
標題圖片:川內村居民舉辦的活動(提供:Impact Hub Taipei 社會影響力製造所)

東日本大地震 日本 福島第一核電廠 福島 臺灣 福島,我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