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統治下的美國」與日本

日本應該提出自己的觀點和構想

政治外交

如今,國際社會正面臨中國加強軍備、英國脫歐和美國川普新政權誕生等諸多課題。此次我們採訪了曾任美國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國家情報總監,深諳亞洲安保形勢的布萊爾先生,聽取了他關於日本今後應該如何發揮的作用等問題的看法。

布雷爾 Dennis BLAIR

美國海軍退役上將。從美國海軍學院畢業後,獲得羅德獎學金赴牛津大學留學,取得歷史學和語言學碩士學位。在海軍服役期間,曾服務於大西洋艦隊和太平洋艦隊的飛彈驅逐艦,還指揮過小鷹號航空母艦戰鬥群。歷任美軍參謀長聯席會議參謀部署長、美國太平洋司令部司令,2002年退役。2009年1月至2010年5月擔任美國國家情報總監,統管16個美國情報機關。2014年5月起擔任笹川和平財團美國會長。

日美同盟處於進化過程中

——在總統競選活動中,川普先生曾評論美國在日美同盟中承受的財政和軍事負擔是不公平的。您認為這種評論是否恰當?

布雷爾   日美同盟是在冷戰時期發展起來的,當時美國本身就希望建立不對等關係。冷戰結束後,同盟關係一直在發展進化,目前依然處在進化的過程之中。因此,我認為川普新總統檢驗同盟關係現狀這一行為本身是沒有問題的。

日美兩國在同盟中的關係已經變得比40年前、50年前對等多了,日本已經在自身國防事務方面發揮了更大的作用。變更集體自衛權的解釋是非常巨大的一步,此舉清除了「美國有義務向日本提供軍事支援,而日本卻沒有同等的義務」這個日美同盟的核心要素。雖然設置的條件在一定程度上具有限定性,但仍可謂是朝正確方向邁出的第一步。

美國發展同盟關係並非出於對他國的善意。一切都是為了美國的國家利益,日美同盟也同樣如此。兩國的人員交流實現了飛躍式的發展。話雖如此,但由於這個地區在全球範圍都顯得尤為重要,所以在這裏結交盟友,駐紮5萬名本國士兵總體來說是符合美國國家利益的。我認為,即使川普政權對日美同盟關係進行研究後找到了應該改善或發展的方面,但同盟的基礎仍是極其穩固的。

——如果川普先生選擇削弱美軍在亞洲的存在感,那麼日本的自衛隊應該如何應對?

布雷爾   我不認為美國會大幅削弱在亞洲的軍事存在感。請回想一下全球安保環境發生劇變的上世紀90年代初期。冷戰結束,美國全面調整了在全球的軍事部署,將歐洲的駐軍規模縮減了3分之2,從30萬人減少到了10萬人,但在東亞仍然維持了10萬人的駐軍水準,與如今的規模相當。

美國在亞洲的國家利益具有不受世界形勢影響的連貫性和持續性,我認為新政權也將得出同樣的結論。因此,如果日本為了彌補美軍的缺位而著手討論加強軍事力量的問題,我覺得有點操之過急,同時我也堅信日本是否加強防衛能力應該完全取決於自身的情況。

亞洲的風險正在日益加劇。北韓的舉動和中國的軍備擴張正是代表事例。同時,縱觀全球,在中東和非洲地區,日本在維護國家利益時也面臨諸多課題。無論美國如何行動,日本擴展防衛的概念並為此加強軍事力量都是一件好事。

——美國總統選舉後,安倍晉三首相第一時間與川普先生舉行了會談,再次確認了日美同盟的穩固性。但言行的捉摸不透可謂是川普先生的一個特點。您認為今後將出現怎麼樣的情況?

布雷爾   安倍首相是一位經驗遠比川普新總統豐富的國際政治家。在擔任領袖的經驗和對外關係的水準這一點上,或許兩國的關係會與過去略有不同。我認為現在已經到了日本應該自行決定很多事情,提出獨自觀點和構想的時候了。安倍首相為建立私人關係而拜訪川普先生,並解釋了日本的立場,我認為這是一種很好的做法。

作為一個國家來說,日本是美國最重要的同盟國。以前說起最重要的盟友,那都是指NATO。只有12個成員國時的NATO幾乎針對任何問題都是採取一致行動,而組織規模擴大到28個成員國的現在,針對不同的課題,各個成員國的對應方法就會出現差異。另一方面,日本接收了5萬名美國駐軍,還主動擴充防衛費用,而且地處這樣一個潛藏著安保風險的地區,對於美國而言,日本是一個非常符合自身國家利益的有力盟友。綜合這些情況來看,日本首相與美國下任總統及早舉行會談完全是恰當、合理的。

促使TPP的原則具體化,謀求進一步發展

——如今,英國脫歐問題導致歐盟出現混亂,美國的前景也略顯撲朔迷離,政權相對穩定的日本在國際政治的驚濤駭浪之中能夠做些什麼呢?

布雷爾   在日美長期努力的領域中,新總統川普強烈反對的一項是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但必須認清TPP是一個不同於傳統類型的協定,我希望安倍首相能向川普總統解釋其中的差異。

TPP是首個旨在消除非關稅壁壘的自由貿易協定。具體而言,該協定就美國和日本的貿易物件國的環境法規、勞動法和保護智慧財產權等問題做出了規定。許多開發中國家仗著日美等國遵守這些規則,便以極低的價格出口本國商品。我認為必須找到一種促使TPP的原則具體化並且進一步向前發展的方法。我們可以借此抵抗大型國企壟斷一切的中國式交易,日本也可以展示在國際經濟中的領導力。

新總統應再次表明「對亞洲的義務」

——歐巴馬總統一直明確表示會在日美同盟中承擔責任,但我們尚不清楚川普先生如何看待同盟關係。考慮到中國在東海的活動,如果中國在尖割列島(釣魚臺——譯註)問題上對日本施加軍事壓力,川普先生是否會支援日本呢?

布雷爾   川普先生應該在就任總統後的某個適當時間,就這一點做出明確表態。對臺灣的責任也是如此,法律對這一點已有明確規定。當然,美國對韓國也負有防衛義務。川普新總統有必要再次確認美國在亞洲地區的各種義務。

目前,中國試圖在東面的尖閣列島和南面的南海地區擴大自己的領海範圍。包括美國在內,已經批准或支持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的國家應該堂堂正正地向中國提出應該如何處理領海問題。我認為川普總統也將和歷任總統一樣,不會容忍中國的那種行徑。

——許多沖繩民眾覺得在駐日美軍問題上自己被強加了不合理的負擔。將美軍基地搬遷到其他縣或者日本境外是否會是可行的選擇?

布雷爾   美國和日本已經達成共識,計畫將駐紮在沖繩的半數海軍陸戰隊人員轉移到關島、夏威夷和澳洲。問題是在當地修建相關設施需要花費一些時間。我認為計畫本身很好,還可以保持轉移部隊的機動性和戰鬥力。我認為有必要加快推進這個計畫,雖然是以美國為主,但日本也必須為此增加資金投入。

我認為僅從部隊和基地面積的比例來談論沖繩美軍的存在感是不正確的。重要的是對沖繩具有多大的影響力。我曾在美軍存在感極強的夏威夷歐胡島住過多年,美國一直很注意避免軍隊的駐紮對島上居民的生活造成危害。

駐沖繩美軍的重組也是一個重要問題。特別是有必要搬遷地處市中心的普天間直升機基地。正因為如此,在名護市修建一個從海上而非人口密集區實施飛機起降的基地具有重要意義。基地完工後,就可以啟動機場返還工作,沖繩可以將收回的土地用於其他用途。作為航空貨物的中轉基地,那霸機場的業務需求正在不斷成長,所以那霸市周邊的土地顯得尤為重要。

另一點是在位於九州和臺灣之間的西南諸島,自衛隊的能力正在得到加強。在中國加強軍備力量的背景下,日本要想主張本國主權,保衛領土、領海和領空,就必須從真正意義上加強自衛隊的能力。由於沖繩恰好地處這些島嶼構成的島鏈正中,所以日本今後或許需要在這裏加強自衛隊的部署。

首腦和高官分別構建緊密關係具有重要意義

——川普新總統起用退役陸軍上將和海軍上將等前政府高官擔任要職,遭到了強烈抨擊。您認為這樣的人事安排是否會有助於應對安保問題?

布雷爾    我也曾以退役陸軍將領身分擔任過國家情報總監這一政府要職,完全沒有覺得那種身分對職位要求的能力素質構成了任何障礙。同事中有人在軍隊待過,還有人來自民間,但這畢竟是個人的問題。我與被提名為國防部長馬提斯(James Mattis),他非常優秀,我認為他會成為一位出色的國防部長。

——新總統川普雖然擁有對日商貿經驗,但幾乎沒有政府領袖方面的人脈。您如何看待此事?

布雷爾    提名羅斯(Wilbur Ross)出任商務部長可謂是對知日派重量級人物委以了重任。考慮到商務部長將在經濟和貿易問題上發揮重要作用,那麼這顯然是一個有力的訊號。

大家都知道日本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國家,駐日大使人選提名也很重要。10年、20年前的日美關係非常形式化,所有事情都是通過指揮系統推進的。但進入21世紀後,這就談不上是成熟的國家關係了。國家首腦、國家安全顧問、國防部長分別展開直接對話具有重要意義。日美兩國正在逐漸形成這樣的關係。

17年前,我擔任太平洋司令部司令時曾去過國家安全助理的辦公室,我看到辦公桌上放著電話,標有英國、法國、德國、義大利等7國對應部門的直通按鈕,但沒有日本的直通按鈕。但現在已經設置了直通日本國家安保顧問的電話按鈕。

日本與美國之間成熟而穩固的同盟關係,是通過無數人努力交流而建立起來的。雖然變化總是伴隨著某種不確定性,但我相信我們的同盟今後仍將繼續保持良好的關係。

採訪後記
在採訪中,關於被提名為下任國防部長、人稱「瘋狗」的前中央司令部司令馬提斯,布萊爾先生除了表示「很熟悉」外,還稱他「非常優秀,將是一位出色的國防部長」,這種評論令人印象深刻。

布萊爾先生畢業於美國海軍學院,曾官至太平洋司令部司令,是一名鐵中錚錚的軍人。在採訪中,他語調平靜地斷言了儘管川普政權上臺,日美同盟對於美國而言的重要性仍然不會改變。同時他也指出為了維護安保形勢,日本有必要主動發揮更大的作用。言語之中可以感受到他注視著北韓核開發和中國海洋擴張等東亞形勢現實狀況的軍人眼光。(編輯部)

(原文英文。依據2016年12月19日採訪內容編輯)

安全保障 自衛隊 川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