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資料庫

Global JAPAN:2050年未來展望和綜合戰略

財經

日本經濟團體聯合會21世紀研究所,於4月16日發表了題為「Global JAPAN:2050年未來展望和綜合戰略」的研究報告。

研究目的

日本面臨退出已開發國家行列的危機

我國現今正處在名義GDP停留在大約20年前的水準,即「經濟零成長」的狀態。政府債務與GDP之比接近200%,財政和社會保障瀕臨重大危機。2011年3月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東日本大地震,其後又出現了長期性的能源短缺問題。在這種困難重重的狀況下,我國將步入真正的人口減少社會。世界最快速度的少子高齡化和人口減少進程將對整個經濟和社會造成巨大的影響。這樣下去日本將難保已開發國家的地位,甚至有可能倒退為遠東的一個小國。我國可謂是「課題先進國」,面臨著許多國家都存在的「應對人口減少和超高齡社會的問題」、「提升經濟成長力」、「進行財政和社會保障改革」等諸多課題。

克服危機的機會就在眼前

人們常說21世紀是亞太的世紀。尤其是擁有龐大人口的中國今後仍將持續快速發展。而美國作為已開發國家也將繼續保持罕見的人口成長趨勢和經濟活力。在這種環境下,我國如何維持經濟社會的活力,實現富裕的國民生活,將是一大課題。另一方面,還要看到我國地處亞太地區中心,地理位置得天獨厚。首先需要坦然地正視我國的處境,動員全國力量去解決堆積如山的難題。而創造一個人人都能「努力奮鬥」的環境,汲取亞太地區的活力是必不可缺的。我們必須要通過這種舉措,攻克種種難題,努力把一個富裕而充滿魅力的日本留傳給子孫後代。

現在需要的不是討論,而是行動

21世紀政策研究所基於上述認識,決定對2050年的世界經濟和日本財政進行模擬驗證,藉此明確我國必須解決的課題,並廣泛發現和提出新的問題。我們在經濟產業就業、稅收財政社會保障、外交、安全保障等各個領域,與各界有識之士充分地進行了討論,歸納整理出了總結報告。建立強大的日本,是賦予政治的責任,然而我國的政治正處於混亂狀態。我們強烈希望政治領袖嚴肅認真地對待該報告的內容,推動相關政策的執行。

世界經濟模擬預測的前提

首先,日本面向2050年還有眾多課題必須解決,以此為前提,實施了面向2050年的世界經濟和日本財政的模擬預測。世界經濟模擬是在2050年前這段較長時間內,為了預測世界50個國家的經濟走勢,在考慮匯率變動的同時,從供給方(1.勞動,即人口;2.資本,即投資;3.生產率)角度推算潛在成長率的一種模擬預測。

下面對該供給方的前提進行逐一介紹。第一個是勞動人口。日本正以世界最快速度走向少子老齡化。時至2050年,總人口將低於1億人,其中65歲以上人口占38.8%。勞動力人口將減少2,152萬人,降至4,438萬人,其減速之快,超過總人口的減少速度。

日本的總人口預測(單位:千人、%)
2010年 2020年 2030年 2040年 2050年
日本的總人口 128,057 124,100 116,618 107,276 97,076
2011-20 2021-30 2031-40 2041-50
年均成長率 -0.31 -0.62 -0.83 -0.99

(資料)社會保障和人口問題研究所的中位數推算(2012)

日本的勞動力人口預測(單位:千人、%)
2010年 2020年 2030年 2040年 2050年
日本的勞動力人口 65,904 61,775 57,227 50,334 44,380
2011-20 2021-30 2031-40 2041-50
年均成長率 -0.65 -0.76 -1.27 -1.25

(資料)社會保障和人口問題研究所的中位數推算(2012)

第二是資本存量。隨著老齡化的深入,儲蓄將會減少,也就是投資減少,資本積累呈現停滯不前。第三是生產率。最基本的情況是已開發國家的生產率的成長率保持1.2%,與已開發國家21世紀初葉持平。

以上內容是基本前提,有關日本經濟則假設了四種類型。

(1)「基本型1」:生產率成長率恢復到已開發國家平均水準的1.2%(相當於GDP成長率0.8%)

(2)「基本型2」:失去的20年仍將繼續,即生產率的成長率在2050年前,停滯在1991年到2010年的平均值0.5%(相當於GDP成長率0.3%)的水準

(3)「悲觀型」:假設財政惡化會導致經濟成長低迷,則GDP成長率預計比基本型1降低1個百分點(相當於生產率成長率1.5個百分點)(*1)

(4)「勞動參與率改善型」:假定婦女勞動參與率會提升到瑞典的水準(例:40-44歲婦女的勞動參與率由2020年的72.5%提高到2040年的90.5%)

在各種類型中日本經濟的生產率成長率(括號內是換算成GDP成長率後的數值)
2011-20年 2021-30年 2031-40年 2041-50年
基本型1(生產率成長率是已開發國家平均水準) 1.05%(0.7%) 1.15%(0.8%) 1.2%(0.8%) 1.2%(0.8%)
基本形2(「失去的20年仍然持續」) 0.5%(0.3%) 0.5%(0.3%) 0.5%(0.3%) 0.5%(0.3%)
悲觀型(財政惡化導致成長率低迷) -0.45% (-0.3%) -0.35% (-0.2%) -0.3% (-0.2%) -0.3% (-0.2%)
勞動參與率改善型 1.05%(0.7%) 1.15%(0.8%) 1.2%(0.8%) 1.2%(0.8%)

另外,本模擬預測中使用的匯率以2005年基準購買力平價(PPP)匯率為基礎,並考慮了人均GDP成長和PPP匯率與市場匯率的關係進行升降浮動。例如,2005年中國的市場匯率和PPP匯率雖然有0.42倍的差距(人均GDP換算成市場匯率為1,731美元,換算成PPP為4,115美元),而實際情況中隨著國家變得富裕,市場匯率和PPP匯率的差值呈縮小的趨勢(在本模擬中,2050年為0.68倍)。

(*1) ^ 據Reinhart & Rogoff, "Growth in a Time of Debt,"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 Papers & Proceedings 100, 2010, p.573-578稱,債務餘額與GDP比率超過90%的國家,其經濟成長率大約會降低1個百分點,據此認為會大幅拉低生產率成長率。

世界經濟模擬預測的結果

GDP在21世紀30年代以後可能出現負成長

首先,從日本的GDP成長率中可以看出,即便生產率有所恢復,但受少子老齡化的巨大影響,無論在哪個類型中,21世紀30年代以後的成長率都為負值。萬一出現財政破產,恐怕會陷入長久性的負成長局面。此外從GDP成長率的貢獻度分析中可以看出,日本嚴重受到人口減少的影響,在中長期內會因勞動和資本兩要素而長期處於成長率下滑的壓力之中。從GDP的實際數值來看,2050年中國、美國以及印度將成為世界超級大國。日本的GDP將低於2010年規模,雖然位居世界第4位(基本構想1),但規模還不到中國和美國的1/6、印度的1/3,其存在感明顯降低。


日本GDP成長率的貢獻度分析(單位:%)









































































2011-20年2021-30年2031-40年2041-50年2011-50年
基本型1日本的GDP年均成長率0.430.28-0.30-0.47-0.02
勞動人口貢獻度
基本貢獻度
生產率貢獻度
-0.43
0.20
0.70
-0.51
0.14
0.77
-0.86
-0.35
0.80
-0.84
-0.57
0.80
-0.66
-0.14
0.77
基本型2日本的GDP年均成長率0.170.03-0.69-0.86-0.35
勞動人口貢獻度
基本貢獻度
生產率貢獻度
-0.43
0.20
0.33
-0.51
0.14
0.33
-0.86
-0.43
0.33
-0.84
-0.66
0.33
-0.66
-0.19
0.33
悲觀型日本的GDP年均成長率-0.28-0.43-1.14-1.32-0.80
勞動參與率改善型日本的GDP年均成長率0.430.41-0.17-0.460.05
勞動人口貢獻度
基本貢獻度
生產率貢獻度
- 0.43
0.20
0.70
-0.33
0.14
0.77
-0.69
-0.33
0.80
-0.85
-0.55
0.80
-0.58
-0.13
0.77

 
GDP世界排名(單位:10億PPP美元、括號內數值是以日本為1時的相對比值)































































































2010年GDP2050年GDP
基本型1基本型2悲觀型勞動參與率改善型
1美國
13,800
(3.38)
中國
24,497
(6.04)
中國
24,497
(6.91)
中國
24,497
(8.24)
中國
24,497
(5.87)
2中國
7,996
(1.96)
美國
24,004
(5.92)
美國
24,004
(6.77)
美國
24,004
(8.08)
美國
24,004
(5.75)
3日本
4,085
(1.00)
印度
14,406
(3.55)
印度
14,406
(4.06)
印度
14,406
(4.85)
印度
14,406
(3.45)
4印度
3,493
(0.86)
日本
4,057
(1.00)
巴西
3,841
(1.08)
巴西
3,841
(1.29)
日本
4.171
(1.00)
5德國
2,800
(0.69)
巴西
3,841
(0.95)
日本
3,546
(1.00)
俄羅斯
3,466
(1.17)
巴西
3,841
(0.92)
6英國
2,087
(0.51)
俄羅斯
3,466
(0.85)
俄羅斯
3,466
(0.98)
英國
3,229
(1.09)
俄羅斯
3,466
(0.83)
7法國
2,025
(0.50)
英國
3,229
(0.80)
英國
3,229
(0.91)
德國
3,080
(1.04)
英國
3,229
(0.77)
8俄羅斯
1,941
(0.48)
德國
3,080
(0.76)
德國
3,080
(0.87)
法國
3,022
(1.02)
德國
3,080
(0.74)
巴西
1,897
(0.46)
法國
3,022
(0.75)
法國
3,022
(0.85)
日本
2,972
(1.00)
法國
3,022
(0.72)
10義大利
1,708
(0.42)
印尼
2,687
(0.66)
印尼
2,687
(0.76)
印尼
2,687
(0.90)
印尼
2,687
(0.64)

※在日本經濟的四種類型之外,還列入了新興國家悲觀型及歐州悲觀型

人均GDP有可能被韓國赶超

日本財政模擬預測的前提和結果

針對面向2050年的日本財政,以2023年度之前政府中長期估算的成長率以及2024年度之後的上述世界經濟模擬預測的成長率等為前提,實施了模擬。其結果顯示,即便2015年度之前將消費稅率提高到10%,如果其後在2050年前不繼續實施進一步的收支改善措施,那麼2050年政府債務餘額與GDP比將高漲到約600%。而且這是未考慮發行國債餘力的機械式估算。作為政府方針,是實現2020年度之後的債務餘額穩定化,為此,2016年度之後的10年間,每年需要進一步實施GDP比率1%(以2011年價格計算,約為5兆日圓規模)共計9.5%的收支改善措施(假設只靠消費稅率達成這一目標,以機械式計算推算,消費稅率需提高24.7個百分點)。只是如果通過削減支出和其它稅收來應對的話,則有可能抑制消費稅率的提升幅度。

對2050年的世界產生影響的幾個基本要素

對2050年的世界產生影響的基本要素有以下4點:

(1)世界人口增加

(2)全球化和IT的進一步深化

(3)包括中國在內的亞洲世紀的到來

(4)資源供需緊張

(1)世界人口增加,世界總人口將在2050年由2010年的約70億人直線上升到90億人。(2)全球化和IT的進一步深化,則會產生各種影響。例如,全球性相互依賴的加深,類似雷曼衝擊、東日本大地震對​​供應鏈造成的影響等特定國家的危機會波及全球,這樣的時代即將到來;而重視高技能人才,則可能造成差距進一步加大。(3)包括中國在內的亞洲世紀到來,中國將在2025年超過美國成為世界最大的經濟體,但是也存在政治風險、中等收入陷阱等。(4)資源供需緊張,能源資源、糧食和水資源的供需緊張日益明顯。

時至2050年,日本65歲以上人口將占總人口的38.8%,75歲以上人口占24.6%,這一比例達2010年的兩倍以上。亞洲如果能保持經濟成長,GDP2050年則會占全球的一半,但如果陷入中等收入國家陷阱,成長則會受到制約。

論點和建議

基於世界經濟和日本財政的模擬預測結果,以及對2050年世界產生的影響,日本若要以富強而自豪地屹立於世,必須以長期規劃解決如下課題。

(1)人才:通過刻苦鑽研實現經濟成長的目標,建立一個「全體參與型」和「一億國民共同努力」的社會

天然能源匱乏的日本,發展的關鍵仍舊在於「人才力量」。或工作或生兒育女的選擇、退休後悠閒自得的生活,這種20世紀型的生活概念需要從根本上改變,盡快形成一個年輕人、婦女、老年人以及外國人,不論是誰都能夠「努力」「工作」的社會環境。正如模擬結果所示,少子老齡化帶來的勞動力減少對經濟造成巨大的影響。為了將這種勞動力減少的影響控制在最低限度,必須不分女性和老年人,要最大限度地利用人才。從提高生產率的角度來看,則務必要培養具有革新能力的高級優秀人才。

建議1 促進女性和老年人參與勞動,終生強化人才素質,引進海外高級人才

建議2 培養適應環境變化的新型人才,改善環境,以有利於年輕人能夠發奮努力

建議3 通過教育第一線創新,以及加強政府部門的援助工作,實施徹底的教育改革,同時也要有效運用大學的秋季入學制度

(2)經濟和產業:汲取亞太地區的活力,強化日本經濟的成長力

正如模擬結果所示,人口減少帶來的衝擊巨大。日本要發展,就必須汲取亞洲發展的活力,並努力使生產率實現飛躍性的提高。具體而言,為緩和老齡化所帶來的資本積累停滯不前的影響,有必要從海外吸引投資。另外為擴大需求,必須推動泛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議(TPP)的進程,採取措施將亞洲的發展作為內需。同時為提高生產率,應該開拓發揮日本優勢的新成長領域。

建議4 推動泛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議(TPP)的進程,汲取中國等亞洲新興國家的發展活力,提高作為投資對象國的魅力

建議5 開拓能夠充分發揮精煉性等日本優勢的成長領域

建議6 本著綜合性、漸進性、效率性的三原則,解決3.11」的能源制約問題

(3)稅收、財政、社會保障:不要擱置問題,健全財政和改革社會保障制度刻不容緩

為避免日本走向「悲觀型」(財政惡化導致成長率低迷),必須迅速實現財政健全化。要盡快確立兼顧經濟成長的稅制,建立可持續的社會保障制度,構築應對老齡社會的社會體系,採取措施縮小差距。

建議7 財政健全化不可束之高閣,貫徹政府方針,提高消費稅,通過減免稅收和發放補貼,加強再分配工作

建議8 重新獲得年輕人的信任,確立讓人安心和可持續的社會保障制度

建議9 以地區社會為主體實施為應對老齡社會的社會體系改革,讓精力充沛的老年人成為社會的支柱

建議10 通過促進就業和所得再分配,緩和收入差距和貧困問題

建議11 重新調整國家和地方的職責範圍,將地方重組為廣域行政區,實現更為獨立自主的地方行政財政運營體制

(4)外交和安全保障:形成以日美關係為核心的國際秩序,積極參與到亞太的繁榮之中

2050年日本將夾在GDP規模6倍的兩大超級大國(美國、中國)之間。因此必須通過「自助」和「共助」確保安全保障環境,主導亞太地區的穩定和繁榮。

建議12 全球治理——維持有規可循的開放的國際秩序並將新興工業國家融入其中

建議13 區域治理——加強構建穩定繁榮的亞洲

建議14 國家治理——日本以自助和「共助確保國家安全

財政赤字 社會保障 消費稅 貿易收支 OECD 國債 政治改革 民意調查 丹吳 泰健 希臘危機 財源 基礎財政收支 麻生 稅收和社會保障的一體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