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老年市場觀察日本老齡化社會

從數據看老年消費的實態

財經 社會

日本眾多老人是富裕還是貧困?在老齡化社會中,擔心「晚年破產」的不安情緒正在擴散,讓我們通過各種數據來看看老年人家庭的實際情況。

老年人消費占個人消費的48%,但個人消費整體停滯不前

這10多年來,有一種消費需求看上去是上升的。那就是老年人消費。根據筆者的推算,家庭消費中,60歲以上的消費支出,在2003~2014年之間大概以年均3.1%的速度持續成長。特別是,在次貸危機之後的2010~2014年,年均成長率更為4.4%。

2014年的老年人消費,也就是戶主在60歲以上家庭的消費,實際數額估計達到了115兆日圓。其規模占個人消費(除自有住房虛擬房租之外的家庭最終消費)的48%,相當於該年度名義GDP的24%(圖1)。

為了不至引起誤解,在此需預先說明的是,老年人消費的增加,只不過是我國人口比重逐漸傾向老齡化這種變化的反映而已。另一方面,年輕人的消費支出大幅減少。戶主不到60歲的家庭的消費支出成長率,按照平均計算,2003~2014年之間的年均成長率為-1.9%。也就是說,作為整體的個人消費事實上是停滯的。2003~2014年,個人消費的年均成長率僅為0.1%,幾乎為零成長。

a04902hk_fig01

老年人消費的成長,是因為人口結構中老年人比重不斷增加,從而導致老年人消費成長而已,個人消費整體並不活躍。

以每戶家庭來看,戶主在60歲以下家庭的月平均消費額為27.5萬日圓,而戶主在60歲以上家庭則只稍稍多於23.0萬日圓。戶主在60歲以下的家庭大部分都是現職工作的家庭,而60歲以上的大多家庭是依靠養老金生活的家庭。隨著家庭的老齡化,過去屬於高收入階層的50多歲年齡段,陸續成為60歲以上的家庭。這樣,每戶家庭的平均消費額這一平均數值,自然會隨之下降。老齡化正成為導致經濟成長率低迷的壓力。

從理論上來說,如果60歲以上家庭的收入能進一步增加,那麼老年人消費可能引領經濟發展。但在社保支付能力日益下降的將來,實在難以想像老年人消費成長這一前景。社會養老金制度設置有與總體經濟聯動的機制,即要先按一定比例扣除物價上漲因素後再支付。這樣,依靠養老金生活的家庭戶均購買力,將隨物價上漲而下降。

未來的個人消費還將日益下降

雖然截至目前,老年人消費看上去還呈現成長態勢,但今後還能繼續保持這種成長態勢嗎?我們可以通過對60歲以上人口的展望來思考這個問題。根據國立社會保障與人口問題研究所推算的未來人口(中間值),2017~2025年人口年均成長率估計僅為0.4%(圖2)。截至目前,支撐著老年人口增加的是「團塊世代」(1947~1949年出生的人口)。比他們年輕5歲左右的那一代,人數就沒有那麼多了,因此老年人口的增加趨勢也將變緩。

上面已經看過的2014年老年人消費額,如果按照年齡段分別計算的話,那麼從60歲到70歲以上,各年齡段的消費額是逐步遞減的(圖3)。這是因為,隨著家庭老齡化程度越深,家庭的戶均消費額就會逐漸減少。

可怕的是,作為現職工作群體的20~59歲人口還將進一步減少。這一年齡段從2000年開始轉入負成長,從次貸危機前後起更呈銳減之勢。

今後,老年人口將不再成長,勞動人口也呈加速度下降之勢(圖4)。既然這樣,有人主張引進移民就好了。但僅從2015~2020年來看,每年人口就將減少40~60萬人。為了填補這個缺口,每年引進相應數量的移民,這在技術上是不可行的。在這樣的背景下,希望那些對將來抱有不安之感的老年人群,為了未來的日本經濟耗盡一生積蓄去擴大消費,那也太殘酷了。

老年人消費中占比最大的仍然是食品類

那麼,讓我們關注一下老年人消費的特點。日本家庭的總戶數為5,034萬戶。其中,戶主在60歲以上的為2,566萬戶(50.9%)(根據厚生勞動省《國民生活基礎調查》2014年版)。這些老年人家庭的突出特點是一人戶家庭多,而且獨居老年女性的比例很高。日本人越來越長壽,尤其是女性的平均壽命已成長到86.8歲(2014年)。獨居老人中3分之2為女性。

讓我來介紹一下老年人的消費,獨居老人是如何消費的。家庭收入的差異導致消費動向呈現很大差別。因此,讓我們來比較一下收入和消費金額上都相近的單身青年家庭(不到30歲)與一人戶老人家庭(表1)。70歲以上的一人戶家庭男性,消費支出每月平均為14.7萬日圓,而女性則為15.4萬日圓。另外,年收入也比年輕人多,老年人仍然繼續存錢。

(表1)平均每戶家庭的月收入與月支出

男性一人戶家庭(日圓/月)
平均 30歲以下 70歲以上
年齡(歲) 53.1 25.6 77.6
消費支出 172,278 155,619 146,821
 食品 44,279 37,167 37,012
 住房 27,592 39,118 15,508
 水、電、煤氣 10,465 7,882 12,520
 衣物鞋襪 5,305 5,117 3,277
 醫療保健 5,278 1,194 7,203
 交通 6,280 7,700 3,894
 通訊費用 7,494 6,808 5,522
 文化娛樂 23,260 24,610 20,162
 交際費 12,049 8,530 14,786
收入 304,083 299,750 218,250
現有儲蓄金額(千日圓) 10,847 1,926 14,354
現有負債金額(千日圓) 2,025 2,699 477
自有住房率(%) 50.9 9.3 77.5
女性一人戶家庭(日圓/月)
平均 30歲以下 70歲以上
年齡(歲) 63.3 24.7 77.2
消費支出 167,163 161,811 154,146
 食品 34,920 27,100 33,170
 住房 20,184 42,447 15,432
 水、電、煤氣 11,614 8,486 12,255
 衣物鞋襪 9,107 9,072 6,999
 醫療保健 8,351 3,239 8,358
 交通 4,566 5,834 3,462
 通訊費用 6,828 9,669 5,231
 文化娛樂 19,165 19,199 18,335
 交際費 18,814 7,057 22,033
收入 214,917 232,417 178,500
現有儲蓄金額(千日圓) 12,149 1,449 13,373
現有負債金額(千日圓) 767 784 382
自有住房率(%) 67.9 1.8 83.4

出處:總務省《全國消費實況調查》(2014年版)

他們的消費科目中占比最大的是食品費用。一般來說,老年人的恩格爾係數(Engel Coefficient)比較高。但和單身年輕人比較,則程度相當。只是,食品費用的內涵則有很大不同。老年人更偏好生鮮的魚類、蔬菜和水果等,而單身年輕人這類消費少,在外吃飯局多。這種傾向,在兩人以上的家庭中也是相同的。

突出的支出項目是保健費和交際費

而相反的是,老年人在住房、衣物鞋子、交通費上花費較少。老年人中擁有自有住房的比例很高,而單身年輕人家庭消費中很大一部分是用於支付房租的。老年男性在西服和鞋子上幾乎沒有開銷。老年男性之所以沒什麼交通費開銷,是因為比起乘坐交通工具來,他們在散步和走路上花費了更多時間。70歲以上男性平時平均散步37分鐘(NHK放送文化研究所《國民生活時間調查》2010年版),大幅超過25分鐘這個平均值。其中有老年人形成散步習慣以保持身體健康這一背景因素在起作用。

說起保持身體健康,老年人在醫療費用上支出也較多。他們在藥品、診療費上的支出本來就比年輕人多,而在保健食品(健康食品和營養補品)上的花費也緊隨其後,費用不菲。老年人的生活中,為了自身健康付出的時間和金錢變得越來越多。老年人群通常給人的印象是,總出去旅遊、購物什麼的,積極利用充裕的時間享受人生。我感覺,這一形象裏有商家為了市場營銷戰略特意強化散布的訊息因素。確實,在60~65歲的人群裏,有很多人頻繁花錢參加旅遊團或住飯店,但隨著年齡成長,他們用於文化娛樂活動的支出會有所節制。

稍微令人有些意外的是,雖然他們用於自身文化娛樂活動的費用逐漸減少,但交際費用卻居高不下。與年輕人幾乎沒有交際開銷相比,老年人中有很多人的交際費支出與他們還在工作時程度相當。交際費,是指用於家人之外的人的支出。具體來說,其中很多是禮品。老年人頻繁支出的,有一類是為孫輩的消費。這類支出可能也被統計到交際費中了。另外,在交往中老年人或許有更多「我請客」的時候。交際費中的飲食費用,女性比男性花費更多,非常有深意。

70多歲的老人收入低,有些甚至「晚年破產」

最後值得注意的是,老年人的經濟差距問題。通常,經濟差距是指有勞動意願但卻沒有發揮工作能力的職位,所謂基於機會平等上的不公平。無法得到機會的社會是令人窒息的。另一方面,針對結果不平等的評論卻是有分歧的,因為也有批評聲音認為,如果年輕時足夠努力,年老之後理應不至於為生活所困。

在日本,隨著老齡化的發展,結果不平等正成為大問題。比如,年收入不足200萬日圓的階層中,70多歲的人群占54%(總務省《家庭經濟調查(兩人以上家庭)》2014年版)。低收入階層中,65~69歲占17%,60~64歲占11%,可見多集中於70多歲這個年齡段。這也說明,有很多老人無法靠勞動獲得收入,只能靠養老金過活。

從時間的變化來看,年收入不足200萬日圓的70多歲家庭的戶數,現在為45萬戶,是5年前(32萬戶)的1.4倍,是10年前(20萬戶)的2.2倍,呈現出猛增趨勢(圖5)。以前,在就業形勢不好的時期,年輕人因失業而低收入化的情況很突出。近些年來,年輕低收入人群在減少。相反地,那些無法工作的70多歲老人,只能依靠養老金生活,收入越來越低。成為一時話題的「晚年破產」,就是指這些難以通過個人努力自救的老年人,單靠養老金已無法過活,陷入生活困苦之中的事例吧。

政府既然提出「1億總活躍社會」這個聽上去不錯的口號,那麼正好適合由政府來主導,提供機會讓70歲以上的老人不受生活困苦。公共機構創造就業機會,從5、60歲的人群著手,為他們提供能夠努力自救的工作職位,這也是一個思路。如果只是在最後關頭才提供公共救濟,其作用終歸是有限度的。日本今後有必要結合人口的老齡化,使社會設計變得更有彈性。

(2015年10月)

標題圖片提供:時事通信社

老年人 老齡化 團塊世代 消費 晚年破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