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勞動方式改革」,能否在日本成功推進?
相關法通過:分階段調整,建構包容多樣化勞動方式的社會

黑田祥子 [作者簡介]

[2018.10.09]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Русский |

「勞動方式改革」相關法案在國會上獲得了表決通過。筆者指出,(1)必須嚴守加班時間上限規定的準則,並在此基礎上進一步調低上限,(2)先行發展副業的做法存在「危險性」。筆者還建議,在改革勞動方式的同時,有必要從根本上調整人才培養和教育培訓方法。

數十年來,日本社會一直存在長時間勞動的風氣。儘管過去也曾多次出現認為應該糾正這種社會風氣的呼聲,但多數日本人依然從事著長時間勞動。安倍首相將本屆國會定位為「勞動方式改革國會」,但日本的勞動方式究竟會不會發生變化呢?圍繞此次勞動方式改革,本文將對①設置加班時間上限②年度帶薪休假的享受③多樣而靈活的勞動方式的實現④副業的發展⑤人才培養等5點加以評價,並就遺留的問題展開思考。

設置加班時間上限:分階段下調上限

針對第一點,也就是設置加班時間上限,勞動基準法修正案把臨時性的特殊情況作為特例,將單月上限設定在100小時以下,規定全年加班時間不得超過720小時。如果將全年720小時的上限做一個簡單除法,那就相當於每月60小時,每日平均3小時。

筆者採用總務省統計局「社會生活基本調查」的時間利用情況調查資料,在進行計算後發現,日本人工作日(週一到週五)的忙碌程度呈現出趨勢性的加劇傾向,2016年,大約30%的男性全職雇用者每個工作日平均工作11小時以上,女性的該比例大約為10%。這是扣除通勤時間和工間休息時間之後的實際勞動時間,如果將一天的規定勞動時間設為8小時,那就可以解釋為這部分人每天都至少加班了3小時以上。

圍繞此次設置的上限,也有人認為設定得太高,相當於縱容過度勞動,但如果設定的規則和現狀偏離過大,那也可能導致法律規定變成有名無實的空架子。我們首先需要從具有可操作性的水準起步,培育嚴守上限規定的規則。然後,爭取盡快做出下一階段調整,下調單月上限和全年總勞動時間等,這樣分階段推進才是比較理想的做法。

做出調整時,需要考慮簡化規則的問題。此次設置加班時間上限考慮了多方面的意見,規則弄得非常複雜。建立清晰簡潔的法律制度也將有助於加強國民自身對違法企業的監督力。

  • [2018.10.09]

早稻田大學教育與綜合科學學術院教授。研究專長為勞動經濟學。生於1971年。畢業於慶應義塾大學經濟系。青山學院大學研究所國際政治經濟學研究科碩士課程結業。博士(商學)。曾任職於日本銀行,擔任過東京大學社會科學研究所副教授等職,2014年起任現職。著作有《勞動時間的經濟分析——展望超高齡社會的勞動方式》(合著,日本經濟新聞出版社,2014年)等。

相關報道
專題相關報道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