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在福島核汙染地,與流浪貓的共同生活

社會 文化 生活

福島縣富岡町位於距離福島第一核電廠12km的地方。這裏還居住著沒有出去避難的人和動物。這就是松村直登先生和他的狗、牛、野豬,以及兩隻貓。致力於動物保護活動的攝影師拍攝了他們日常的生活情景。

救動物生命的男人

2011年6月,東日本大地震3個月後,我獨自前往人員業已撤離的福島第一核電廠方圓20km地域,目的是保護和投放食物給被遺棄在那裏的動物。在那裏,我遇到了松村直登先生。地點在距離核電廠12km的福島縣雙葉郡富岡町。

松村先生獨自一人在這個居民都已避難疏散,別無他人的小鎮,給留在這裏的貓狗們提供食物。他還將那些失去了商業價值,只等人們處理,坐以待斃的牛們帶回來照顧它們。要是沒有松村先生,地震之後留在富岡町的動物們無疑會處在岌岌可危的狀態。

改變命運的相遇

2013年夏,在由福島縣運營的動物保護機構門前出現了4只被遺棄的小貓。這個保護機構規定只接收核電廠方圓20km之內的貓狗,於是這些來歷不明的小貓便被送進收容所,面臨著被殺死處理的命運。它們不得不成為人類妄自尊大的犧牲品,遺棄者從來不去想像它們被丟棄之後如何生活下去。但是,保護機構的一位志工覺得牠們非常可憐,就跟自己的熟人松村先生打了聲招呼,由此改變了這些小貓們的命運。

「真是太可憐了啊」,松村先生抱著這種想法照顧著很多被遺棄的動物,這次他又把小貓們帶回了自己的家。後來兩隻雄性貓有了領養的人,剩下的姐妹貓則被起名為「小白」「小寂」,與松村先生一起生活。

動物也是福島的居民

地震過後5年,現在警戒區雖然已經解除,但包括富岡町在內的距離核電廠20km之內90%以上的區域依然無法居住。在這些無人區域,動物們仍然為飢餓所苦,僅靠松村先生這些關注動物的志工們供給食物,維持生命。

政府重新規劃建設這片被汙染的土地時,好像只是致力於除掉被放射能汙染地區的汙染,根本不考慮被留下來的動物們如何安置。階段性解除避難指示的地區,大半的居民都沒有返回,成了感覺不到生命溫暖、毫無活力的無機質小鎮。那些地方已經沒有了曾經與人類共同生活的動物。

佇立在這樣「乾淨」的地方,我不禁陷入沉思:難道製造一個沒有生命跡象的空間果真就是所謂復興了嗎?與一起生存下來的動物們浴火重生,不才應該是真的復興嗎?

一片消失了居民的土地不可思議地被綠色所覆蓋。我們人類在處心積慮地思考如何處理被汙染的土地,而小白和小寂卻天真無邪地在上面玩耍。在這片生於斯長於斯的土地上與這些動物一起頑強地生活下去的松村先生,他的狀態預示了今後福島人和動物的一種聯繫和共存方式,我不由得這麼想。

寫真、撰文:太田康介

給牛餵完食物的午後,松村先生和小白、小寂一起外出散步。松村先生雖然看上去很嚴肅,其實是個對動物無償傾注愛心的溫柔歐吉桑。他平時總是穿著工作服
給牛餵完食物的午後,松村先生和小白、小寂一起外出散步。松村先生雖然看上去很嚴肅,其實是個對動物無償傾注愛心的溫柔歐吉桑。他平時總是穿著工作服

大姐氣質十足,文靜穩重的小寂(右),總是粘著牠的小白
大姐氣質十足,文靜穩重的小寂(右),總是粘著牠的小白

在一旁溫柔地看著天真玩耍的小白與小寂的松村先生
在一旁溫柔地看著天真玩耍的小白與小寂的松村先生

性格與外形雖然完全不同,兩姐妹小白和小寂情投意合,經常一起行動
性格與外形雖然完全不同,兩姐妹小白和小寂情投意合,經常一起行動

獸醫志工來為身體狀況不好的牛看病。還不太習慣魁梧身材的大牛,小白小心翼翼地窺視著這邊的情況
獸醫志工來為身體狀況不好的牛看病。還不太習慣魁梧身材的大牛,小白小心翼翼地窺視著這邊的情況

舒適的初夏午後,悠閒地放鬆身心的小白和小寂
舒適的初夏午後,悠閒地放鬆身心的小白和小寂

2015年死去的鴕鳥,與小白和小寂一直保持著若即若離的關係
2015年死去的鴕鳥,與小白和小寂一直保持著若即若離的關係

「孩提時代」的小白頭上有個「八」字紋樣,隨著年齡成長越來越淺,最後消失
「孩提時代」的小白頭上有個「八」字紋樣,隨著年齡成長越來越淺,最後消失

一個人留在警戒區內照顧動物的松村先生的事蹟被國外通訊社報道出來,漸漸為世人所知。後來不斷有很多國家的媒體來採訪松村先生。這天他接受了香港電視臺的採訪
一個人留在警戒區內照顧動物的松村先生的事蹟被國外通訊社報道出來,漸漸為世人所知。後來不斷有很多國家的媒體來採訪松村先生。這天他接受了香港電視臺的採訪

好奇心旺盛的小寂總是對松村先生的行動充滿興趣
好奇心旺盛的小寂總是對松村先生的行動充滿興趣

與貓咪一起玩耍的松村先生。時光流過,漫長而悠閒,彷彿這裏根本未曾受到汙染
與貓咪一起玩耍的松村先生。時光流過,漫長而悠閒,彷彿這裏根本未曾受到汙染

寒冷的冬日清晨。每天的散步照舊,不會因季節和天氣而改變
寒冷的冬日清晨。每天的散步照舊,不會因季節和天氣而改變

舒舒服服地酣睡的小白和小寂
舒舒服服地酣睡的小白和小寂

松村先生去照顧牛的時候,兩姐妹或者自己玩耍,或者睡個午覺,等著他回家
松村先生去照顧牛的時候,兩姐妹或者自己玩耍,或者睡個午覺,等著他回家

比小白和小寂更早來到松村先生這裏的小狗石松,牠們三個能共處一個屋簷下了。如今石松已經接納了牠們,關係極其融洽
比小白和小寂更早來到松村先生這裏的小狗石松,牠們三個能共處一個屋簷下了。如今石松已經接納了牠們,關係極其融洽

陣雨般時停時起的蟬鳴聲中,躲在樹蔭下休憩一會。涼涼的柏油路感覺不錯
陣雨般時停時起的蟬鳴聲中,躲在樹蔭下休憩一會。涼涼的柏油路感覺不錯

小白。一個慢性子的傢伙,性格有點憨憨的可愛貓咪。也堅持給小寂生的小貓餵奶,直到自己變得十分虛弱,母性本能很強。兩隻眼睛顏色不同,是鴛鴦眼(Odd-eye)
小白。一個慢性子的傢伙,性格有點憨憨的可愛貓咪。也堅持給小寂生的小貓餵奶,直到自己變得十分虛弱,母性本能很強。兩隻眼睛顏色不同,是鴛鴦眼(Odd-eye)

小寂。正如所見,這隻貓咪充滿野性,像個獵人。托小寂的福,松村家附近已經見不到老鼠、鼴鼠的蹤影。不過,小寂卻非常黏人,是個對誰都會敞開心扉,愛撒嬌的萌貓
小寂。正如所見,這隻貓咪充滿野性,像個獵人。托小寂的福,松村家附近已經見不到老鼠、鼴鼠的蹤影。不過,小寂卻非常黏人,是個對誰都會敞開心扉,愛撒嬌的萌貓

福島重生的第一步,正如松村先生展示給我們的這種狀態,要有「在這片土地上生存下去的堅強意志」。出生在福島的小白和小寂,她們也會和松村先生一起,在福島這片故鄉的土地上繼續生活下去
福島重生的第一步,正如松村先生展示給我們的這種狀態,要有「在這片土地上生存下去的堅強意志」。出生在福島的小白和小寂,她們也會和松村先生一起,在福島這片故鄉的土地上繼續生活下去

東日本大地震 福島第一核電廠 核電廠 福島 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