蠶食「巨象」的冠狀病毒,臃腫化的體育大賽走入狹路——東京奧運會的課題(2)

運動 財經

推遲兩年的論調有何考慮?

3月11日,突如其來的一條消息傳開。《華爾街日報》刊登了對奧運會組織委員會理事高橋治之的採訪報導,高橋表示「推遲一兩年舉辦奧運會是比較現實的」。高橋只不過是一名理事,為什麼在接受擁有全球影響力的美國經濟類報刊的採訪時發表了這番言論?歐美媒體也轉載了這條新聞,相關人士對原因做出了推測。

高橋曾擔任過電通公司的專務董事,在東京申辦奧運會之時被稱作「背後的關鍵人物」。據說他在電通擔任高管的時期,通過國際體壇的人脈,給東京拉來了選票。這樣一位元深諳國際體壇內外情況的人物說出這樣一番話,著實讓人感到驚訝。因為推遲一年倒也罷了,「推遲兩年」可就是任何人都想不到的意外方案了。

先看看如果推遲一年的情況,2021年夏天到秋天本來就排滿了各類競技的世界錦標賽日程。8月將在美國俄勒岡州舉行田徑錦標賽,7~8月在福岡舉行游泳錦標賽,10月在烏茲別克斯坦的塔什干舉行的柔道錦標賽(日程尚未公佈)和丹麥哥本哈根的體操錦標賽。如果要在七八月份舉辦奧運會,那麼就必須錯開這些世界錦標賽的賽程安排。可是各大賽事都牽扯到國際競技團體的贊助合約和電視轉播合約。

再看看如果推遲兩年的情況,2022年2月北京將舉辦冬奧會。同年還將舉辦足球世界盃,由於主辦地在卡達。為了避開酷暑,賽期計畫設在11~12月。換言之,夏季突然出現一個空檔期。如果在這個時間段舉辦東京奧運會,全球就會因為三大賽事的連續舉辦而沸騰——或許存在這樣一個符合商業利益的劇本。

如果不瞭解這一系列安排,想必他就不會說出「推遲兩年」這樣的話了。正因為體育商業活動專家這麼說了,可見早已做好打算。

不過也有一些問題。2022年七八月的時候,英聯邦國家要舉辦英聯邦運動會,9月中國杭州要舉辦亞運會。它們都是僅次於奧運會的大型綜合體育賽事。雖然關注度沒那麼高,但如果為了給奧運會讓出檔期而推遲舉辦,也會產生許多問題。

無論是一年還是兩年,只要推遲舉辦奧運會,那麼就會面臨組織委員會的運營費用、多達數千名職員的人工費、志願者的重新招募、門票的重新銷售、比賽場館和酒店的落實等種種令運營方頭痛的問題。但如果中止舉辦,那麼從申辦成功以來的七年準備就會化為泡影。總之,必須要做出一個艱難的選擇。

被商業束縛的巨象

在商業主義浪潮的席捲之下,奧運會不斷趨向臃腫化。開端是1984年的洛杉磯奧運會。當時在奧組委主席彼得‧尤伯羅斯的主導下,引入了「一個行業一家企業」的官方贊助商制度,從而抬高了贊助費。另外還通過出售電視轉播權和周邊產品等方式鋪開商業活動,「尤伯羅斯經商手法」,讓一場不依賴稅金的民間奧運會取得了成功。

這種手法瞬間傳遍全球體育界。奧運會在國際奧委會(IOC)主席安東尼奧・薩馬蘭奇的指揮下進一步擴大規模,從1994年的利勒哈默爾冬奧會開始,冬奧會改為在夏季奧運會的兩年後舉辦,試圖實現商業機會的分散化。各個競技團體也主動配合推進國際大賽的商業主義化轉型,在賽程安排上努力做到和其他比賽的無縫銜接。

2000年,IOC和國際殘奧會(IPC)簽署協定,確立了殘奧會緊隨奧運會在同城舉辦的原則。像這樣對超大型活動進行整合後,賽事規模進一步擴大,殘疾人運動的商業價值得到了提升。

於是,奧運和殘奧會、足球和橄欖球世界盃、各種項目的世界錦標賽等超大型體育活動混雜舉行的全球「體育日曆」逐漸固定下來。

向IOC支付了最多轉播費用的美國NBC電視臺一邊審視這些賽事的日程,一邊對調整奧運舉辦時間一事面露難色。奧運會正式比賽總是按照NBC的要求來安排比賽時間的,這一點早已廣為人知。

據說,之所以不能在秋季舉辦奧運會,也是因為秋季是美國的棒球、籃球和美式足球等專業賽事的旺季,NBC才始終不點頭同意。在收費衛星電視廣泛普及的歐洲,秋季也正好處在各國足球聯賽賽季期間,早已成為吸引大批觀眾的一個主題時間。

「體育日曆」可謂是早就排滿了檔,更改奧運舉辦時間將會波及其他大賽。而這其中,又常常存在著受到合同束縛的生意。

如今,奧運會已經變成了一頭動彈不得的「巨象」。似乎有些東西正在慢慢蠶食它龐大的軀體,既不是戰爭,也不是颱風或者地震,而是肉眼看不見的病毒。如果這頭巨象想動一動,那麼其他象就必須騰出空間。然而,現在要創造這種空間絕非易事。誰都未曾想到,此次的新冠病毒問題竟然暴露出了奧運會的這種形象。

「2020議程」改革方針的前景

 IOC主席托馬斯・巴赫到底在追求什麼樣的奧運會?

2013年9月走馬上任的巴赫主席於隔年,也就是2014年提出了名為「奧林匹克2020議程」的改革方針。據說這位曾是奧運男子擊劍項目冠軍、當過律師的德國人被稱作踏實的「現實主義者」,擁有極強的協調能力。

「2020」這個數字包含著兩層意思,一是從2020年東京奧運會著手推進,二是要在「20+20」共40個項目上力爭實現改革。

議程提出了一種方針,允許在主辦城市以外的城市或國家開展比賽專案。東京奧運會的馬拉松和競走項目改在札幌舉行就屬於這種情況。不過,這絕對談不上可以遏制奧運會的臃腫化,從結果來看,費用反而會進一步膨脹。

針對夏季奧運會的規模,議程廢除了長期沿用的「28類比賽」的賽事規定,改為以「310種專案」為上限。比賽和項目的區別是這樣的,比如說,「田徑比賽」屬於一類比賽,「女子馬拉松」和「男子100百米賽跑」則算作一種項目。

比賽數量的限制消失後,又加入了主辦城市的提案權,開始允許實施追加比賽。於是,東京奧運會就新增了棒球和壘球、空手道、攀岩、滑板、衝浪等五類比賽共18個項目。總數達到「33類比賽336個項目」,甚至多於上一屆裡約奧運會的「28類比賽306個項目」,完全與精簡化思路背道而馳。

在舉辦東京奧運會之際,之所以承認主辦城市的提案權,無非是考慮到了日本各大電視臺的要求。棒球再次成為奧運專案便是一個標誌。然而,下屆巴黎奧運會已經確定剔除棒球、壘球和空手道比賽。

力爭擺脫電視臺的控制

如上所述,如果考慮到美國NBC電視臺的影響力來看未來的走向,要想防止奧運會趨於臃腫化和賽程僵化,實現真正意義上的運動員至上(athlete first),就必須重新審視奧運會和電視之間的關係。

IOC於2016年推出了名為「奧運頻道」的線上視頻網站。這也被寫入了議程之中,可以看出IOC方面希望弱化電視臺控制力的意圖。甚至成立了「奧運電視服務」公司,自行製作國際影像產品。但即便如此,奧運會的財政依然在很大程度上依賴于電視轉播費。最終是否真的能夠擺脫電視臺的控制?目前暫時無法給出答案。

標題圖片:國際奧委會(IOC)主席巴赫不久前剛在東京奧運會聖火火種采集儀式上致辭……(時事社)

IOC 東京奧運 國際奧委會 新型冠狀病毒 武漢肺炎 東京奧運延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