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鳳的新世紀社會提案

唐鳳的新世紀社會提案:在政府內的「公民黑客」培育術

國際 文化 科學 技術 臺灣香港

在唐鳳成長的過程中,她學到NGO組織「分享、協作及貢獻」的文化,並且成為一個關心公共事務的公民黑客。2016年前,她曾經擔任歐洲的巴黎市政府及巴塞隆納市政府的數位科技顧問,把創新的市政思維帶入政府裡。2016年進入台灣內閣後,她也帶入這樣的DNA,激勵年輕公務員重新思考工作,用遊戲化的科技改變政治,嘗試學習運用新技術與人工智慧,把這些原本政府提供的舊業務,做得更好、更快、更公平,為政府注入創新的氣息。

非搞破壞、而是專注創新的公民黑客

台灣總統蔡英文曾在2020年的總統盃黑客松大賽上說過:「你的創意,真正會帶來政府政策的改變,一起讓臺灣永續發展!」

2021年3月20日,是臺灣最大的公民黑客組織g0v,每兩個月的黑客松(Hackthon,黑客們的線上提案馬拉松)。這一次的黑客松中,一位來自行政院(類似日本內閣)農業委員會的公務員站在台上提案。

這位公務員名為陳振宇,在京都大學(2014年)修得博士後,返回台灣公務部門服務。他是土石流專家,現在已經是公務部門的主管了。

「我們現在想要為台灣的地圖建立『歷史影像平台』,讓地圖上的地名,可以連結到此地過去發生過的環境災害,例如土石流、地震、風災等,這需要大家幫忙上傳照片,及協助GPS定位。」他在大螢幕上投影出巨幅的台灣衛星地圖。

陳振宇並且提到,目前收集到的地景照片,共有4.2萬張,但還有7400張還沒有定位。另外,還有台灣紀錄片導演願意分享過去多年,勘察台灣環境所拍攝的10萬張照片,「但這些都需要人手幫忙。」這位熱血公務員,用規定的短短3分鐘,在黑客松裡招募願意幫忙的人。

公務員出現在民間的公民黑客組織,並不是第一次。自從2012年創立之後,這個網路組織向來有公務員上台提案。一直到現在,這樣的連結仍然緊密。

在2021年3月黑客松上提案的陳振宇。(陳振宇提供,出自台灣歷史影像平台
在2021年3月黑客松上提案的陳振宇。(陳振宇提供,出自台灣歷史影像平台

公民開始成為政府獻策一部分

透過黑客松活動,唐鳳可以將更好的政策解決方案提供給台灣政府,做好橫向溝通工作。(台灣總統府提供)
透過黑客松活動,唐鳳可以將更好的政策解決方案提供給台灣政府,做好橫向溝通工作。(台灣總統府提供)

同樣來自台灣的數位政委唐鳳,在2016年進入內閣工作之前,始終維持著公民黑客(civic hacker)的身分。所謂的公民黑客,就是針對現有的公共政策議題,導入資訊科技解決方案的專家。一般來說,雖然公民黑客本業通常跟資訊科技有關,但都是在上班以外的時間,額外付出時間志願進行服務。

2013年,唐鳳轉換生涯,變成蘋果公司及Socialtext的顧問。也在這一年,她在好友,同為程式設計師的高嘉良邀約下,加入台灣最大(全世界第三大)的公民黑客組織g0v。

高嘉良是g0v的創辦人之一,他認為全世界的政府,網域名稱都是gov,而g0v把o換成0,有著「從零開始思考」政府功能的意思。這是一個非營利組織,所有成員也都是無償地參與。

該組織固定會舉辦黑客松,「黑客松就是把『黑客』和『馬拉松』結合起來,針對一個特定的問題,一群黑客像跑馬拉松一樣,運用一段密集而完整的時間,團隊協作,找出解決方案。」唐鳳說。

唐鳳還補充:「g0v像是優化政府服務的外掛存在,也就是說,對於政府提供的服務,若是有不夠即時、公開的項目,g0v會先試著在政府外部,運用資訊科技的專長,解決這些問題。如果這樣的解決方案,政府覺得不錯,那就可以直接無償地拿去用。」

2020 年,台灣因應疫情而產生的口罩地圖,獲得極大回響,其實就是g0v工程師吳展瑋首先開發出來,後來由唐鳳向他徵求而得到的解決方案。

用遊戲化的科技改變政治

「2013年我開始參加g0v,這裡隨時都有幾千人在這個線上社群中,討論如何參與更多公共事務。」從那時至今,唐鳳都一直是g0v裡面的指標人物之一。

「在這裡,每個人都可以發起一個新專案,或是把別人的專案,發展出新的方向。所以g0v常說自己是一個社群,這個社群做的是公民科技。什麼是公民科技?就是運用新興的科學和技術,來參與關乎眾人的公共事務。」

回顧2013年的台灣,政治與科技領域兩種專業完全無法一起討論。唐鳳回憶說,過往在網路世界號召網友在實體世界行動,常常會有「萬人按讚 ,一人到場」的尷尬狀況。

但是g0v改變了這樣的狀況。雖然當時g0v是一個新興的網路非營利社群,因緣際會,卻吸引了三個領域的專家加入,包括:懂資訊科技的專家,懂公民媒體的專家,以及懂社會運動的專家。

「所以 g0v的朋友就想出了各式各樣有趣的方式,來參與台灣的政治議題,」唐鳳說。g0v早期最著名的專案之一,是「把政治獻金透明化」的行動。是g0v的成員王向榮,在2014年內部黑客松提出的專案。唐鳳身在g0v中,親眼見證並參與了「一般公民以遊戲化的樂趣,參與政治改革」的歷程。

唐鳳說,在台灣,所有選舉中的候選人,都必須對監察院(台灣的監督機構)公開政治獻金的金額:「監察院是一個獨立於立法、司法之外的機構。任何人在競選時,他的收入和支出,都必須讓監察院知道。

然而,那些資料都沒有在網路上公布出來。人民必須走進監察院,用裡面的設備列印這些密密麻麻的表單紙本出來,而這些紙本上面蓋有監察院的浮水印,一般人沒有辦法用電腦數值分析,來處理這些資料。」

透過各式各樣專案,唐鳳成功地將政治議題結合大眾參與,從外交到內政,大家都能對政府提出建言。(台灣外交部提供)
透過各式各樣專案,唐鳳成功地將政治議題結合大眾參與,從外交到內政,大家都能對政府提出建言。(台灣外交部提供)

結合網民 監督政治獻金

過去既然不能用電腦分析政治數據,就無法監督,造成出現政治不透明。

所以,g0v的成員中,有人親自去監察院把資料列印出來後,用程式切割每一個表單上的空格數字,然後在網路上外包給大家輸入一個空格。

結果在短短24小時內,就有超過10000個貢獻者,輸入2637 頁資料,把309666筆資料輸入完成。唐鳳笑說,這是用OCR(Otaku Character Recognition), 也就是「阿宅的宅力辨識」完成的。

「在以前,政治獻金無法用視覺化的方式讓大家知道,但g0v做出一個新的示範。縱使每格數字,都有3個g0v的人看過,但還是有監察院的人質疑:『這個資料不能保證百分百正確』。所以,g0v的朋友寫信給監察委員說:『既然如此,你就在網路上開放這些政治獻金資料,這樣就不用擔心資料輸入錯誤了。』」

在2016年,唐鳳進入內閣擔任政委,她也帶入公民黑客的視野和抱負。經過一番努力,2018年在市長和市議員選舉前,監察院就開放了完整的資料,讓民眾和記者都可以做分析。

「g0v的成員一分析起來,不得了,原來在競選期間,候選人買FB廣告的收入,在政治獻金的預算都沒有申報。」唐鳳說

「因為台灣法律規定,外國人不能捐政治獻金,也不能買社群媒體的廣告為特定人選助選。如果社群媒體的廣告預算沒有透明,有心人就可以繞過政治獻金的法律,來操控台灣的選舉。」唐鳳表示,後來監察院跟g0v就拿這些資料跟國外的社群媒體(例如臉書)談判 ,希望他們能有即時的廣告揭露。

跟後來口罩地圖的案例一樣,這次也是社會部門(g0v)針對問題,先想出一個新做法,然後向政府請願說「這個新常規的正當性,大過政府現有的。」得到政府同意後,再去跟私部門反應。

雖然政府並沒有通過法律制裁臉書,但是,臉書決定在2020年台灣選舉那一年,揭露了相當於政治獻金的競選廣告。唐鳳回憶這段歷程說「我們g0v的成員也發現,在這樣的透明下,沒有人敢做不實的宣傳。」

為年輕公務員,開啟由下而上的創新

透過定期舉辦黑客松活動,讓黑客與官方們之間的距離愈來愈近,圖為唐鳳(左三)與台灣總統蔡英文(左四)在2020年參加黑客松。(台灣總統府提供)
透過定期舉辦黑客松活動,讓黑客與官方們之間的距離愈來愈近,圖為唐鳳(左三)與台灣總統蔡英文(左四)在2020年參加黑客松。(台灣總統府提供)

在2016年進入內閣工作之前,唐鳳因為不滿35歲,且具有科技專長,進入行政院擔任政務委員的「見習顧問」,因此有機會受邀到政府的公務員訓練中心擔任講師。她有好幾次對各部會課長級的公務員分析未來的數位科技,如何影響政府的工作。可以說,這是她與公務員生態圈的正式接觸。

唐鳳進入內閣擔任數位政委後,她把g0v的提案精神和團隊協作的模式,帶入政府裏。換言之,她是把「公民黑客」的靈魂,注入了政府的框架中。

最能實踐她想法的,就是每年一次由總統府舉辦的《總統盃黑客松》。唐鳳說,「總統盃黑客松會鼓勵政府所有部門的公務員,針對現有的問題,跨部會合作。透過這樣的連結,讓跨部門的資料可以整合,達成資料治理。」

身為資深的公民黑客,唐鳳熟悉黑客松的魅力。她向蔡英文總統分析「總統盃黑客松」可以達成的效果:如果政府能夠開放資料流通,將有助於推動數位經濟,促成大數據與AI人工智慧產業的發展。從2018至今,總統盃黑客松每年舉辦一次,每一屆都有100組以上的參賽隊伍,為期半年。

唐鳳其實是把總統盃黑客松,視為是一個讓政府服務創新的機制,鼓勵公務員由下而上的創新。參加的公務員有很多是年輕人,他們長期在基層,知道民眾現在需要什麼新服務。所以,這些黑客松得獎的作品,像基層公務人員的許願池,他們期待從下而上的創新,也希望自己部會的長官支持。

「因為政府預算也會支持這些得獎的作品,而且會把這個提案列入整個部會的績效考核,所以,在下一年度政府的施政計畫裡面,這些都會變成國家政策。」唐鳳有點頑皮地說道。畢竟,再好的點子,如果沒有辦法變成常態的政府服務,一切都是枉然。

這些總統盃黑客松隊伍提出的社會創新議題,有的意在提高社會安全,有的鎖定照護弱勢族群,有的針對現有的服務提高效率。每一個隊伍,嘗試學習運用新技術與人工智慧,把這些原本政府提供的舊業務,做得更好、更快、更公平。

這些由唐鳳帶入的公民黑客DNA,對於保守的公務體系究竟能帶來多大的影響,或許還需要多一點時間觀察。不過,在扮演「備用政府」角色的g0v社群中,每兩個月一次例行的黑客松提案中,總是有公務員提案,徵求幫手。由此看來,這兩邊的交流,應該會愈來愈找出彼此的默契吧。

標題圖片:出席2020年9月1日「數位社會創新」活動的唐鳳(前排左四)與所有研討會出席來賓合影。(台灣外交部提供)

台灣 科學 臺灣 技術 唐鳳 黑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