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臺灣扎根的日本人系列:「似曾至此」命定之地的吉他求道者——吉他手・大竹研

文化 娛樂 音樂 臺灣香港

大竹研 ŌTAKE Ken

千葉縣四街道市出身,高中時開始自學吉他,就讀學習院大學期間決意成為專業吉他手,拜布川俊樹、津村秀明為師。2003年協助沖繩音樂界的平安隆演出時,在臺灣「流浪音樂祭」結識了客家詞曲創作歌手林生祥,之後與林生祥數度攜手合作演出,2010年與貝斯手早川徹一起正式加入生祥樂隊。除此之外,也多次與萬芳、張惠妹等臺灣巨星同臺演出,目前已是臺灣音樂界首屈一指的吉他手。

大竹研粉絲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DaZhuYanKenOhtake/

拜師學藝,接觸並吸收各類音樂

一直到國中為止大竹研都是個棒球少年,即便小學時學過鋼琴,他對音樂的世界仍算不上熱衷。直到國中二年級那年聽了長渕剛,才開始投向音樂的懷抱,後來又受到Boøwy布袋寅泰的演奏所震撼,就此沉迷於吉他。

「我把升高中時收到的入學賀禮,也就是YAMAHA的民謠吉他拿去跟同學交換,換來FERNANDES的電吉他,就這樣迷上了槍與玫瑰、范海倫等重搖滾。」

不過,大學加入輕音樂社後,他也開始接觸各類音樂,包括爵士、HIPHOP等等。大學三年級時,下定決心要當專業吉他手,便向爵士吉他手布川俊樹拜師學藝,在學吉他之餘也協助布川處理大小事務。大學畢業後,兼差電話總機的打工貼補生活費,堅持不放棄吉他手的夢想。後來,1999年布川發表新專輯展開巡迴演出,大竹首次以吉他手的身份站上舞臺。

大竹從另一位老師,吉他手津村秀明身上,學習古典吉他、民謠吉他、音樂理論等各項知識。因為他強烈地感受到,身為一名專業吉他手,必須從頭徹底認識吉他這種樂器才行。已累積不少實戰經驗的大竹,就像「海綿吸水似地」把津村的教導吸收內化。

恰巧在這前後,大竹得知有位藍調吉他手叫TOMO FUJITA,在美國波士頓的伯克利音樂學院(Berklee College of Music)執教,遂立定志向要去伯克利留學。在津村的鼓勵之下,他辛勤地攢下生活費,打工賺取資金,終於獲得機會於2002年5月起,以獎學金學生的身份到伯克利留學。在成行前一年的2001年秋天,他先前往波士頓學習兩個月的外語,也兼熟悉環境。這一切看來如此順利圓滿,然而,大竹卻沒有去成伯克利音樂學院。

大竹研(山下民謠提供)
大竹研(山下民謠提供)

參加臺灣音樂祭,結識林生祥

大竹在2001年12月底回到日本,前往吉他師傅川畑完之的吉他工房「Kanji」拜訪,「Kanji」是TOMO FUJITA與大竹都很喜歡的吉他品牌。在那裡,大竹遇見了一名男子,他是與美國藍調吉他手Bob Brozman也有交情的沖繩音樂家平安隆。眼看著即將於隔年2月進入伯克利就讀,此時,大竹卻收到了平安隆的邀請,找他一起合作表演。

「他跟我說就算去了美國,也只有英文會變好而已。事實上我才剛於前年結束遊學返國,心中確實有些疑慮,不確定這樣子升學是否對自己的吉他手生涯有助益。」

大竹當場接受了邀請,從那一刻開始,大竹的留學計劃便告落幕。接下來的日子裡,以東京近郊的沖繩居酒屋為中心,展開了一年演出超過200場表演的瘋狂歲月。平安隆把節奏感的重要性徹底灌輸給他,而他也透過這樣的實戰經驗,學到了要以專業吉他手的身份賺錢有多艱難,而與現場聽眾互動交流又有多重要。

大竹研(山下民謠提供)
大竹研(山下民謠提供)

2003年10月,平安受邀參加臺灣的「流浪音樂祭」。在這之前,平安出席國際性表演活動時,多半會找Bob Brozman搭擋演出,但在這場活動裡他卻帶了大竹同行。大竹的演奏獲得其他演出者與臺灣聽眾讚許,而在這場音樂祭編排的小單元中,林生祥也與平安、大竹站在同一個舞臺演出。林生祥是一位創作型歌手,他以故鄉高雄縣美濃鎮(今之高雄市美濃區)為據點,用自己的母語客家話撰寫富抒情性的歌詞,歌詠他對鄉土的溫情。與大竹等人同行的吉他師傅川畑立刻感受到,林生祥與大竹的音樂具有相當高的親和性。不過當時大竹覺得他這輩子不會再有機會見到林生祥,遂就此與臺灣作別。

沒想到,當林生祥敲定將參加2005年德國Rudolstadt音樂祭活動時,擔任林生祥經紀人的大大樹音樂圖像(Tree Music & Arts)的鍾適芳,邀請平安與大竹一同前往德國。後來大竹數度接到鍾適芳的邀請,與林生祥數度合作演出。

與此同時,隔年2006年2月,大竹決定與4年來共享甘苦的夥伴平安隆道別。2個月後,臺灣「客家桐花祭」中林生祥的場子裡,再次看見了大竹的身影。林生祥於同年8月發表的新專輯《種樹》中,大竹也以吉他手的身份參與所有錄音工作。這張作品後來掀起話題,因為在隔年,有臺灣葛萊美之稱的「金曲獎」評選中,《種樹》獲得了最佳客語歌手獎與最佳客語專輯獎,但林生祥卻提出異議,認為不該以語言和「族群」區別音樂,而在頒獎典禮上婉拒了獎盃。

就這樣,7年來大竹在家人所在的日本與臺灣之間往返,持續參與林生祥的演出活動、協助唱片錄音。同時他也和大學音樂社團的夥伴與戰友,貝斯手早川徹,雙雙成為林生祥的樂團「生祥樂隊」正式成員。2011年,大竹完成了自己的第一張單獨專輯《似曾至此(I Must Have Been There)》,2013年又以生祥樂隊的一員,推出首張獨立製作專輯《我庄》。之後,大竹在同年秋天,將人在日本的妻子接來,正式於臺灣落地生根。

林生祥(中央)、大竹研(右)以及團員(山下民謠提供)
林生祥(中央)、大竹研(右)以及團員(山下民謠提供)

參與並活躍於各種音樂錄製與現場演出,在臺灣發光發熱

那一年《我庄》奪下了另一個臺灣重要音樂獎項「金音獎」的最佳專輯獎、最佳樂手獎(六弦月琴、林生祥)、評審團獎三項殊榮,一口氣打響了生祥樂隊在臺灣主流音樂圈的名號。除此之外,2017年榮獲臺北電影節首獎作品《大佛普拉斯》,其配樂亦由林生祥操刀,由大竹參與編曲、演奏的片尾主題曲《有無》,也榮獲了「金馬獎」最佳原創電影歌曲大獎。

大竹研參與的音樂專輯(大竹研攝影)
大竹研參與的音樂專輯(大竹研攝影)

與生祥樂隊的活動並行,大竹與早川兩人,再加上鼓手福島紀明合組了爵士三重奏「東京中央線」,於2014年開始活動。他們的演奏自由不受拘束,於臺灣演出或至香港巡演時,都替當地聽眾帶來嶄新驚艷的感受。後來,鼓手福島也在2015年加入了生祥樂隊。

2018年時,大竹參與製作他的弟子陳彥伶推出的迷你專輯《Born To》,而除了樂團活動與協助其他音樂人演出外,一年來他以一把吉他辦了約30場獨奏會,踏遍臺灣各地。一路上受到諸多先賢照顧的他,也開始提攜後進,向來總在樂團裡扮演好配角的大竹,如今開始站上主角的位置。不單如此,睽違10多年的光陰後,大竹終於在「臺北爵士音樂節」的舞臺上,與平安隆再次共同演出。有一些音樂,需要時間才彈得出來,而大竹透過彈奏吉他,放開心懷享受與恩師重逢的喜樂。接下來,平安在臺灣錄製的新曲《雲遊》將於2019年3月底在臺灣發售,並已敲定將於日後在日本發行。這是大竹為了平安製作發行的作品,自兩人初識後相隔16年,大竹透過製作專輯這個最美好的形式,終於得報師恩。

樂評說,大竹的吉他像是無色透明的清水,或者芳香甘醇的單一純麥威士忌。不論是哪種風格的音樂,或是具有特色的音樂人,大竹都能自在變幻風貌與之搭配。這就是大竹的吉他最大的特色以及魅力。那麼接下來,大竹的目標是什麼呢?

「一輩子貫徹音樂人的身份,讓自己的名字能登上『招牌』。我希望能永遠用吉他自我對話,不斷叩問『我為何者』,並自我砥礪。」

現在的大竹,身上彷彿散發著求道者般的風骨。先是平安隆的指引,後由林生祥接棒寫下的緣分,讓大竹在臺灣落地生根。正如同他的獨奏專輯『似曾至此(I Must Have Been There)』所言,這裡就是他的命定之地。

大竹研(山下民謠提供)
大竹研(山下民謠提供)

標題圖片:大竹研(山下民謠提供)

日本 臺灣 音樂 流行音樂 搖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