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島,我很好!

繼續向臺灣傳遞以科學得證的福島和其食品的安全訊息——日本臺灣交流協會代表・沼田幹夫

政治外交 臺灣香港

東日本大地震導致的福島核電廠事故,確實造成輻射汙染地區的農產品受挫,甚至再也無法生產。日本各界對此深感愧疚,能做的該做的也從未懈怠,並提出科學資料供檢證,只有安全的食品才能流通上市。沼田代表期盼日本民間及政府長期投入的復興重建成果,能被臺灣人看見,並願意踏出信賴的一步,給予認可。雖然高牆仍阻擋於前,仍堅持信念,持續不懈地繼續對臺灣發訊。

沼田幹夫 NUMATA Mikio

1950年生於茨城縣,1974年進入日本外務省任職,曾負責香港、紐約等地的外交事務工作,歷任大臣官房長官、領事局長、駐緬甸大使等要職,2014年起擔任日本臺灣交流協會台北事務所所長。

未能廢除進口限制非常遺憾

野島    臺灣至今仍禁止福島、茨城、櫪木、群馬、千葉等5縣食品進口,日本政府希望能解除此項限制,但臺灣社會的反對聲浪高漲,目前仍未實現。對此您有何看法?

沼田    日本政府希望能盡快解決此問題。此問題的根本原因在於,臺灣人對於食物的安全懷有高度的疑慮。針對這一點,日本方面已提供臺灣的相關單位許多科學性的見解,以及厚達1公尺的龐大資料。但是仍然無法廢除進口限制。對於這個狀況,我覺得非常遺憾。

當我們仔細思考食安問題,在2015年頂新集團的「黑心油」事件爆發後,臺灣方面若能好好應對的話,或許就不會產生這麼大的後遺症。臺灣雖然在2014年曾一度公告開放,但之後隨即爆發頂新的黑心油事件,當時的總統馬英九下令將數萬件的日本食品全部下架,其中沒有一件食品超過檢測標準值。當時臺灣曾表示會「儘早解決」,卻因為淪為政治問題,就算我們以科學證據佐證並主張「日本食品沒有問題」,也是徒勞無功。日本國內流通的食品,保證都符合安全標準。因而目前仍持續向臺灣傳達,希望臺灣人能放心安心地食用日本食品,務必儘早解除進口限制。

野島    最近,臺灣蔡英文政權的相關人士曾發言表示將會開放進口,是否已經可以看到臺灣政府在態度上有所轉變?可以請您回顧一下,自2014年7月上任以來3年多所觀察到、臺灣禁止日本食品進口的來龍去脈嗎?

沼田    不光是親眼目睹,更在第一線持續奮鬥,所以也有些難以說盡之處。前總統馬英九自己也曾說過:「(譯註:日本食品)在科學上沒有問題」,但此說法和之前並沒有不同。前年,蔡英文總統就任時,期待日臺關係大幅升溫的情況之下,臺灣政府也展現希望能盡快解決日本食品進口的態度,因為若不解決,此問題將會變成喉中之刺,我們也感受到「臺灣方面也會繼續努力」的心意。但是這個議題卻淪為民進黨和國民黨之間權力鬥爭的籌碼。在如此情況下,目前仍無法找出一個明確的解決方案。

在日本,有些人無法理解為何如此安全的食品卻必須受到臺灣的進口限制;從希望早日復興福島的日本人立場來看,這是「不容忽視」的問題。當然,日本國內對此也有些泛政治化的地方。我們站在日本和臺灣之間的第一線,今後也會堅定地繼續向臺灣呼籲,表達希望能以科學證據早日解決問題的立場。

盼能拭去核食二字的負面印象

野島    臺灣存在著政策搖擺不定和激烈的政黨對立種種問題,同時也充斥著「核食」這種負面詞語,逐漸形成一種「要是開放進口日本食品,會危害臺灣」的心態,目前看來許多反對開放的臺灣政治人物,都是抱持著這種心態發言。

沼田    在我看來,或許是自己不太敏銳的關係,我覺得「核食」這個詞所產生的形象和「禁止進口日本食品」的議題沒什麼差別。我認為「核食」這個詞確實很過分,因為很容易被誤認為是遭受輻射汙染的食品,但就是因為福島第一核電廠的事故,臺灣才禁止進口日本食品,在這個意義之下,甚至讓我覺得,其實「核食」這個詞語並非真正的問題。

東日本大地震造成了莫大的後遺症,甚至嚴重到必須禁止進口的地步,讓全世界都很擔心(輻射汙染)。震災後,日本確實努力去平撫那些不安的情緒,直至現在,將問題的影響減到最低。因此我們想表達的是,希望外界能認可這些努力。

正因如此,日本有義務基於科學證據向全世界說明,並未在輻射汙染的地區生產食品,提供的食品都很安全。雖然可以理解使用「核食」的人是何種心情,但我們也只能堅守信念持續說明,災後應做的從沒有懈怠過。

只是,縱使累積了厚達1公尺以上的資料,仍然無法和「核食」二字產生的強大力量抗衡。就算有百萬字的論述,「核食」二字的訴求力道依舊非常強大,無法提出具有說服力、足以有效制衡的反論,自己也感到十分挫折。

野島    臺灣社會瀰漫著一種,談到「核食」就會產生強烈不安,我們承認並正視此事,我認為必須以此為起點,反複溝通才能解決。但是日本國內並不理解,臺灣輿論對於食安問題的極度謹慎;或許日本人會覺得,中國或韓國禁止進口也就算了,但是為何對日本抱有良好印象的臺灣也是如此?

沼田    在市場上流通的福島生產的米,全數經過檢查,因此成本增加,價格也提高。就算臺灣開放進口,可能賣得比「魚沼產越光米」還貴,而導致無人問津。但是我們想讓臺灣人知道的是,日本有很多人正努力地邁向復興之路,為了確保優質生活中的食品安全,每個人都在自己的崗位上持續奮鬥。希望臺灣人能夠了解,我們每天食用的這些食品能夠賣到市面上,便是各種努力的成果,但是說得越多,還是無法和「核食」二字抗衡。

對於進口福島的食品,無論在臺灣還是其他地方,要得到理解非常困難,這原本就是個難題。臺灣有超過5成的人覺得世界上最喜歡的國家是日本,就算在這樣對日本抱有好感的地方,我們還是遭遇到困境。我們不僅已向臺灣當局提出各種資料,也舉辦許多日本食品的推廣活動,或是向臺灣人展示目前當地復興的進展狀況。

解決問題的時機點迫在眼前

野島    食品進口問題是否可以視為日臺關係健全發展的阻礙?考量今後臺灣選舉的因素,會讓人感覺到,今年是解決問題的最後關鍵時期。

沼田    食品進口問題對日臺關係來說,當然如喉中之刺,我們站在第一線,只能以科學證據繼續努力,以求能夠盡快拔除那一根刺。

雖然無法預測,但若從目前所有的政治活動進展來看,解決問題的時機迫在眼前,若今年無法順利解決,或許未來將演變成更加艱難的局面。

野島    目前有一個說法認為,日本以簽訂日臺EPA(經濟夥伴協定)為由,要求開放進口日本食品,對此您有何看法?

沼田    完全是子虛烏有之說。但日本和臺灣的社會構造相似,面臨快速的少子高齡化,人口也開始減少,因此優質的人力資源是雙方珍貴的資產。若考慮到這點,理所當然地會得到一個結論,那就是必須消除雙方的貿易阻礙。日本方面完全沒有說過要簽署日臺EPA,以求解決食品進口的問題;另一方面,若是臺灣想簽署EPA的話,至少要先拔除喉中之刺吧。依據WTO的標準來看,禁止進口很不合理,盡快解決才是上策,日本方面只能這麼說。但EPA和食品進口問題完全是兩回事。

日本無形中獲得臺灣人的協助

野島    安倍政府對臺灣抱有極大的好感,花蓮地震的時候,首相還親自以毛筆書寫「臺灣加油」,更發佈了相關影片。此外,日本對臺灣的好意也以各種形式展現,但臺灣的反應好像不太熱烈,甚至有人毫不留情指出日本和臺灣的反應溫差很大,大概是9:1或8:2。

沼田    一般而言,外交官的使命在於傳達日本的立場給派駐國,此外也要讓日本理解對方的主張和想法。縱使我方一昧地主張自己認為正確的事,也無法達成外交協議,因此雙方都必須有所取捨(譯註:give and take)。或者說,不可能出現單向的給予或單向的取得,只有一方得利的情況。最好是平分秋色,各取所需,我們便是朝著這個目標前進。

臺灣人如此喜愛日本,數據顯示5人之中便有1人,在1年內造訪過日本, 而日本方面則是60~70人之中,才僅有1人到過臺灣。如此一來,我們在無形中獲得了臺灣人的各種協助。因此,我認為「到目前為止都依照臺灣的意願照辦,為何仍不開放進口日本食品?」是錯誤的想法。臺灣目前的教育制度、醫療體系、都市開發、農業灌溉等方面,大多是在日本打下的基礎之上發展,這都是留存至今、眼前可以清楚看見的事實。我的想法是,若無法重視這樣的臺灣,我們還有何道義、信義可言?無論哪個國家,都有各自的在地情況。但是臺灣年輕人能夠推動「福島,你好嗎?」這個企劃,前往福島訪查,並且對外傳達資訊,我認為這樣的累積非常重要。

野島    作為一位外交官,或者說,作為一位生活在臺灣的日本人,對臺灣有什麼感覺?

沼田    從我上任之前就一直很喜歡臺灣,我們外交人員無論到何處,都會努力融入當地,但在我所居住過的地方,臺灣提供了最好的生活環境。這不僅是我個人的感覺,對全日本人來說,我想也是一樣。

標題圖片:日本臺灣交流協會沼田幹夫代表(攝影:野島剛)

東日本大地震 復興 日本 福島第一核電廠 福島 臺灣 福島,我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