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東日本大地震2週年
通訊報道 重訪災區(下篇):保障「日常住宅」是一個關鍵環節

菊地正憲 [作者簡介]

[2013.05.03]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東日本大地震引發的海嘯摧毀了日本東北太平洋沿岸地區的絕大部分建築,住宅和基礎設施的重建工作是當下的一個重大課題。媒體人菊地正憲先生親赴災區,就災區的城市重建工作進行了採訪。

陸前高田市:「奇蹟一棵松」消失後的中心城區

「從這裏的站前商業街往北走就是位於高處的古城舊址和神社。南面的海灘原來其實是一片松林。」

自稱是在附近從事重建工作的一名本地青年將黝黑的臉龐面向日光,深深嘆了一口氣。腳下這個區域曾經是位於岩手縣陸前高田市中心的JR陸前高田站的站前廣場,我卻全然不覺。看不到車站大樓,也看不到鐵軌,除了彷彿車站月台的殘骸以外,幾乎沒有留下任何痕跡。

這一帶也處在陸中海岸國立公園的範圍內,曾以樹齡超過300年的松林構成的白砂青松景觀——「高田松原」而聞名於世的觀光勝地。2011年3月11日發生東日本大地震,被稱作「千年一遇」的大海嘯橫掃了這裏,造成多達1,700人遇難。生還者也相繼離開家鄉,現在的人口僅有2萬人,較地震前減少了4,000人。

儘管災難已經過去兩年,但時至今日,眼前除了一部分正在拆除的建築外,四面八方全都是雜草叢生的荒地,沒有人煙。往日遍布海岸的松林也只剩下一棵枯樹​​孤零零地站在岸邊。震後曾經存活過一段時間而成為人們談資的「奇蹟一棵松」也已不見蹤影。該樹枯敗後便被砍掉,市內相關部門正在努力以「人造紀念物」的形式對之實施復原。

觀察地圖和資料可以發現,確實如那位青年所言,距離車站1km、距離海岸2km的內陸一側​​有一座高約50m的小山。這裏是戰國時代的古城——「高田城」的遺跡。這座遺址自古以來就居高臨下,只有那些逃到此處附近的人才僥倖躲過了高達15m以上的大海嘯。

曾經堆積如山的瓦礫已經清理殆盡。儘管一次又一次聽到空洞的「重建」二字,卻完全看不到新建築。

瓦礫清理後,成為一片「空地」的陸前高田中心城區舊址。後方中央的小山就是「高田城」遺跡。近處JR陸前高田站前廣場遺址上只殘留著過去安置在圓環上的紀念物的部分骨架

漫步在古城遺址附近,筆者來到了去年11月建成的集會設施「民眾之家」。作為災區支援項目之一,建築家伊東豐雄先生利用在海嘯中枯死的氣仙杉,在市內大石地區設計、修建了本設施。岩手和宮城兩縣共建了6座這樣的建築。

每天,住在附近臨時住房的災民和町外的訪客都會在這裏小聚,一起喝喝茶,聊一聊彼此的近況。負責管理該設施的菅原Mikiko代表本人也是當地的災民,她表示:「能夠形成這樣的交流場所,很大程度上得益於志工的貢獻。不過,最近前來參觀和考察的人多了起來,我們的接待人手和運營資金也開始緊張。」

  • [2013.05.03]

1965年生於北海道。曾任《北海道新聞》記者,後成為自由撰稿人。主要為《AERA》《中央公論》《新潮45》《PRESIDENT》等雜誌撰寫人物報道、社會類通訊報道等文章。著書有《速記員們的國會秘錄》(新潮新書,2010年)等。

相關報道
專題相關報道
  • 無聲吶喊的死者與目不可見的悲傷與「死者」對話,共同生存下去——只有立足於這種思維才能開闢真正的「重建」之路。敢想敢言的新一代評論家若松英輔認為,要生活在「3.11」後的世上就不應無視「死者」的存在。
  • 為了實現夢想東日本大地震奪去了兩名美國人的生命。當時在宮城縣石卷市教授英語的泰勒・安德森(Taylor Anderson,時年24歲)便是其中之一。地震後,安德森一家繼承泰勒的遺志,設立了追悼基金。該基金一直通過為民間援助活動提供資金,幫助災區的學生和兒童。地震發生兩年之際,本網站誠邀泰勒的父親安迪先生和弟弟傑弗里為我們撰寫了這篇文章。
  • 通訊報道 重訪災區(上篇):重建事業需要更多支援大地震已過去兩年。遇難者家屬仍然沉浸在悲痛之中,災區重建工作也尚未完成。自2011年夏季赴災區開展上一次採訪報道以來,時隔1年7個月,作為媒體人的菊地正憲先生再次走訪宮城縣和岩手縣,為我們帶來了這篇通訊報道。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