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強大的意志,實現做為「象徵天皇」退位:上皇陛下在老同學眼中的鮮活形象

政治外交 社會 文化 歷史

在激蕩不安的昭和時代落下帷幕之際繼承皇位,不斷摸索象徵天皇的理想狀態,始終堅持實現「生前退位」,這就是平成時代的上皇陛下。有一位老先生和陛下從幼稚園到高中都是同學,時至今日依然保持著交往,這位80年前相識的「老同學」向我們講述了陛下在他眼中最鮮活的一面。

5月1日新天皇即位,年號從平成改為「令和」。明治時代以後,國家制度上一直不允許天皇退位・讓位,從江戶時代的光格天皇退位算起,此次是日本202年來天皇首次「生前退位」。

這次為何能夠實現堪稱特例的制度改革呢?原因在於退位後成為「上皇」的陛下的強烈意願。

與新上皇陛下交往長達80年之久的明石元紹先生(85歲,第7任臺灣總督明石元二郎之孫子)就直接感受到了那份心情。從上皇陛下進入學習院幼稚園的時候開始,他便與其結為玩伴,後來又作為上皇陛下為數不多的同學,一同度過了從學習院小學部到高中部的歲月。

第7任臺灣總督明石元二郎之孫子・明石元紹先生
第7任臺灣總督明石元二郎之孫子・明石元紹先生

陛下的來電

2016年7月13日,NHK發佈獨家報導,透露出陛下的「生前退位」之意願。之後的8月8日,陛下親自發表了電視講話

「我已年逾80,在體力等方面有時也會感到種種局限。最近幾年,在回顧作為天皇的自身足蹟的同時,也開始對將來自己的應有狀態和職責展開了思考。

此前約兩週,陛下曾給明石先生打了一通電話。

「陛下在電話中語氣也非常沉穩,說話緩慢而清晰,他首先提到的是上皇后陛下。NHK的報導播出後,我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曾表示『皇后陛下身體欠安,天皇陛下一直很擔心,這或許是陛下希望退位的原因之一』。陛下對此有些在意,對我說:『明石,並沒有這一回事。如果大家都這麼認為,那就不太好了。』」

希望讓位成為「合理且永遠不變的制度」

據明石先生說,陛下接下來談起了退位之事。

「從他的語氣中我能感覺到,他希望大家了解自己的想法。他對我說,從很久以前就一直在思考讓位的問題,『回顧歷史,通過讓位實現天皇換代的例子不勝枚舉。我現在提出來,也並不是什麼駭人聽聞的事情』『希望它成為一種合理且永久不變的制度,而不是僅限於我這個時代的問題』。另外,針對維持天皇身分啟用攝政制度的做法,他以大正天皇為例,稱『擁護大正天皇的人和支持攝政(昭和天皇)的人之間出現了分化』,對此持否定的態度。我回憶的這些內容並非一字不差,但陛下所表達的大意就是這樣。當然,我聽出的意思是,陛下顯然希望在通過修改《皇室典範》出臺永久性制度的基礎上實現退位。」

然而,現實卻不盡如人意。知曉陛下的意願後,政府設置有識之士會議,加緊研究法律修訂問題。翌年,也就是2017年12月8日,內閣會議正式確定,「根據特例法,實現僅限於一代天皇的退位」。

「從個人角度出發,我對陛下懷有感恩之心,希望為陛下略盡綿薄之力,因此向政府相關人士轉達了陛下的意願,但政府的方針似乎一開始就已經確定了。不知道陛下本人對此作何感想。」

崇尚公平與公正

明石先生的祖父明石元二郎曾在日俄戰爭期間的諜報戰中大顯身手,後來擔任陸軍大將和臺灣總督,父親明石元長戰前任貴族院議員,擁有男爵封號。因為擁有這樣顯赫的家世,所以在正式進入戰時體制的1938年4月,他被選為就讀於學習院幼稚園的陛下的20名玩伴中的一人。高中時代,他與陛下還一同加入了馬術社團,經常交流切磋技藝,雖然大學時期各奔東西,但至今仍保持著親密交往。

「二戰後的國中時代,同學之間都以綽號相稱。當時,還是皇太子的陛下綽號為『茶豬』。這個綽號源於用來盛放蚊香的深褐色粗陶小豬。因為當時陛下經常運動,曬得有點黑。我們覺得和陛下親密無間地交往難能可貴,所以也就逐漸不再使用敬語了。關於綽號,感覺他本人是在喜怒參半的情緒中接受的。」

學習院高中部時代,和普通學生一起在清明寮宿舍過集體生活的繼宮殿下(上皇陛下,對面左起第二人)正在用餐。1949年12月
學習院高中部時代,和普通學生一起在清明寮宿舍過集體生活的繼宮殿下(上皇陛下,對面左起第二人)正在用餐。1949年12月

據說陛下的性格從那時起從未改變,他「痛恨謊言和誇誇其談,最崇尚的是『公平』和『公正』」。

「總之,他不願意自己被特殊對待,始終注重對任何人都要公正。比如,在學習院高中部期間,陛下曾擔任過馬術社團的隊長,騎馬技術無疑是一流的。有一次,周圍的大人們擔心他從馬背上摔下來,特意給他安排了一匹性格溫順的馬,而他卻說『自己是隊長,有責任騎乘掌握著勝負關鍵的重要馬匹』,毅然騎上性格最烈的一匹馬,並且出色地贏得了比賽。」

屈尊擠在簡陋的椅子上談天說地

據說即便是在畢業之後,每年例行舉辦的騎馬大會臨近時,他還會打電話提出建議:「能否讓規則更公平一些呢?你們看這樣如何?」。

另外,在皇太子時代,校友會集體種植櫻花時,會長準備了一塊寫著「皇太子殿下親手栽種」大字的牌子,他再三指出:「這不合適吧。明明是各位校友一起種的,怎麼能掛上我的名字呢?」得知翌年校友會仍然沒有改正後,他又一次以不滿的口吻表示「這樣真的不合適」。明石先生說:「陛下的人品正是如此。」

「在東宮御所一起打馬球(騎在馬上進行的團體競技運動)的時候,發生過這樣一件事。每到比賽間歇休息時,我們都要喝一點麥茶和紅茶,而陛下總是會招呼照顧馬匹的廄舍工作人員和東宮的年輕職員,讓大家一起圍坐在桌邊。有一次,運送馬匹的卡車司機心存顧慮地待在遠處,陛下一眼看到,便對人說『把那個人也叫過來吧』。於是,大家幾乎與陛下貼身而坐,擠在簡陋的椅子上興致勃勃地談天說地。」

追求理想的「家族」

回顧平成時代,陛下畢生都在摸索作為象徵天皇的理想狀態,並且向國民展示出「與民同在」的全新皇室形象。或許可以說,這種態度的根本思想,也體現在他本人的「家族觀」上。3歲零3個月時離開雙親昭和天皇和皇后陛下,在赤阪的東宮臨時御所由侍從撫養長大,陛下一直強烈地意識到「皇室家族理想狀態」的重要性。

「我認為陛下的意願不同於明治、大正和昭和時代,他希望自己組建家庭,經營夫妻生活,過上普通的生活。在他的意識中,認為只有這樣才能理解人的情感,我完全明白這種想法。」

明石先生繼續說道:「可以說,陛下不斷摸索從昭和天皇那裡繼承而來的『象徵天皇』的理想狀態,並且為了成為『人間天皇』而選擇了自己的生活。他與出身民間的上皇后陛下結婚,並且選擇了在皇室漫長歷史中沒有先例的『凡人的普通家庭生活』,和子女住在一起,親自撫養後代,實際上這一切都很好地體現了他的意願。但另一方面,也有人對此表示擔憂:如此注重個人生活,是否會偏離日本的天皇制度所要求的天皇形象,是否會被視為過著普通生活的普通人呢?想必陛下為保持這兩者之間的平衡歷盡了辛苦。」

與政權保持距離,開展政治無法實現的活動

熱愛公平與公正,珍視家人之間的情感——陛下的這些思想塑造了平成時代全新的皇室形象。明石先生在採訪最後說了這樣一番話。

「陛下的思想轉化為祭奠戰爭死難者和慰問受災民眾的一次次行程,塑造了皇室在國民心目中平易近人的形象。我認為,陛下在樹立皇室新形象方面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功勳。不過我希望今後不局限於此,而是能夠開展更多的活動。針對人權和外交等問題,和政權保持距離,站在特殊的立場上開展一些政治層面無能為力的活動。我想,這將賦予皇室繼續存在下去的意義。」

採訪、撰文:飯田守
編輯:THE POWER NEWS、nippon.com編輯部

標題圖片:天皇陛下和皇后陛下(當時)走進兒童控癌宣傳活動慈善音樂會會場,向人們揮手致意。一週後出現了流露「生前退位意向」的報導。2016年7月6日,東京都澀谷區(時事)

皇室 天皇 天皇退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