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日本與臺灣——無邦交下的信賴關係
長存於臺灣少年工心中的日本

一青妙 [作者簡介]

[2013.07.24]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FRANÇAIS | العربية |

一青妙女士的父親是臺灣人,母親是日本人,通過朋友的介紹,她了解到了有一群臺灣少年工曾在日本的軍事工廠勞動過。

來自臺灣少年工同學會的邀請

今年黃金週的前夕,我收到了臺灣朋友藍先生發來的傳真。他告訴我5月有「臺灣高座會」的活動,許多臺灣人要來日本,並邀請我一同參加活動。

我用電子郵件回覆道:「我對曲藝活動(日語中的「高座」有曲藝之意——譯註)沒什麼興趣……」他又向我解釋說,臺灣高座會是戰爭時期被派到日本製造戰鬥機的臺灣少年工們創辦的「同學會」。

「高座」指的是神奈川縣的舊高座郡。現在的神奈川縣相模原市、大和市,以及將要舉辦活動的座間市等過去都屬於該郡範圍之內,舊日本陸軍、海軍曾在這個地區建造了承擔國防任務的眾多設施。於是便答應了藍先生一同參加臺灣高座會的活動,為此我特意調查了一下臺灣少年工的情況。

從臺灣招募少年參與戰鬥機製造工作

戰爭末期,許多年輕人被送往海外戰線,日本國內缺少製造和維修戰鬥機的必要勞動力。於是,當時處在日本統治下的臺灣的年輕人們被動員了起來。

據說,只要滿足學力優秀、身體強健、道德觀念強、父母同意等應徵條件,合格者就可獲得舊制中學畢業資格,並走上成為航空技師的道路。而且生活費均由公費承擔,甚至還能拿到工資,因此吸引了大批應徵者。

1943年,第一批14歲左右的少年工約1,800人從高雄港出發,抵達了橫濱港。時年15歲的藍先生便是其中之一。在此後的大約一年時間內,總共有8,400名少年工來到高座海軍工廠。

「臺灣高座會」(後改稱臺灣高座臺日交流協會)成立於臺灣解除戒嚴令的第二年,即1988年。1993年和2003年均邀請前少年工們參加了在日本舉辦的50週年和60週年歡迎大會,今年也於5月9日舉辦了70週年紀念大會。

  • [2013.07.24]

隨筆作家、女演員、牙醫。生於東京。父親是臺灣人,母親是日本人。幼年時期在臺灣度過,11歲起在日本生活。著書有《媽媽,飯好了沒有?》(2013年)、《我的箱子》(2012年,兩書均由講談社出版)、《我的臺南》(2014年,新潮社)。《我的臺南・東海岸》(2016年,新潮社)、《臺南》(2016年,新潮社)、《環島》(2017年,東洋經濟新報社)。還隨時通過部落格推特發布訊息。

相關報道
專題相關報道
  • 在臺灣發展的日本藝術家為何走紅?近年在臺灣,日本的演員、音樂家甚是活躍。他們走紅的原因及歷史、文化背景何在?請看原國際交流基金職員、現以臺灣為中心開展演唱活動的歌手兼詞曲作家馬場克樹的分析。
  • 日本是臺灣人心中永遠的牽掛上世紀90年代後期,在臺灣出現了非常崇拜日本的年輕人,被稱之為「哈日族」,令臺灣的大人與日本人甚為吃驚。自造了「哈日」一詞的哈日杏子傾訴了她對日本至今仍舊不變的「熱戀」之心。
  • 日本與臺灣——支撐無邦交信賴關係的基礎許多臺灣人都對日本抱有親近感,東日本大地震後,臺灣向日本捐贈了超過200億日圓善款,種種事例都體現了日臺關係的良好狀態。儘管沒有建立邦交,卻依然親密,到底是什麼在維繫著這種日臺關係呢?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