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 福島,我很好!
7年過後:一趟讓人思索死亡、災難和勇氣的旅行

姚巧梅 [作者簡介]

[2018.04.20]

一個外人面對311的巨大災難能做些什麼?在報導描述大震災的資訊洪流裡,作者以陪同守護的心,堅實的行動力,親眼見證走訪並採訪相關人士,以書的形式記錄流傳,盼在困難重重的復興路上成為溫暖的陪伴,共同迎向希望的曙光。

《地獄是可以克服的》(提供:姚巧梅)

大自然帶來的災害沒有國界。

2011年3月11日傍晚,在臺北淡水的淡江大學進修部通知當晚停課,當時我在那所大學兼課。停課的原因是發生於日本東北太平洋海域的大海嘯波及臺灣海峽,靠近臺灣海峽北出口的淡江大學因而採取了安全措施。畢竟這個芮氏九級大地震連帶的影響了地軸發生偏移。

這次震災,是日本戰後所面臨最大的災難和危機。18000多人罹難,數萬個家庭破碎,福島、宮城和岩手海濱遭到毀滅性破壞。時過七年,這個臺灣的鄰居現在怎麼了?

為了解實情,在2017年5月和9月,以一個月的時間,筆者走訪了日本三個受災縣。將採訪的人事物及自身的觀察見解,寫成《地獄是可以克服的:一個臺灣記者的311日本東北紀行》一書,期望有助於讀者對災後種種面向的理解。

地震、海嘯、核災的複合創傷考驗著日本的韌性

一個時針分針不見的時鐘、一座沒有線路的電話亭、一個廢棄的候車亭「心之車站」,分別散落在宮城、岩手與福島三個地方,相隔數百公里,卻共同刻印著那場驚天動地的災難,時間彷彿靜止不動,還留著那令受災者痛徹心肺、旁觀者難以置信的記憶。

然而,無論痛苦如何頑強,生命依舊要向前行。儘管今日的日本東北,無論環境、社會和生活層面,依然面臨嚴峻的挑戰。核災縣福島仍為輻射能汙染招致的負面現象所苦,生態恢復、災民不歸、遭受歧視、健康受損、食品安全、心理重建,負面風評,問題重重。⋯⋯儘管如此,災民在政府、企業及民間團體等協助下,逐漸擺脫悲情,一步步堅定地向前邁進。

這也是我所了解的日本,一個韌性的民族和國家。1923年的關東大地震、第二次大戰戰敗後的廢墟崛起,眾所週知。

這一次,這個世界第三大經濟體的國家,政府如何結合企業和人民,從世界最複雜的毀滅性災害中再度爬起?他山之石可以攻錯,拿別人的榜樣來做自己的借鏡,是進步的動力。

「在不確定的大海上,打造可預測性的島嶼。」是美籍猶太裔政治理論家漢娜·鄂蘭對眾志成城的評價。

對曾以技術立國的日本而言,突破環境困局,技術是王道。

面對史上首次結合核災、海嘯、地震複合式災難的慘劇,日本政府除耗資25兆日圓以上投入災區復興以外,更以一個名為「技術創新海岸」的國家級計畫,用迅雷不及耳的速度扶植高端產業,要把福島鍛造為「國際產業·研究都市」。迄今已斥資2兆日圓。

這是個著眼世界競局的決定,也是前述一書第三章「技術創新海岸之夢」的主旨之一。以福島為據點正在扶植的高端技術包括再生能源、災害用機器人、廢爐、輻射能除染、汙染廢棄物清除、汙染廢水處理、食品安全檢測、最新資訊·通訊技術和尖端醫療技術、醫療機器研發等。其中有著世界沒有前例的技術,在號召先進國家協助之餘,日本自己也邊摸索邊前進。新產業據點一一成立,大都設在福島縣雲深不知處,默默地執行著任務,像忍者般。

  • [2018.04.20]

自由作者,版權公司負責人。世界新聞專科學校編輯採訪科畢業,日本龍谷大學日本文學系博士課程修了。歷經記者、編譯、教師等,曾任職臺灣時報、自立晚報、天下雜誌、大漢技術學院、淡江大學等。著作《佐藤春夫與臺灣》、《京都八年》、《郭臺銘的情人夏普—被臺灣買走的日本百年企業》。翻譯《成吉思汗》、《後五十歲的選擇》、《晚年的美學》等50餘本。

相關報道
系列相關報道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