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 考問日本的刑事司法
能否「重新做人」?日本監獄的現狀與問題
[2018.10.15] 其它語言:日本語 | 简体字 |

2016年末,日本的服刑人數降到了五萬人以下。1952年以後,2006年的服刑人數最多,大約為七萬人,後來一直在不斷減少。有人指出「再犯人員多」,而實際情況究竟如何?日本的監獄面臨什麼問題?我們採訪了NPO法人「監獄人權中心」秘書長、律師田鎖麻衣子女士。

田鎖麻衣子

田鎖麻衣子TAGUSARI Maiko律師、NPO法人「監獄人權中心」秘書長。畢業於東京大學法學系。1995年獲得註冊律師資格(第二東京律師會)。2016年一橋大學研究所法學研究科博士課程結業(法學博士)。主要著作有《孤立的日本死刑》(與大衛・強森合著,現代人文社)。

待遇法的運用偏離了初衷

——是什麼事情促使您涉足監獄問題的呢?

大一的時候,我加入了調查社會問題的興趣小組,決定研究當時引發問題的「拘禁二法案」。在調查過程中,我讀了一本叫做《全國監獄實錄》(綠風出版)的書。書中寫到服刑人員戴著皮手銬,只能像狗一樣進食,給我造成了很大的衝擊——這是人待的地方嗎?這是我涉足監獄問題的起因,從 1995年3月參與創建監獄人權中心的工作,到今年已是第24個年頭。

田鎖麻衣子律師

——請您介紹一下日本的監獄(刑事設施)經歷了怎樣的歷史變遷。2006年舊監獄法實施修改後形成了《刑事收容設施及被收容者等的待遇相關法律》(待遇法),哪些地方發生了變化呢?

監獄法制定於明治時代,沿用了近一百年。新的待遇法實行後,服刑人員的權利和義務都比以前更明確化了。

新法甚至引起了許多監獄職員的不滿,他們認為「只有服刑人員的權利得到了強調,而自己的待遇沒有任何變化」。然而事實上,監獄方面並沒有完全按照待遇法的初衷加以執行。

新法施行後,探視、書信等與外界的資訊往來和物品遞送業務發生了巨大變化,可以交流的對象範圍擴大,確實受到了服刑人員的歡迎。但由於出現了黑幫人員惡意濫用新制度的案例,所以監獄方面很快便收緊了政策。本來法律宣揚的是「適當的信息往來有助於服刑人員改過自新和順利回歸社會」,但實際過程中卻在不斷出現加以限制的動向。在一些服刑人員提起的訴訟案件中,就連思想保守的法院也做出了「限制過當」的判斷。

獄長換人監獄風格就全變

——服刑人員的待遇是否因為待遇法而得到了改善呢?

不能一概而論。確實,法律修改後,各個監獄的長官可以自主裁量的事情也越來越多了。譬如,官民聯合運營的PFI(私人主動融資)型監獄就開展了各種嘗試,譬如培養導盲犬等先進項目,以及和外部專業團隊合作引入防止再次犯罪的項目,等等。

不過,我們很難通過觀察一兩個監獄就斷言日本的監獄「就是這樣」。不僅是各個監獄存在差異,就連同一個監獄,也會因為換了獄長而瞬間改變風格,非常難以掌握,這就是目前的現實情況。

——的確,日本的各個監獄都有自己的一套規定。

作為監獄來說,希望盡可能地保留自主裁量的餘地,用於管理服刑人員。同時,由於在監獄法時代,服刑人員的權利近乎於零,所以人們就會有這樣一種意識:在服刑人員受到認可的權利過於寬泛的情況下,作為監獄一方就必須適當加以限制。

此外,監獄方面的目標是在人手較少的情況下,做到事故和醜聞的零風險。由於收容的服刑人員犯罪程度不同,各個監獄的需求也會有所不同。不過,作為整體傾向而言,基本上都希望盡可能把規則定得細緻一些,以便監視服刑人員時精准掌握到底有沒有違反規則。因此,探視過程中,原則上會有監獄職員在場記錄,書信也需要接受檢查。

其他國家更加寬鬆一些,針對普通服刑人員,探視活動都在開闊的大房間裡進行,擺放幾張桌子和椅子,不設隔板。根據服刑人員的情況,還會分級應對,譬如針對高風險人員,就會安排單間。

  • [2018.10.15]
相關報道
系列相關報道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