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偉人傳

日本資本主義的「祖父」──二宮金次郎又回來

文化 財經 歷史

二宮金次郎少年時代背著木柴邊走邊讀書的形象在日本廣為人知。但有多少人知道他成年後的偉大成就呢?眾多為日本發展做出過卓越貢獻的經濟學家都對二宮金次郎非常敬重,國際上對他也有很高的評價,本文為讀者介紹一下他作為農業改革家的一生及其主要思想。

二宮金次郎像的遭遇

二宮尊德(1787-1856,其名字一般讀作「Sontoku」,但正式讀法是「Takanori」)是日本江戶時代後期著名的農業行政專家。其乳名「金次郎」在日本廣為人知。少年金次郎背著木柴刻苦讀書的銅像或石像,在二次大戰前遍佈日本小學校園,他成為孩子們學習的榜樣。二戰後,各個學校用於供奉天皇、皇后照片以及《教育敕語(教育相關敕語)》的「奉安殿」被相繼拆毀,金次郎的大部分雕像也隨之被撤除。

神奈川縣小田原市報德二宮神社內的「少年二宮金次郎像」(圖片提供:報德博物館)
神奈川縣小田原市報德二宮神社內的「少年二宮金次郎像」(圖片提供:報德博物館)

所謂「教育敕語」,是日本明治天皇在1890年(明治二十三年)發表的關於日本近代教育基本方針的言論。它提倡孝敬父母等儒家道德觀,要求培養學生效忠天皇以及對國家的忠誠心。第二次世界大戰後,GHQ(駐日盟軍總司令部)禁止了將「教育敕語」神聖化以及恭讀「教育敕語」的做法,於是「奉安殿」就漸漸消失了蹤影。

金次郎像原本和「教育敕語」沒有直接的聯繫。但因有各地慈善家捐助,他的雕像常常會建在「奉安殿」的附近;並且,二戰前日本的國定德育課教材《修身》,將金次郎當作盡孝道和勤勉的典範,金次郎像就是依據當時教科書裡的插圖塑造的。由此,金次郎被視為與戰前道德教育密不可分的一部分,於是他和他的塑像一時間被人們拋諸腦後。

世間雖然存在有根深蒂固的「教育敕語」擁護論調,但這被視為禁忌,要想恢復《教育敕語》的地位,無異於癡人說夢。但金次郎則一洗舊時形象,作為小朋友學習的榜樣,正步步重新走入人們的視野。茨城縣筑西市等地,還重建了金次郎像,而且從2018年開始,金次郎的身影重又出現在了日本小學的德育教科書上。

金次郎不僅是孩子們的榜樣,也是眾多企業家的榜樣,他的哲學思想、處事方法在二戰前後備受吹捧。有著「日本資本主義之父」美譽的澀澤榮一(將出現在2024年新版1萬日圓的紙幣上)就特別尊敬金次郎。從這個意義上講,金次郎或許可以被視為「日本資本主義之祖父」。

重建沒落的老家,拯救自己服務的武家

二宮金次郎1787年出生於現在的神奈川縣小田原市栢山,他家原本是個富裕的農家,但1791年的洪水沖毀了他們的大部分田地。其父親花了5年時間才讓農田回復原狀,但卻因身心俱疲,在1800年金次郎14歲的時候去世了。一家人的生活因此急轉直下,在窮困潦倒之中,金次郎的母親兩年後也去世了。

從此,16歲的金次郎寄居在伯父家,白天幫伯父幹農活,晚上不眠不休地刻苦讀書。但是,他的伯父認為農民不需要有學問,金次郎徹夜讀書是浪費燈油錢,總是狠狠地訓斥他。而他伯父的這種想法,在那個時代是很普遍的。

但金次郎可不是平庸之人。他在荒地上種油菜籽,收成後就到賣油的店換取燈油,以此繼續挑燈夜讀。白天他上山砍柴,背著木柴也不忘讀書。開篇提到的金次郎銅像和石像,就是以這段傳說為原型創作的。

電影《二宮金次郎》。安藤海琴飾演背著木柴苦讀的少年金次郎(© 電影《二宮金次郎》製作委員會)
電影《二宮金次郎》。安藤海琴飾演背著木柴苦讀的少年金次郎(© 電影《二宮金次郎》製作委員會)

金次郎20歲時回到老家謀求東山再起,希望買回原有的土地。為了賺錢,他給別人家當傭工,買回田地後,又將地裡收穫的大米、蔬菜賣掉賺更多的錢。24歲時他就擁有了1.4公頃的農田,成功地復興了家業。金次郎將現金收入看得和農耕同等重要,這是他能迅速重建家業的重要原因。

25歲時,金次郎成為小田原藩的家臣之長服部家的傭工。他的任務就是伴讀,陪同服部家的三個公子一起去小田原藩的儒學先生家求學。他跟在公子們身邊一同聽課,自己也增加了不少學問。

在服部家幫工時,金次郎創建了以儒教五常為信條的雇工資金互助會 「五常講」。大家一起拿出錢來借給需要用錢的人,並從中獲取利息。參加互助會的人必須遵守儒教道德,借錢者需要儘快償還欠款。因為沒有呆帳,又能獲得相應的利息,因此大家都樂於提供資金。

1820年,金次郎的「五常講」互助會發展成為由小田原藩出資,對象以全藩內全體武士的一項制度。有人說這是世界上最早的合作社、資金互助社。後來,在日本明治時期推出的《產業組合法》,據說就參考了金次郎的「五常講」和德國的「救濟資金貸款合作社」的做法。

此後,金次郎受命重建服部家的財政,實施了嚴格的緊縮政策。期間,他受到小田原藩藩主大久保忠真的賞識,1821年被派到藩主的分家——宇津氏的領地,也就是現在的栃木縣櫻町,負責那裡的重建。一介農民能被破格提拔、委以重任去重建藩主的領地,這在那個身份等級制度森嚴的時代實屬罕見。

振興荒廢的農村

1823年,金次郎攜妻子奈美、長子彌太郎一起遷往櫻町領地,著手重建那裡的農村。當時櫻町一帶土地貧瘠、農作物產量很低。當地人又性情懶散、無心耕作,以至於農田荒蕪,領主的年貢收入銳減。

電影《二宮金次郎》中,初到櫻町領地赴任的金次郎(合田雅吏飾)準備迎接挑戰(© 電影《二宮金次郎》製作委員會)
電影《二宮金次郎》中,初到櫻町領地赴任的金次郎(合田雅吏飾)準備迎接挑戰(© 電影《二宮金次郎》製作委員會)

金次郎就任後,首先對當地情況徹底地做了一番調查,據此設定重建所需的時間和各項目標,然後把這些資料寫入契約書,與小田原藩和宇津家互換合同——重建工作就是在這種十分現代的管理方式中開始的。其後的種種具體做法,金次郎也運用了很多現代企業家才有的理念和方式。

復興工作開始後,金次郎果斷拒絕了藩主無償提供的資金。此前櫻町就接受過藩主下發的補助金,但在金次郎看來,正是這些補貼削弱了農民的勞動意願,妨礙了櫻町的振興。

但重建畢竟是要花錢的。於是金次郎用自己的財產和從藩主那裡拿到的重建承包費,創建了低息融資制度。領地農民可以借錢購買農機具,待出售農作物獲利後再歸還借款。金次郎希望以此調動農民的自主性和積極性。

他還很重視農民互助協作的「打芋頭」活動。所謂「打芋頭」,原本是指將芋頭裝進桶裡,用棍子來攪拌去皮,這時用來代指農民們通過推心置腹反復商議,最終達成一致。農村的振興不僅需要每位農民辛勤勞作,彼此互相合作也是不可缺少的。譬如維修水渠、管理村民的公共用地「入會地」等,都需要大家齊心協力。「打芋頭」就是強化村民團結合作的一種手段。

電影《二宮金次郎》中,原本對農耕不太有熱忱的櫻町農民,在金次郎的帶領下漸漸地團結了起來(© 電影《二宮金次郎》製作委員會)
電影《二宮金次郎》中,原本對農耕不太有熱忱的櫻町農民,在金次郎的帶領下漸漸地團結了起來(© 電影《二宮金次郎》製作委員會)

金次郎還起用有才能的年輕人預估大米的產量,然後進行買賣交易,低價買進高價賣出。隨後在1836年的「天保大饑荒」中,櫻町因為事先購買了足夠的大米,從而將受災程度降到了最低。

獎勵「移民」是金次郎採取的另一項改革措施。當時,稻穀生產是農村經濟的命脈,而櫻町卻有很多農民因貧困而背井離鄉,到外地謀生,以至於有三分之一的水田都化為了荒地。於是他從多子女的地區接收移民,以此緩解了勞動力不足的問題。

看上去進行得順風順水的櫻町復興,也曾一度遭遇挫折。一些反對金次郎的藩內武士和櫻町的反對派聯合起來排擠金次郎。特別是藩內派遣的一些官吏,和金次郎之間的對立非常嚴重。

金次郎因此暫別櫻町,閉居在千葉縣的成田山新勝寺,進行了長達21天的嚴酷斷食修行。結果他領悟出「一元觀」的真理。由此他堅信,所謂善與惡、苦與樂都是相對的,對立一方的內心一定是能夠打動的。

電影《二宮金次郎》中的重頭戲,金次郎與妨礙重建工作的小田原藩官吏豐田正作(左,成田浬飾)之間的決鬥(©電影《二宮金次郎》製作委員會)
電影《二宮金次郎》中的重頭戲,金次郎與妨礙重建工作的小田原藩官吏豐田正作(左,成田浬飾)之間的決鬥(©電影《二宮金次郎》製作委員會)

電影《二宮金次郎》。成田山新勝寺的僧侶們目送完成斷食修行的金次郎回櫻町。田中泯在片中飾演新勝寺的住持貫首照胤一角(©電影《二宮金次郎》製作委員會)
電影《二宮金次郎》。成田山新勝寺的僧侶們目送完成斷食修行的金次郎回櫻町。田中泯在片中飾演新勝寺的住持貫首照胤一角(©電影《二宮金次郎》製作委員會)

精神面貌煥然一新的金次郎回到櫻町後,當地的復興也開始得到順利推進。一方面是因為他不在的時候,當地人深深地感悟到他的偉大之處,另一方面也是因為藩內派遣官吏調動,換了新人。最終,櫻町重建大獲成功。在金次郎任期的最後一年,也就是1831年,櫻町的年貢米產量增長到金次郎到任初期的近兩倍。

從此,金次郎聲名遠揚,不斷有人想要委託他去重振當地經濟。據說他一生中受命重建之地,從現在的行政劃分來看,包含了九個縣以及北海道的600個村莊。

金次郎的「道德經濟一元論」

除了成功重建日本各地鄉村的功績之外,二宮金次郎獨創的「報德思想」也給後世留下了深遠影響。它宣導感恩報德,受之於父母、配偶、兄弟、天地自然的恩惠,要以行動來回報。金次郎在日本各地領導的復興重建就是基於這種報德思想實行的,因此被人們稱作「報德法」。

「報德思想」以「至誠」「勤勞」「分度」「推讓」為核心理念。其中「分度」是指量入為出,要根據自己的收入計畫支出,這是節儉和儲蓄的基礎。金次郎還提倡家庭和國家也應該這麼做。而「推讓」,則是一種利他主義的思想,提倡個人應將量入為出、節省下來的財富,用於幫助他人或貢獻於社會。

金次郎的得意門生,福住正兄(1824-1892)將報德思想概括為「道德經濟一元論」。因為金次郎認為,如果人們都能從克己、節制、利他主義出發來從事經濟活動,那國家和社會必將走向安定和繁榮。

馬克斯·韋伯(1864-1920)曾說,新教倫理的禁欲主義為近代資本主義的誕生做了充分準備。如此說來,金次郎可謂在思想層面為日本近代資本主義的形成奠定了基礎。

金次郎對後世及世界的影響

金次郎的報德思想被眾多日本近代著名企業家們所繼承。除了澀澤榮一(1840-1931),還包括日本近代銀行家安田善次郎(1838-1921)、纖維機械發明家同時也是豐田汽車創辦人的豐田佐吉(1867-1930)、松下集團的創辦人松下幸之助(1894-1989)、京瓷集團和KDDI的創辦人稻盛和夫(1932- )等。

金次郎的思想在國際上同樣備受關注。2003年,日中兩國研究人員創辦了「國際二宮金次郎思想學會」,在中國定期舉行研討會。在市場經濟迅速發展的中國,金次郎思想所提倡的道德倫理似乎顯示出其價值和魅力。(源引自曲阜師範大學網站

電影《二宮金次郎》中,櫻町居民歡迎金次郎從成田山新勝寺斷食修行歸來(©電影《二宮金次郎》製作委員會)
電影《二宮金次郎》中,櫻町居民歡迎金次郎從成田山新勝寺斷食修行歸來(©電影《二宮金次郎》製作委員會)

進入令和時代,故事片《二宮金次郎》(五十嵐匠導演)即將在日本上映。此前用功苦讀的少年金次郎形象在日本深入人心,而成年後為農村改革做出重大貢獻的金次郎形象,則是第一次出現在大銀幕上。

電影《二宮金次郎》著重刻畫了金次郎在櫻町施行的「報德法」。有著拜金主義和利己主義傾向的現代日本人眼中,金次郎的思想和行為大概會顯得十分特別吧。明治時期讚美金次郎的歌謠《二宮金次郎》伴隨著片尾字幕響起,並反復著「二宮金次郎是我們的榜樣」這句歌詞,讓年長者無比懷念。二戰後一度銷聲匿跡的二宮金次郎,終於又回來了。

二宮金次郎(尊德)-《尊德坐像》岡本秋暉繪(畫像提供:報德博物館)
二宮金次郎(尊德)-《尊德坐像》岡本秋暉繪(畫像提供:報德博物館)

參考文獻

  • 《你需要瞭解的二宮尊德》松澤成文著(PHP新書)
  • 《二宮金次郎的一生》三戶岡道夫著(榮光出版社)
  • 《二宮金次郎是誰》小澤祥司著(西日本出版社)
  • 《新教倫理和資本主義精神》馬克斯·韋伯著(大塚久雄譯,岩波文庫)

圖片提供:報德博物館(神奈川縣小田原市)

農業 江戶時代 歷史 經營 地方創生 偉人 澀澤榮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