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流行音樂的無限魅力

文化 娛樂 臺灣香港

羅大佑「原鄉」,接觸臺灣流行音樂的起點

我從事介紹華語圈音樂的工作已近30年,起初受邀前往的地方,便是臺灣。1980年代,我狂熱著迷於席捲全球的世界音樂浪潮(World music),私心最愛騷莎(Salsa),時常前往其誕生地紐約觀賞現場演出,就是在那時,唱片公司邀請我前往臺北,當時覺得臺北好像波多黎各(騷莎是由紐約的波多黎各人所創造出來的音樂),總之,我身為音樂介紹人,逛了唱片行並買了幾張店家推薦的唱片回去聆聽。

其中,有一張音樂創作人羅大佑的專輯《原鄉》。1991年發行,聆聽後讓我大受衝擊,於是想進行專訪。

雖說如此,卻毫無頭緒,不知如何著手進行,想起當時在滾石唱片的張培仁(Landy Chang),他曾經帶藝人參加東京的音樂祭,我在活動結束後的慶功中,曾經和他打過招呼。當時看了他的名片,腦中浮現「啊!他和羅大佑同一家唱片公司,我真好運!」Landy之後創辦自己的公司,以Simple Life的概念舉辦音樂節,非常成功(目前中國有3個地方舉辦),後來還成立誰都能上傳自己作品、公開發表的網站streetvoice.com(很多人在此成名),此外也營運(位於臺北中心區域華山的)音樂展演空間Legacy――也有許多日本音樂人在此演出,對於臺灣音樂界有很大的貢獻。

我拜託Landy幫我交涉羅大佑的專訪事宜,當時羅大佑在香港有錄音室,詢問我是否能前往香港。當時年輕富有行動力,回覆當然沒問題,即刻啟程前往香港。

一頭栽進臺灣音樂的世界

羅大佑和我在錄音室會面,突然開口對我說,我是客家人。欸?這?到底什麼意思?因為想要好好地訪問關於音樂的事,而準備了很多問題,我卻一開始就語塞,無法順利展開訪問。但羅大佑仍繼續說明…目前有中國、香港、臺灣這三個華語文化圈…這個地區的政治狀況是這樣…臺灣除了閩南人之外還有客家人和原住民…臺灣還分外省人和本省人…等等,邊畫白板邊幫我上課,就像老師一樣,對我悉心解說、指導。

羅大佑(筆者提供)
羅大佑

接著,他提到收錄在《原鄉》專輯裡的歌曲〈火車〉的音樂影片(精彩絕倫!),當時在火車裡拍攝,那火車所行走的,正是日本統治時期所建造的鐵道路線,日本雖然將臺灣當作殖民地,但同時也進行了基礎建設…。課程長達3個小時,在香港那間冷氣很強的錄音室裡,我雖然凍得嘴唇發青,但覺得太有趣了,非常感動。

此後,我突然覺得臺灣非常有趣,於是常常造訪臺灣。某次,Landy提到他要成立一間唱片公司,名稱是魔岩(Magic Stone)唱片。他說:「北京有真正的搖滾,我想出他們及臺灣的真搖滾的唱片。」實際上,魔岩也發行了北京頂尖搖滾樂團(唐朝、黑豹、竇唯等等)的專輯,讓我接觸到那些在嚴格限制下的北京音樂人,持續創作演奏搖滾樂,強韌有力又極具個人風格。

接著,回到臺灣。1987年解嚴,音樂人開始將自己的身份認同表現在音樂之中,那真是多采多姿,饒富趣味,其中許多音樂人都是出自魔岩。

演唱臺語流行音樂的熱門歌曲「向前走」,之後深入電影配樂製作的林強;以帥氣的臺客搖滾,從小型live house到3萬人規模的現場演出完全制霸的搖滾之王伍佰;還有盡情地以逗趣怪奇風格諷刺社會的豬頭皮;優美歌聲被擷取混音到亞特蘭大奧運主題曲中的原住民歌手郭英男(Difang);以時尚流行風格,讓人見識到電子音樂趣味的BABOO;臺灣嘻哈音樂的王者MC HOTDOG;以特殊嗓音展現個人風格的楊乃文(Faith Yang);行事風格深受眾人愛戴,外表纖弱而內在堅韌的陳綺貞(Cheer Chen)等等,盡享臺灣流行音樂的豐富多元。

其實在1990年代前半,香港的明星藝人在臺灣擁有壓倒性的人氣,但那個時代的臺灣音樂有一股強健又豐厚的氣概,總而言之,無論是哪個作品,全都發散著一股壓倒性的臺灣味。

五月天(左)和  周杰倫(右)之專輯
五月天(左)和  周杰倫(右)的第一張專輯

接著,1996年12月原住民流行歌手張惠妹登場,超級樂團五月天(MAYDAY)也在1999年出道;2000年則有華語音樂圈第一人的周杰倫(Jay Chou),登上了音樂舞台。他們的成功讓臺灣流行音樂席捲整個華語圈。

F4因電視劇在日本造成的盛況

提到臺灣的演藝娛樂圈,一定不能忘記F4的存在。改編自日本漫畫《花より団子》的電視劇《流星花園》在全亞洲爆紅,讓擔綱主演F4的4名男性在一夜之間,成為超級巨星;2002年,F4在香港紅磡體育館(在華語圈中近似日本武道館的地位),舉辦專屬演唱會。

《流星花園》(臺灣版DVD)
《流星花園》(臺灣版DVD)

「流星雨 METEOR RAIN」(日本版專輯)
「流星雨 METEOR RAIN」(日本版專輯)

F4舉行演唱會的前一天,在萬眾雲集的記者會上,最後依地區別進行小型的記者會,「香港媒體!」、「新加坡媒體!」招呼聲一起,該地區的記者就會進入房間。等到後來,我覺得人都快散場的時候,裡面終於傳出一聲「日本媒體!」我想,啊!輪到我了,於是和朋友一起進入房間,結果只有我們兩人。在他們面前坐下,滿懷歉意地說:「日本媒體的人數比F4的成員還少,真是不好意思!」接著便開始訪問。其後,電視劇《流星花園》於2003年在日本播放,2008年,F4在橫濱體育館(横浜アリーナ)和日本武道館各舉辦為期2天的演唱會,在大阪城音樂廳(大阪城ホール)則舉辦為期3天的演唱會,全都圓滿落幕,獲得成功。在臺灣音樂圈內,至今只有他們能在日本舉行如此規模的現場演出。

盧廣仲等年輕歌手在日本點燃臺灣音樂熱潮

那麼目前臺灣流行音樂的狀況又是如何?首先必須提到的是,近幾年來日本人對於臺灣的親切感持續上升的整體變化。走在東京街頭,臺灣飲料店隨處可見,多到讓你覺得這也太誇張了吧,而年輕女性則在店門口大排長龍;網路上也可以找到許多「推薦東京臺灣飲料店」的報導文章;走進書店更有許多介紹臺灣的書籍,不僅臺北和臺南,連專門介紹臺灣東部的旅遊書,全都一應俱全。「喜愛臺灣」的風潮日盛,我認為臺灣流行音樂要進入日本市場,變得更加容易。

此外,對於日本音樂人而言,將臺灣當作巡迴演出的一站,進行現場表演,已如家常便飯。根據臺灣人的說法,感覺好像每週都有日本藝人在臺灣演出。

當然,臺灣流行音樂還未讓人見到在日本暢銷熱賣的成功實例。但日本公司見識到臺灣藝人的獨特魅力,開始和臺灣的經紀公司建立合作關係、展開具體活動的地方逐漸增加,有鑑於此,或許可以懷抱著些許期待,在不遠的將來,會出現新的變化與動向。

有一位名為盧廣仲(Crowd Lu)的歌手,同時也身兼詞曲創作,這位藝人出身臺南,音樂同時展現出深厚的臺灣元素與西洋樂風,深深地打動我的心,讓我覺得他在日本應該也會大受歡迎。我詢問身邊的音樂圈人士,覺得盧廣仲如何?聽過他的音樂後,大家的評價都很好。如同心電感應一般,從去年起日本的 Y's connection成為了盧廣仲在日本的經紀公司。

盧廣仲(筆者提供)
盧廣仲

盧廣仲從2008年出道發行首張專輯時,音樂才能即獲高度讚賞,其後主演2017年的熱門電視劇《花甲男孩轉大人》(日本版名為《お花畑から来た少年》),首次展露的演技廣獲好評,榮獲金鐘獎――被稱為臺灣的艾美獎――的最佳男主角獎。這部電視劇的主題曲亦由他一手包辦,〈魚仔〉現在已成為臺灣最受喜愛的歌曲。

正因如此,盧廣仲不太有機會來到日本。但因為日本有接洽單位,即使不在日本也能進行宣傳活動,到了2017年僅容納400人的現場演出,在2018年成長為千人規模的場地,門票全數售罄,更在Billboard Live TOKYO(ビルボード東京)追加演出場次。

臺灣樂迷的熱情蔓延至日本,日臺串連更加值得期待

Live House「月見ル君想フ」在東京和臺北兩地都有表演場地,臺灣音樂人非常頻繁地前往東京的場地演出,而臺北的場地也會舉辦日本人的表演。主辦人著手推動二地音樂人的巡迴演出――包含中國,也很積極發行臺灣音樂人的CD唱片。

最近出現了一個有趣的現象,2018年臺灣最受年輕人歡迎的樂團草東沒有派對(No Party For Cao Dong)在東京舉辦現場演出。雖然他們可以說完全未在日本造勢宣傳,門票卻瞬間賣完。演唱會當日,一到現場發現很多年輕人從臺灣遠道而來。最近出現了這個新趨勢:到日本觀光旅遊,順便聽喜愛的樂團演唱。五月天的情況也是如此;截至2018年,在日本武道館為期2天的演唱會門票,全部售罄,2019年4月在大阪城音樂廳也將舉行2天的演唱會。在披頭四曾登臺演出的日本武道館舉行演唱會,對他們來說富有特殊意義,而來自華語圈的樂迷,讓這件事成為可能。

草東沒有派對(筆者提供)
草東沒有派對

臺灣現在仍持續產出優質的音樂,可說是華語音樂圈的聖地,但中國同時也陸續出現極富才華的年輕音樂人,臺灣的音樂圈人士曾說,再過5年,就不知道狀況是否還能像現在一樣。此外,臺灣有音樂人活躍於整個華語音樂圈,同時也有公開支持臺灣獨立的音樂人,因此無法(或是拒絕)在中國進行音樂活動。

臺灣雖然小,卻能產出如此豐厚多樣的音樂樣貌,而我們日本人該如何與臺灣來往交流?若能深入思考,便能在其中看見臺灣對岸的巨大市場中國大陸和華語圈的整體面貌。

標題圖片:盧廣仲

臺灣 音樂 香港 流行音樂 中華圈娛樂產業 搖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