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LGBT的現狀

LGBT,不為人知的一面

社會 社會性別・LGBTQ

2015年的調查顯示,LGBT在日本全國人口中的比重為76%,即平均13個人中就有一人屬於這個群體。我們對這1/13的群體了解多少呢?從事LGBT心理諮詢工作的精神科醫生針間克己先生為我們講述了這個群體的生活艱辛。

針間克己 HARIMA Katsuki

醫學博士。Harima心理診所院長。東京大學醫學系研究所博士課程結業。日本性科學會理事長。World Professional Association for Transgender Health(WPATH)會員。

對未來感到絕望的理由

幾個月前,自民黨籍眾議員杉田水脈投稿於《新潮45》雜誌,質疑日本「對LGBT過度支援」,而早在2015年網路電視節目「日出之國」中,他就曾發表了與文章內容類似的言論,聲稱「用國民的稅金來支援沒有生產力的同性戀,豈有此理?」。同時,他還曾笑著說「聽說同性戀的孩子們自殺率很高」,這種形象也和投稿一樣成為了問題。顯然,無論什麼人的自殺率偏高,都不應該加以嘲笑。譬如,正如下圖所示,性別焦慮人群的自殺相關行為經歷率偏高。

關於這個群體自殺率偏高的原因,針間醫生列舉了以下幾點:因青春期身體不斷發生變化而導致「彆扭感」日益劇增、無法對家人坦白自己的性嗜好、即使身在家中也感覺沒有立足之地的「孤立感」、在學校和社會上遭遇的「霸凌」。

「另外還有『戀愛』的問題。如果是女同志或者男同志,那麼戀愛對象也必須是同性戀,不然就會是沒有結果的苦戀。而跨性別者原本就很難談戀愛。即使成為了戀人,一旦要分手,對方往往會說『你終歸不是真正的(女人或男人)』,甚至有可能擺出一些當事人無能為力的現實來作為理由,譬如『不能結婚』、『不能生孩子』、『沒有未來』等。對於當事人來說,這些言辭將成為戀情無果後再次刺傷自己的第二把刀。」

觸發自殺念頭的理由並不僅限於這些外部原因。也有可能是當事人自己把自己逼上絕路。

「存在一種『內化恐懼症(phobia)』。譬如,如果電視上自己這樣的LGBT角色被刻畫得很噁心、被嘲笑,那麼當事人就會把這種形象內化,自己覺得自己是『噁心的東西』。而跨性別者可能會相信『輪回轉世』,認為只要重新投胎,就能變成真正的男性或女性,進而結束自己的生命。」

「還有,『缺乏活著的實感』也是自殺的一個原因,這普遍適用於整個LGBT群體。譬如,男同志明明喜歡男偶像,卻要假裝喜歡女偶像的樣子。如果是跨性別者,明明喜歡男性,卻要勉強自己裝出喜歡女性的樣子,或者反過來裝出喜歡男性的樣子,跟身邊的人談論戀愛的話題。或許大家覺得這些都是無關緊要的事情,但由於無法活出真正的自我,所以會覺得沒有活著的實感。如果要活出真實的自我,就會被歧視、被霸凌,如果要把自己偽裝起來,就體會不到活著的真實感受。這樣一來,就會對未來感到絕望。」

那麼,應該怎麼做才能避免絕望,活出真實的自我?

「現在已經和過去不同了,只要邁出一步,就可以在網上和夥伴建立聯繫。通過結交夥伴,至少能夠找到立足之地,能夠消除孤立感。同時,社會上也出現了越來越多公開出櫃,坦然活出真我本色的範本。他們和她們會為這個群體展示出美好的可能性——我們也可以擁有快樂生活的未來。因此,希望大家自動自發,活出自我,消滅歧視和霸凌。」

戀愛對象的無惡意曝光

然而,即使當事人因自身需要而選擇出櫃,也可能因戀愛對象而遭遇「被動出櫃」(未經出櫃本人的允許,戀愛對象擅自向第三方暴露其性取向和性別認同)。

「很少有人專門因為被動出櫃的問題來我診所接受心理諮詢。反過來說,這是經常發生的事情。選擇出櫃,總是因為某些理由。譬如,希望一吐為快、希望關係更加親密,如果是跨性別者,可能是希望出櫃後能被當作男性或女性來對待。因此,如果有認識的人向你出櫃,希望你能告訴他『你就是你,這一點不會變』,傾聽對方選擇出櫃的理由,並且不要告訴第三者。」

不過,據說如果是自己的戀人向你出櫃,那就必須分開來思考。

「異性戀也會跟好友分享『他對我告白了』這樣的話題。這種行為有時代表著當事人覺得告白是分量很重的東西,要想掩飾自己的羞澀,或者是出於彷徨的心理。從這個角度考慮就會發現,如果戀人向自己出櫃,還是非常重大的事情。正因為理解其中的分量,於是就可能會不自覺地產生希望和別人分享的想法。因此,要說這種曝光是否全都帶有惡意呢?其實也並不盡然。但對於被動出櫃的一方而言,會為戀人的這種做法感到深受打擊。甚至有可能把當事人逼上絕路。」

精神科醫生針間克己
精神科醫生針間克己

手術成為解決社會難題的手段令人恐懼

還有其他一些「無惡意」的問題。譬如,作為跨性別者,更改戶籍性別是在職場上被允許以本來的性別生活下去的最佳解決辦法。作為MtF的跨性別者(Male to Female,出生時是男性,現在以女性身分生活的人),如果戶籍上的性別也是女性,那在職場就可以使用女性洗手間和更衣室。但要想更改戶籍,(在日本)必須接受變性手術。

「但並不是所有人都願意做手術。手術刀切入身體很可怕吧?而正因為存在手術這種辦法,所以當事人會覺得只有手術才能解決問題。如果自己沒有接受手術,那麼就總會有一種『贗品』的感覺,所以在職場上也難以表達抗拒的主張。」

「相反,在職場也會形成一種氛圍,既然手術可以解決問題,大家就不會去包容沒有徹底解決問題的狀態。這樣一來,不願意做手術的人就會面臨無聲的壓力,仿佛大家都在暗示『趕緊去做手術啊』,進而陷入難以過上正常社會生活的狀況。手術已經變成了解決社會難題的一種手段,而不是為了跨性別者本人。這難道不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嗎?」

為了避免這種問題,我們能否稍微大氣一點呢?

「必須讓周圍的人理解一些事情,譬如,即使外表看起來是男性,但如果當事人自認性別是女性,那就可以使用女洗手間。公共洗手間可能比較困難,但在彼此多少有些了解的職場或學校,就應該沒問題吧。」

性取向和性自認應該得到尊重

現在在網路上,能夠看到一些和衫田議員投稿的主題類似的觀點,認為「LGBT的權利得到了過度尊重」。此外,文藝評論家小川榮太郎在導致《新潮45》停刊的2018年10月號上,撰寫了一篇題為「政治拯救不了『生活艱難』這種主觀想法」的文章,其中寫道「乘坐擁擠電車時,如果嗅到女人的味道,手就會自己動起來——恐怕這些患有色狼綜合症的男人所承受的困擾才是極其深重的吧。(中略)社會不應該保障他們觸碰的權利嗎?」。針間先生如是說。

「性取向和性自認應該得到尊重。但之所以限定為性取向和性自認,是因為也存在其他通過兒童性愛和暴力尋求興奮等將會侵害他人人權的性嗜好。即使是異性戀,猥褻和強姦行為也是不可饒恕的。當然,同性戀也絕不能在未經他人同意的情況下強行發生性行為。」

「不過,正如儘管存在一些強姦案例,但並不會導致所有異性戀都遭到否定一樣,即使一部分同性戀強迫過別人發生性行為,也不能完全否定同性戀。只要不要侵害人權,所有人種和宗教都應當得到我們的認同尊重。儘管世界上存在各種性取向和性自認,但道理都是一樣的。」

採訪、撰文:桑原利佳(POWER NEWS編輯部)

標題圖片:象徵LGBT尊嚴和LGBT社會運動的「彩虹旗」(TommyX/PIXTA)

多樣性 LGBT 性少數群體 性別認同障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