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新冷戰」

中國地緣科技的崛起受阻擊:重新思考技術霸權論

政治外交

美中對立不同於歷史上的美俄對立,霸權爭奪錯綜複雜地關係到了軍事、經濟和資訊通信技術等各個領域。

2019年2月中旬,第55屆慕尼黑安全會議在德國慕尼黑召開。日本防衛省介紹稱,該會議是「歐美各種安保會議中最具權威性的民間國際會議之一」。

會議最初只是冷戰時期德國和美國之間的小型雙邊對話機制,而如今已經成為全球與會者趨之若鶩、各國首腦和部長齊聚一堂的大型會議。今年,美方派出了多達52名美國國會議員的強大陣容參會,會上還創設了一個紀念會議常客、已故美國參議員約翰・馬侃的獎項。

實際上,慕尼黑是一個與地緣政治學有極深淵源的地方。1923年11月,阿道夫・希特勒等人在德國慕尼黑發動了被稱作慕尼黑暴動(啤酒館暴動)的政變未遂事件。被逮捕的希特勒在蘭茨貝爾格監獄遇到了卡爾・豪斯霍弗爾。豪斯霍弗爾曾旅居日本,並以這段經歷為基礎撰寫了博士論文,此後成為地緣政治學的創始人之一。希特勒將豪斯霍弗爾的生存空間學說融入了自己的思想之中。現在慕尼黑甚至還有名為「第三帝國之旅(*1)」的追尋納粹足跡的觀光路線。

而2019年的慕尼黑安全會議又恰恰成為了反映地緣政治矛盾的一個場合。

美中的針鋒相對

會議第二天上午,美國副總統彭斯登上了主會場的講臺。雖然川普總統的女兒伊凡卡也在慕尼黑,但代表總統的仍是彭斯。

當初作為冷戰時期美德對話機制創立的慕尼黑安全會議上,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與蘇聯/俄羅斯之間的矛盾一直是焦點問題。事實上,NATO秘書長和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也經常分別發表講話。

但在今年的會議上,彭斯副總統對中國的強烈抨擊給人留下了深刻印象。除了美中貿易摩擦外,他還進一步談到了中國資訊技術(IT)企業華為的問題。他批判該公司和中國通信企業「被中國的法律要求為北京的龐大安全組織提供資料」。同時,他還呼籲美國的安全合作夥伴國一起抵制這些企業,以保衛美國的重要基礎設施(*2)

美國政府認為,華為創始人任正非與中國軍方關係密切,華為公司不得不按照中國政府、中國共產黨和軍方的要求辦事。而去年12月1日,應美國政府的要求,加拿大方面扣留了任正非之女、華為CFO孟晚舟。雖然美方公開宣稱的直接理由是,孟晚舟涉嫌在華為違反美國對伊朗的經濟制裁,與伊朗開展貿易活動的問題上提供偽證,但人們普遍傾向於認為此事與美中經貿摩擦有關。

彭斯副總統結束演講後,沒有接受任何提問就離開了會場。隨後登臺演講的是中國前外長楊潔篪。他雖未進入由中國政壇最頂層的7人構成的中國共產黨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但也是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室主任。這個職務在中國政府的外交部長之上,是實質上的外交政策負責人。擔任過駐美大使的他也是中國政治家中有名的美國通。

然而,在彭斯發表了那番尖銳言辭之後,楊潔篪也不得不做出反駁。他一邊看著手邊的講稿,一邊說道,「華為公司一直與歐洲各國保持緊密合作,我們需要攜手努力,共同把握第四次工業革命的機遇。中國沒有任何法律要求企業安裝『軟體後門』或收集外國情報(*3)」。

他的這番講話引來了強烈的質疑聲。人們認為,只要動用國防法、國防動員法和網路安全法等法律,中國共產黨、中國政府和人民解放軍就可以通過中國的民間企業收集情報。筆者採訪過的一位美國政府前高官聲稱,「已經掌握了中國政府強迫在美華人及其家庭提供情報的實際情況」,認為受到施壓的華人和中國企業恐怕無法拒絕提供情報。即使過去沒有發生,也不能保證今後不發生這種情況——美國政府的這種疑慮根深蒂固。我們經常可以聽到這樣的說法:過去一直「韜光養晦」的中國,在習近平主席的領導下開始表現出強勢,踩到了川普總統的老虎尾巴。

彭斯副總統的警告

這並非彭斯副總統第一次抨擊中國。2018年10月4日在華盛頓的哈德森研究所發表演講時,他就聲稱中國共產黨採用了一系列有悖於自由公平貿易原則的政策,包括盜竊智慧財產權和行業補貼等。美國要在中國做成生意,會被強迫交出商業秘密,甚至會被剝奪經營權。此外,他還指出中國的安全部門在幕後操縱,大肆盜竊包括最尖端軍事技術設計圖在內的美國技術,並宣稱只要北京方面不停止這種盜竊行為,美方就會持續採取對抗措施(*4)

而孟晚舟被捕,就是在彭斯發表演講的兩個月之後。

圍繞技術霸權之爭 

地緣政治學(geo-politics)是從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期開始使用的一個詞,近年來,又出現了地緣經濟學(geo-economics)和地緣科技學(geo-technology或geo-science and technology)等詞彙。

美中對立的情況不同於美俄對立。美俄之間經歷過美蘇冷戰,當時曾通過巴黎統籌委員會(COCOM)等機制限制技術轉移到蘇聯,美蘇之間的經濟依存度很低,現在美俄之間也是如此。尤其是目前圍繞烏克蘭問題美國還對俄羅斯實施了經濟制裁。俄羅斯一直在謀求解除制裁,而相較於俄美經濟關係,莫如說俄羅斯更依賴於俄歐經濟關係。

但中國不同,雖然和蘇聯同樣是共產主義國家,但美國多年來的寬容幫助,支撐起了中國的發展。美國國內有不少親華派,他們認為雖然中國走的是共產主義道路,但終將實現民主化,成為美國期待中的大國。中國和蘇聯之間的敵對關係也很關鍵。正因為如此,尼克森政權在1972年實現了與中國的閃電式和解。但經濟上發展起來的中國並未推進民主化進程,反而追求軍事擴張,逐漸不再隱藏挑戰美國霸權的意圖。

現在的美中摩擦也不同於過去的日美經濟摩擦。美國確實在上世紀80年代到90年代期間徹底敲打過經濟騰飛的日本。但日本並無軍事擴張的意圖,日美軍事同盟得到了堅持。而川普政權認為,中國在經濟和軍事兩方面都試圖挑戰美國,並且與此同時還在通過不正當手段竊取美國技術。

在技術與國際政治的關係問題上,公共政策學者藥師寺泰藏曾提出過技術霸權論。其觀點是,一些國家會依靠技術崛起。在此過程中,這些國家會山寨(emulation)先進技術大國的技術。山寨並非單純的模仿,而是在競爭性的環境中加以模仿,同時融入某些原創元素,最終超越先進技術大國。

從技術霸權論的觀點來看,現在的美中兩國正處在一個關鍵時期(critical point)。顯然,中國總有一天會碰到人口成長的天花板,進而步入老齡化社會,所以只能在現階段盡力佔據制高點。因此,必須在人工智慧(AI)等新技術領域,奠定淩駕於美國之上的優勢。對此,美國要想守住技術霸權國的地位,就必須徹底封鎖對中國的技術轉移,遏制中國在技術領域的崛起。

地緣政治學、地緣經濟學和地緣技術學的邏輯如螺旋般交織在一起,牽動著國際政治。而這,正是目前美中摩擦的本質。

標題圖片:北京一家電器零售店門口打出的華為公司標誌。反射在玻璃上的影子是中國外交部的大樓(2019年1月29日,AP/Aflo)

美國 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