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日本人的結婚現狀

「當成工作的結婚」:訪漫畫作者海野綱彌

家庭 社會

《月薪嬌妻》(講談社出版)是一部直接描寫「結婚」題材的漫畫,因2017年被拍成日劇(TBS系)上映而走紅,成為熱門話題,至今記憶猶新。關於婚姻,這部作品提出了什麼樣的新思考,人們又是如何看待的呢?帶著這些問題,我們採訪了漫畫作者海野綱彌。

為什麼是「協議結婚」

《月薪嬌妻》的女主角森山實栗,研究所畢業,是個擁有臨床心理醫生資格證書的高階人才,但畢業找工作卻失敗了,作為勞務派遣人員工作,結果連這份派遣工作也丟了,25歲成了一個走投無路的無業者。落到這個境地,既有2012年日本就業冰河期的影響,也有日本大公司頑固堅持招收應屆畢業生這種方針的作祟,就這樣將實栗逼入了窘境。這種不穩定的社會地位,可以說是現代日本職業女性的寫照。

後來由於父親從中幫忙,實栗得到了一份上門幫人做家務的工作,因此而與「雇主」津崎平匡相遇。津崎平匡畢業於京都大學,是一位系統工程師,可說是社會精英,36歲了仍是處男。他感情輕易不外露,不願接受別人不必要的干涉,是一個理性思維十足的「專業單身人士」。這也是當今日本社會常見的一種人。

實栗天生好動腦筋並且很勤奮,因此與平匡順利建立起了信任關係。但由於家庭原因,實栗不得已地從原先的上門工作變成住家工作。於是,實栗提出了「協議結婚」的方案。兩人經過協商,決定以事實婚姻的方式生活,不辦結婚登記,分床居住,雇主(丈夫)對雇員(妻子)所做的工作——譬如做飯、洗衣、清掃等——支付相應報酬(電視劇中每月工資大約19萬4000日圓)。後來發生了各種事情,這段始於雇主與雇員的關係,最終朝著家庭「聯合CEO」轉變。

實栗建議「協議結婚」的場景(第一集第47頁) © 海野綱彌/講談社

海野綱彌為何要描寫這樣的「協議結婚」呢?

「我覺得,比起當作戀愛,還不如把結婚當作工作來考慮,那樣婚姻會更順利。戀愛的話,相互對對方有所期待,不知不覺中就要扮演社會賦予的各種角色。這樣,必須做到對方甚至沒有開口要求做的事情,但做過頭了又會被遷怒。這樣,由於彼此不想因自己多嘴而遭對方嫌棄,兩人反而無法好好溝通。但如果把婚姻當工作來看的話,就可以公事公辦了。另外,很多人以為經歷轟轟烈烈的戀愛之後結婚最好,但果真是這樣嗎?譬如我有個好朋友,只因為學生時代和另一個孩子偶然學號相近,關係變得親近,一晃相伴了30年。只要在感覺上互不討厭,性情相投,一起生活進而產生了某種愛情,這樣的婚姻我覺得就很棒。這樣的話,結婚的選項就會擴大不少。基於這種想法,我創作了這部《月薪嬌妻》。很多讀者,無論男女都表示,如果結婚是這樣的話,那還是想結婚的。」

對「愛情榨取」有抵觸感

雖說是「協議結婚」,但實栗其實是經過父親介紹認識平匡的。這一點和以前的相親結婚倒是挺像的。據說有一位看過此劇的八十多歲老太太,寫信給海野綱彌表達了這種感想。

「我確實收到過這樣的回饋,說『和我們當年結婚時很像』,也就是兩人相敬如賓,相互使用敬語,這種關係和他們年輕時候很相似。確實,在開始階段沒有戀愛因素介入這一點上,和相親是同樣的。但在電視劇中,平匡遭遇公司裁員,向實栗求婚的場景中,實栗認為他之所以求婚,是因為『結婚的話,就不用向實栗支付做家務的工資了』,於是說出這樣的話『都說只要有愛情什麼都可以,這真的好嗎?我堅決反對愛情榨取』。年紀大些的女性中,好像有人對『愛情榨取』這句話有抵觸,說『為什麼這孩子拿不到錢就不高興呢,說出這麼唯利是圖的話,我們可是任勞任怨這麼一輩子過下來的』。不僅僅是老年人,有些年輕的專業主婦也說『我們夫婦這樣下來關係也很和睦,說出這種話來不覺得太貪心了嗎』。當然也有相反的,有女性表示等看這個場景很久了。」

對「相夫教子」要求回報是不光彩的,我們曾有過這樣的時代。即便現在,這種認識也並非完全不存在。

「譬如,現在依然還有將妻子一人承擔全部家務和育兒視為美德的。我覺得明明可以像國外那樣託付給保姆或傭人做,可以更多地借助他人的幫助。」

一人全包,也就是讓一個人幹所有的工作,這是在指責速食店的夜班那種血汗勞動環境時常用的詞語。但這種情況到了家庭卻被頌作美德。如果把結婚當作「工作」來看待,就能發現其中的不合理之處。

《月薪嬌妻》中描繪的「詛咒」

實栗的阿姨百合說起「詛咒」的場景(第9集第64頁) © 海野綱彌/講談社

在最終卷的後記裡,海野綱彌寫道「這成了一個描寫詛咒的故事了」。作品中,實栗的阿姨百合(50多歲)說起了這個「詛咒」。比她年輕一半的情敵說,「我覺得年輕還真就是一種資本呢」,意圖以「年輕」來攻擊她。對此,百合漂亮地反擊說「你認為沒有價值的,正是你自己正在迎接的未來。(中略)變成你自己曾貶損的東西,可是很痛苦的哦。(中略)趕緊逃離這種恐怖的詛咒吧」。「年輕就是資本」,這個詛咒恐怕所有日本人都中過。大致上可以認為「常識」就是「詛咒」。

「年齡的詛咒是如此,也有男的應該怎樣、女的應該怎樣的詛咒。通過描寫詛咒故事,讓大家能把之前隱隱約約感覺到的『詛咒』用語言表達出來,我覺得這一點非常棒。知道了問題所在,就能想辦法應對。在第3集後記裡,我是這樣寫的――『可能想法有點奇怪,但我覺得門是有多扇同時存在的。(中略)我希望能夠向大家傳遞一個資訊,那就是,打開這扇門你可以看到另一個世界』。實栗開動腦筋,胡思亂想,發現了好幾扇『門』。其中之一,就是協議結婚。有很多事情是由他人來作決定更輕鬆,也有很多事情是無所謂的。因為覺得無所謂就說句『無所謂』,實際上是把責任完全丟給了對方。其實,生活就是一個接一個的麻煩事,又以戀愛最具代表性。不過,越是麻煩事,越要樂在其中。能做到這一點的話,我想生活就會變得很快樂。」

實栗提議讓高中生生孩子的場景(第3卷第23頁) © 海野綱彌/講談社

所謂的「門」,就像在作品中實栗提出的建議那樣——「既然結婚生孩子會導致女性職業生涯中斷,何不讓她們在開始職業生涯之前,也就是相對還有閒暇的高中時期,就生下第一個孩子如何呢?」

「現在,高中女生如果懷孕了,很多會被勒令退學。雖然沒做任何壞事,但卻被當作像是做了什麼惡事一般來處理,連學習機會也被剝奪了,想找工作也會很費勁。但如果能在高中把養育孩子這件事情讓大家一起分享著做,男生也就有機會參與。我認為這也是一種教育。女生可以繼續學業,也能繼續參加工作。我覺得,既然是虛構的,這個主意也是不錯的。」

實栗還提出了更為大膽的計畫,如果通過了同性婚姻的法律,那麼「不是戀愛關係的朋友利用該制度也能在一起生活」。另外,關於孩子的撫養,實栗提出了「半休」的建議。就是把某些休息日分為早上9點至下午3點和下午3點到晚9點兩個時段,夫妻可以各自享受其中一段完全自由的時間,號稱「3-9系統」,而3和9的讀音,正好又與感謝的英語Thank you諧音。諸如此類,實栗提出了一個又一個想像力豐富的建議。

幫助男性是應對少子化的舉措?

海野綱彌說,創作《月薪嬌妻》,讓自己發現了一些令人吃驚的事情。

「讀者對我的作品有各種不同的解讀。有人覺得『這是一部歌頌結婚的作品』。所以有很多地方政府機關邀請我在應對少子化問題的活動上講話。有一次,我提議『希望為女性營造良好的環境,讓單身母親也能生養孩子』,對方表示這很困難。聽了他們的各種說辭,得出的結論就是『國家考慮的少子化對策,最終其實是救助無法結婚的男性』,這一點著實讓我吃驚。」

據說地方政府有關部門即便策劃相親派對,也很難吸引女性參加。海野綱彌提議「『多找一些年收入高的男性,就能吸引女性參加了』,於是對方回答說,辦相親派對的目的是想説明那些收入不高的男性能夠結婚。但是,想和這樣的男性結婚的女性是很少的。實栗為做家務收取報酬這個事情,不知為何被他們忽略了」。

「我覺得男人被『因為是男人』這樣的沉重負擔而壓迫得喘不過氣來。所以最好是不要區分男的應該怎樣、女的應該怎樣。因此大家都來以實栗為榜樣,該說的說出來,不要怕『麻煩』,這樣就好了。既然一個人與現存機制作鬥爭會受到苛責,那麼大家一起戰鬥,就有可能迫使機制不得不作出改變。」

大家對於《月薪嬌妻》有著各種各樣的解讀和理解。但毫無疑問的是,該書通過把婚姻當作工作來對待這個主題,使日本人的「結婚詛咒」等各種問題都變得具體形象了,而且還給出了解決問題的建議。為了不讓虛構世界裡的問題就此不了了之,為了大家能夠快樂享受各自的人生,我們要做的事情還很多。

海野綱彌   UMINO Tsunami

漫畫家。出生於兵庫縣。1989年獲得講談社少女漫畫雜誌《Nakayoshi》新人漫畫獎, 在《Nakayoshi》豪華版(講談社)上以漫畫作品《向月神許願》出道。之後發表了漫畫集《旋轉銀河》、歷史漫畫《後宮》、以科幻風格改編美國名著《小公女》的作品《小煌女》等漫畫作品。2012年在《Kiss》雜誌(講談社)上開始連載《月薪嬌妻》。該作品2015年獲第39屆講談社少女漫畫獎。

採訪、撰文:OKAJIMA Kaori 編輯:POWER NEWS編輯部 標題圖片:出自漫畫《月薪嬌妻》 © 海野綱彌/講談社

結婚 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