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日語學校建成培養人才的「核心基礎設施」

社會 文化 教育 語言

來自越南和尼泊爾的留學生,其留學目的被指責為「打工掙錢」,但其中也不乏一些認真而優秀的年輕人,他們邊打工邊讀書,目的在於升學深造。為了幫助這樣的學生,並將日語學校建成培育有為人才的機構,需要行政力量介入並強化相關支援措施。

半工半讀開創美好人生的留學生們 

幾年前,日語學校裡來自越南和尼泊爾的學生猛增開始成為人們議論的話題。他們中很多人一邊打工一邊學習,當時我就此現象問徵求一所日語學校校長的意見,他的回答是:「預科生如果打工的話,結果會怎麼樣呢?」 

確實如此,在預科學校上學的日本年輕人,如果為了掙生活費而打工的話,幾乎是沒有希望考上大學的。更何況這些來自外國的青年,他們除了考試科目之外,還要掌握日語,需要付出數十倍於日本人的努力。所以,以考大學為目的在日語學校學習的學生,如果一邊打工一邊生活,意味著要付出艱苦的努力。但是,我也見過好幾位曾經的留學生,他們經過艱苦奮鬥如願考上了目標大學,如今在日本或自己的國家活躍在各行各業。

比如,一位中國留學生回國後,在一家日資銀行擔任部門主管。他說,作為新聞獎學生一邊打工一邊學習的經歷,造就了今天的自己。我在越南見到的一位中堅日資企業副社長,也曾是一名新聞獎學生。他說自己在日語學校上學時,深夜兩點起床去送報紙,然後去上日語課,準備考試。他在大學時代曾榮獲「學生領袖獎」,考上研究所學生時又獲得了文部科學省獎學金的資助。他的一位師妹在岩手縣的日語學校上學,也是一邊在仙貝工廠打工一邊學習日語並準備考試,最後如願考上了第一志願國立大學,如今在橫濱的一家日本企業裡工作。他們都曾在胡志明市東都日語學校接受過培訓。該校校長Nguyen Duc Hoe曾有過留學日本的經歷,他教導學生們千萬不要忘記自己的留學目的,要意志堅定地堅持學習。這番教導成為他們的精神支柱。此外還有一位尼泊爾男性,也是經過日語學校的學習考上了研究所學生,並獲得了博士學位,最終成為一名大學教師。

家境富裕的學生不會選擇留學日本

現在,對於那些一邊打工一邊學習的留學生,人們喜歡用「打工賺錢留學生」「假留學生」這樣的詞來簡單概括。但我們不應該忘記,其中有一些人克服了重重困難,最終實現了自己的夢想,成為活躍在社會各界的有為人才。如果我們只選擇接收那些有充足留學資金的外國青年,那麼他們可能根本就沒有機會來日本留學。

我們來比較2011年和2018年日語學校學生的主要來源國家和地區,可以看到,學生人數增至3.5倍,特別是越南留學生猛增至29倍,尼泊爾留學生也增至9.4倍。在這些國家,家境富裕的人傾向於選擇美國,資金不那麼充裕的則傾向於選擇澳洲、英國等英語圈國家。越南年輕人之所以不顧語言障礙選擇留學日本,一方面有進入越南市場的日企增加的因素,但更重要的原因是,留學期間可從事資格外活動(打工)的時間上限,日本比其他國家要長,即使留學資金不足也能邊打工邊學習。

另外,相對於日本規定留學生資格外活動時間上限為一周28小時(長假期間則為每天8小時),美國原則上禁止學習之外打工,澳大利亞規定兩周40小時,德國和法國則規定為每週18.5小時左右。

在日語學校學習的留學生的主要來源國家和地區

2011年
順序 來源國家和地區 留學生人數 比例
1 中國 17,354 67.7%
2 韓國 2,862 11.2%
3 越南 1,046 4.1%
4 尼泊爾 957 3.7%
5 臺灣 901 3.5%
6 泰國 385 1.5%
7 緬甸 381 1.5%
8 瑞典 170 0.7%
9 蒙古 161 0.6%
10 印尼 158 0.6%
  合計 25,622 100%
2018年
順序 來源國家和地區 留學生人數 比例
1 越南 30,271 33.6%
2 中國 28,511 31.7%
3 尼泊爾 9,002 10.0%
4 斯里蘭卡 3,900 4.3%
5 緬甸 2,543 2.8%
6 韓國 2,455 2.7%
7 臺灣 2,101 2.3%
8 印尼 1,558 1.7%
9 烏茲別克 1,427 1.6%
10 菲律賓 1,205 1.3%
  合計 90,079 100%

出處:筆者根據日本學生支援機構《外國留學生在冊情況調查》的結果製作

東日本大地震後,來自非漢字圈國家的留學生激增

然而,現在的日語學校在接收留學生方面存在著幾個問題。

首先是學生選拔的問題。如上所述,如果僅以留學資金是否充裕為標準選擇學生的話,那麼來日本留學的學生會大幅減少。但是,因此去選擇那些既沒有足夠的學習能力和資金,又缺乏學習意願的學生,也是個嚴重問題。

來自非漢字圈國家留學生的激增,其契機為2011年發生的東日本大地震,中國、韓國、臺灣等漢字圈國家和地區的學生紛紛取消赴日留學。日語學校相關人員對此抱有強烈的危機感,開始擴大招收此前留學生不多的非漢字圈國家的學生,多數情況下通過向當地的合作機構提供報酬的方式招生(據說每成功招收一名學生,向其支付7~15萬日圓)。

當地的合作機構有些開始做留學仲介,為了招到學生,誇大在日本打工的收入,有些仲介機構甚至招收以赴日工作為主要目的的學生。現在,這些國家對日本留學簽證的審查更加嚴格,不僅要看申請者的收入,還會嚴格審查其學習能力和日語能力,然後才會發放留學簽證。對於那些學習能力強、學習意願強烈但留學資金不夠的人,有必要探討如何採取措施幫助他們。

每天生活費僅800日圓的窮困生活 

其次是對學生的援助。在日語學校上學期間,日語說得還不夠好,又尚未習慣在日本的生活,是最脆弱無助的時期。而現行制度對日語學校學生的援助非常不完善。其原因是,很多日語學校並無學校法人資格(*1),所以不屬於文部科學省學校管理的對象。如果不是學校法人,學費會被加徵消費稅,也無法享受學生月票的優惠政策,而且領取獎學金的可能性也很小。

我們來比較一下在日語學校上學的來自漢字圈與非漢字圈國家的學生每月收支的主要項目。來自漢字圈的學生,2011~2017年家庭匯款金額上漲了27%。而非漢字圈的學生,家庭匯款減少了24%,以打工為主要收入來源的學生比例在上升。生活費和住宿費方面,來自漢字圈的學生在增加,而來自非漢字圈的學生在減少。來自非漢字圈學生的生活費如果按日平均的話,每天僅不到800日圓,可見他們日常過著極為窘迫的生活。

在日語學校上學的留學生每月收支情況(日圓)

漢字圈
  2011 2017 变化率
家庭匯款 88,216 111,812 27%
打工 65,583 65,604 0%
收入合計 133,283 151,066 13%
學費 51,262 54,328 6%
生活費 25,199 31,762 26%
住宿費 40,540 45,847 13%
支出合計 130,955 148,176 13%
非漢字圈
  2011 2017 变化率
家庭匯款 86,489 65,337 -24%
打工 74,929 92,532 23%
收入合計 126,754 141,505 12%
學費 54,211 53,004 -2%
生活費 25,571 23,731 -7%
住宿費 37,559 30,843 -18%
支出合計 122,721 138,432 13%

出處:筆者根據日本學生支援機構《自費外國留學生生活情況調查》的結果製作

(*1) ^ 設定家庭匯款的離群值為70萬日圓以上,打工的離群值為50萬日圓以上,收入的離群值為150萬日圓以上,收入和支出的缺失值為0。由於收支專案僅記錄了主要專案,因此與合計金額並不一致。也有些學生沒有接收過家庭匯款。

加強對態度認真的學生和學校的支持

如上所述,來自非漢字圈學生的家庭匯款額、生活費及住宿費在下降,可以想見有兩方面的原因,一是來自越南、尼泊爾等居民收入水準相對較低國家的留學生增加(根據世界銀行統計,2015年越南人均GDP為2065美元,尼泊爾為747美元),二是同一個國家相對較貧困家庭的學生增加。他們當中,有的無法適應打工生活,疲憊不堪,難以專心學習;有的在日語能力沒有充分提高的情況下就從日語學校畢業了;有的身心俱損,中途退學回國;有的甚至猝死或自殺。 

有些日語學校,只要留學生支付學費並來上課即可,並不在乎是否取得教學成果。日語學校是留學生的重要場所,他們在這裡為人生的下一個目標,即升學就業打牢基礎,並形成對日本決定性的印象。學校有必要對學生予以充分指導和監督,使其不至於陷入困境,同時對認真學習的學生加強援助的力度。 

日本入國管理局前職員阪中英德提出,相對於英語圈國家,非英語圈國家日本在吸引人才方面處於不利地位,為確保吸引那些兼具「年輕」「專業知識」「日語能力」3方面條件的人才,有必要通過增加留學生和合理利用永久居住政策確立「人才培養型移民政策」。在少子老齡化進程中,此類政策的重要性正在日益凸顯。為了把日語學校建成培養滿足上述3方面條件人才的「人才培養型移民政策」核心基礎設施,需要加強行政力量的介入和支持的力度,從而提高教育品質。 

(注)針對加盟日本語教育振興協會的256所學校開展的調查(2018年),結果顯示,學校法人和准學校法人占28.1%,股份公司或有限公司占56.7%。《學校教育法》第124條針對專科學校規定,「專門針對居住在我國的外國人招生的學校除外」,據說這是眾多日語學校無法認定為學校法人的原因之一。 

標題圖片:外國留學生前來參加由大型就業資訊公司Mynavi舉辦的「外國留學生就業研討會」。主辦方介紹,今年的參加人員多於去年(東京都新宿區新宿NS大廈,2019年3月13日)

留學生 日語學校 日語學習 外國勞動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