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 福島,我很好!
7年之後,你們好嗎?——被八重之櫻召喚來到福島會津

米果 [作者簡介]

[2018.04.23]

八重之櫻舞臺的會津藩,雖淪為敗者,成就了明治維新光環的歷史,然山河巍峨的硬頸氣魄仍在。幾百年宿場町的大內宿,持續為旅人提供體貼安心的服務。還有令人嚮往的仙境只見線、人材輩出、美食美酒,福島豐富的人文歷史及自然風貌,等待旅人前來探訪。

大概是因為NHK大河劇「八重之櫻」的召喚,才來到此地的吧!從福島車站出發,到郡山站轉乘磐越西線列車,從最初鐵道兩側少許積雪,到一片白雪靄靄,綿延的山脈相當壯觀,天空很藍,陽光很刺眼。抵達會津若松車站時,想起這段大河劇淵源,有種總算圓夢的安心感。

車站張貼著「戊辰戰爭150年」與「維新再考」的海報,想起幕末的會津藩士「山本覺馬」,也就是大河劇主角「新島八重」的長兄,和當時曾來到此地的長州藩思想家「吉田松陰」,會不會也這樣約好在會津碰面呢?一想到這裡,腦海其實出現大河劇飾演這兩個歷史人物的西島秀俊與小栗旬的模樣。

走出車站,迎向早春卻還有寒意的空氣,呼吸之間,嗅到一股會津藩的硬頸氣魄。

會津藩在150年前的戊辰戰爭淪為敗者,成就了明治維新的光環,一群在戰爭中犧牲生命的白虎隊少年,卻成為車站前方的雕像指標,這當中有多少歲月沉澱入味的悲涼,真是冷暖自知。

311地震後續引發的核災事故中,向來靠觀光和豐富物產過活的福島會津地區,雖無直接受害,卻飽受「風評被害」之苦。事件發生初始,會津產業也曾經想過要跟福島切割,但最後還是選擇跟福島站在一起,這是曾經接受臺灣風尚團隊採訪的酪農業者透露的心聲。

搭乘循環巴士的會津小旅行

會津若松車站周邊高樓並不多,站內商業設施也算小巧完備,站前有創立於1912年的岩瀨書店。地下道出口則有百年食堂「マルモ」,畢竟在那裡矗立超過百年了,還是很容易讓人因為想要吃上一口歷史情懷而掀開簾子走進去。店內擺設看起來古老而庶民,擦拭得一塵不染的紅色桌椅卻透出精神奕奕的光澤,加上煤油暖爐的氣味,給了推門進來的旅人,彷彿返家用餐的溫暖。咖哩飯600日圓,燒肉定食800日圓,傳統的家庭味道。突然從廚房走出來接電話的廚師,卻是穿著潔白廚師服的青壯年模樣,看起來像法國餐廳名廚,卻是經營著小鎮食堂的百年口味,不曉得是第幾代了,光是想像都覺得充滿故事性。

車站前方可搭乘循環巴士,依方向不同分別是「ハイカラさん」和「あかべぇ」兩個路線,500日圓一日乘車券就能不限次數搭乘,大約15分鐘一個班次相當便利。利用兩個半天,去了武家屋敷、會津若松城、少年白虎隊之墓所在的飯盛山,也去了興建於1796年的木造六角螺旋狀「さざえ堂」,幾乎是用盡力氣維持身體平衡才完成一趟手腳並用的登頂朝拜。所有景點的步道兩側都還覆蓋厚厚白雪,站在屋簷下,可以聽到融雪的聲音,是很特別的體驗。

搭乘循環巴士還去了「野口英世」紀念館和青春廣場,做為日幣千元紙鈔代言人,出身福島的野口博士,生前是細菌學專家,曾三度獲諾貝爾醫學獎提名,因為研究黃熱病而前往西非加納生活,最後卻死於黃熱病。廣場上的野口博士雕像,小時候燙傷的左手插在口袋裡,長大衣好像在風裡翻飛起來,雕像下方寫著「忍耐」兩字。走上紀念館狹窄木造階梯,聞到樓下咖啡館的香氣。那附近有座舊醫院建築十分迷人,很想日日在那條路上散步,學會野口博士的耐力。

循環巴士行經的七日町,從新撰組「齋藤一」墓地所在的「阿彌陀寺」緩緩步行,沿街許多老建物,好像走入時光隧道。傍晚飄起霧狀小雨,冷到牙齒打顫,想像著再過幾個月,若是夏季傍晚走在向晚的街巷,應該很舒爽。

住在會津若松車站對街的東橫INN,12樓房間俯瞰的夜景與翌日清晨看見遠方積雪的群山景色,自以為站在窗前,終於可以跟歷史遠方的山本覺馬和吉田松陰先生揮手了。

從飯店俯瞰會津若松車站(攝影:米果)

  • [2018.04.23]

專欄作家,臺灣臺南出身,曾旅居日本一段時間,在臺灣各大雜誌報刊擁有個人專欄。是重度日本小說閱讀者與日本戲劇電影迷。

相關報道
系列相關報道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