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和時代的《萬葉集》

年號的漢字文化圈——令和時代的《萬葉集》(1)

書訊 文化 歷史 社會

令和時代正式拉開了帷幕。不知各位對於新年號的出處《萬葉集》究竟了解多少呢?本專輯簡明扼要地為各位讀者講解日本這部最古老的詩歌總集。

初春令月
氣淑風和

初春の令【、】月にして
気淑く、風和【、】らぐ

新年號「令和」來源於以上文字,它出自於8世紀中葉成書的《萬葉集》第5卷《梅花之歌》32首詩歌的序文。經常看到一些錯誤的評論,說「令和」出自和歌,但其實這篇序文是用漢文寫的,大意是,時值新年吉祥喜慶之日,天氣晴好,風和日麗,觀賞到了美麗綻放的梅花。

因此,「令和」來自漢文,那種認為日本為了宣示擺脫中國的而特意從日本的典籍中選取了新年號的說法,可謂是愚蠢。迄今為止,我們一直是漢字文化圈中的一份子。日本確實是使用日語的國家,但同時我們也不應忘記,日本還是漢字文化圈中之一員。

日本原本沒有文字,是通過學習漢字,才得以將自己的思想流傳後世。也就是說,這篇序文也是漢文的一小節,於天平2年(730年)由九州大宰府中的某人寫下的。

序文是用漢文寫成的,那麼和歌是以怎樣的形式寫的呢?和歌只借用了漢字的讀音,用漢字的讀音來標記日語讀音。

烏梅能波奈 伊麻佐家留期等 知利須義受 和我覇能曾能尓 阿利己世奴加毛

梅の花
今咲けるごと
散り過ぎず
我が家【へ】の園に
ありこせぬかも
(少貳小野大夫、卷5之816)

梅花
盛開之後不要飄零
此時風情最宜人
在我家庭園裡
綻放到永遠

用漢字標記日語的讀音,這就是「萬葉假名」。母語為日語者用中國的漢文書寫,和他們用英文寫文章是一樣的。可以表達意思,但微妙的心情卻很難傳達出來。而只借用漢字的讀音來書寫,雖然容易表達心情,句子卻會變得拖沓冗長。至少在過去的1300年間,人們始終未曾擺脫這一困擾。這是日語書寫形式的一個古老而嶄新的課題。《古事記》的撰寫者太安萬侶也在序文中詳細論述了這個問題。

這是利用漢字記錄母語的國家和地區難以擺脫的「宿命」。

日本如今採用的形式是,漢語詞儘量用漢字標記,將漢字摻和在日文的平假名中,兩套符號混合使用。韓國採用的也是同樣的方式,不過曾經有某一時期傾向於只用韓文書寫,但現在正在逐漸恢復漢語詞摻和在韓文中的書寫方式。

在確立本國語言的書寫方式時如何借用漢字,可以說這是日本和朝鮮半島國家共同面對的課題。廣義地講,是漢字文化圈最東邊兩大國家的事情,而不僅關乎日本一國。我經常對學生說,在比較文化研究領域,最重要的實際上是同為漢字文化圈的日韓兩國。

標題圖片:官房長官菅義偉宣布新年號為「令和」(時事)

中國 日本 令和 萬葉集 書訊 大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