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榕樹之家」看見沖繩與離島民眾的「國際交流」

社會 生活 醫療健康 國際交流 臺灣香港

旅行時突然臨盆的臺灣孕婦在沖繩產下一子

2017年3月,一位挺著七個月肚子的臺灣A孕婦,於赴沖繩蜜月旅行時突然臨盆,後來在各方相助之下募得多達2000萬日圓的善款,引起一番討論。由於A沒有投保所需保險,所以包括付給醫院的款項、住宿生活費用等在內,共需支付800萬日圓左右的金額,於是琉球華僑總會(張本光輝會長)遂帶頭發起募款的成果。A生下長子後,就跟丈夫一起住進醫院附近的住宿設施「榕樹之家」,一直到返臺為止,她們在這裡度過了兩個月時光。這座機構的目的是為了幫助罹病或身負殘疾的孩子還有孕婦與其家人,需要的人能以低廉的費用留宿。

原本這裡只預期會有從沖繩縣內離島或偏鄉來的人使用,結果從其他府縣市或國外來的入住客也不少,令人體會到整個社會邁入國際化的程度,已擴及日本各個角落。

外國觀光客不斷增加,為了填補勞動缺口,對外籍人士的依賴也漸形高漲,在這樣的日本社會環境之下,「榕樹之家」能為我們帶來什麼樣的啟發呢?

為支援兒童醫療及所需之人的設施「榕樹之家」

高橋朋代住在距離沖繩本島400多公里遠的石垣島上,她在2017年3月到4月間帶著兒子琉太入住「榕樹之家」時,結識了A夫妻。雙方的溝通要靠漢字筆談,再加上手機翻譯APP,但她們仍彼此熟稔起來,會一起搭計程車或公車去買東西。從臺灣來幫A打理大小事的A媽媽,還教過琉太該怎麼製作臺灣的大眾美食「蔥油餅」。高橋坦言道「(A夫妻)對生活有很大的不安」,所以她那時心想,至少在這裡一起生活的時候,能放鬆心情。

「榕樹之家」開設於2008年6月,主要是配合2年又2個月前,縣立南部醫療中心・兒童醫療中心的創立而開張,由沖繩縣保健醫療福祉事業團委託NPO法人兒童醫療支援Warabi之會經營運作。來醫療機構就診的兒童能免費使用。建築面積為590.26平方公尺,和式與西式房加總共有十間。

機構裡貼著「不要把食物拿到房間裡」的告示。房間裡只有簡單的烹調器具,想煮飯炒菜要去公共空間裡的廚房,用餐時也必須在公共區域的飯廳進食,是這裡的規定。

重視住宿客之間的交流,是這裡的規矩,大家都必須在飯廳用餐,2019年4月4日,於沖繩縣南風原町「細葉榕之家」(筆者攝影)
重視住宿客之間的交流,是這裡的規矩,大家都必須在飯廳用餐,2019年4月4日,於沖繩縣南風原町「榕樹之家」(筆者攝影)

難道不會有家庭想不受打擾地獨自吃飯嗎?

事務局長儀間小夜子如此解釋道:

「有些媽媽入住『榕樹之家』時已經筋疲力盡,或是自責歉疚,覺得『會變成這樣都是自己害的』。在飯廳跟其他入住的人交談,會讓她們發現『有其他類似境遇的人,自己並不孤單』,然後慢慢平靜下來。」

與日俱增的外國觀光客的支援對應

來自沖繩縣外與國外的入住案例,包括有為了向具特殊專長的醫師求診,如能治療會導致頭蓋骨變形與各種附隨症狀的顱縫早閉症等,而來到醫療中心,抑或是觀光途中發生意外或生病的狀況。

來自國外的入住案例中,除了A之外,還有其他在懷孕進入安定期後來到沖繩旅行,結果卻在這裡臨盆的例子。4、5年前有位法國女性從盧森堡來沖繩玩,然後在旅遊時臨盆,後來跟先生在「榕樹之家」住了4個月。儀間事務局長有位住在沖繩的法國女性朋友,遂緊急請她來協助口譯。儀間事務局長表示「在國外生產又無法溝通會非常焦慮」,強調在精神面給予支持非常重要。

感謝函來自4、5年前,一位從盧森堡來沖繩旅遊,途中臨盆產子的法國女性。照片裡看得見嬰兒成長的模樣,對「細葉榕之家」員工來說是莫大的鼓勵,2019年4月4日,於沖繩縣南風原町「細葉榕之家」(筆者攝影)
感謝函來自4、5年前,一位從盧森堡來沖繩旅遊,途中臨盆產子的法國女性。照片裡看得見嬰兒成長的模樣,對「榕樹之家」員工來說是莫大的鼓勵,2019年4月4日,於沖繩縣南風原町「榕樹之家」(筆者攝影)

根據沖繩縣的統計顯示,2018年造訪沖繩的外國觀光客有290萬3800人,相當來沖繩觀光的4人中就有1位外國人,而且成長率也高,這個數字在10年來遽增了11.5倍。「Warabi之會」內部也有聲音指出,「最近有不少來自國外的入住客,我們必須做好配套措施」(同會監事的具志一男,具志兒童診所院長),於是在2017年開始提供多國語言的簡章手冊。

多國語言的簡章,由沖繩觀光會議局(OCVB)補助製作,2019年4月4日,於沖繩縣南風原町「細葉榕之家」(筆者攝影)
多國語言的簡章,由沖繩觀光會議局(OCVB)補助製作,2019年4月4日,於沖繩縣南風原町「榕樹之家」(筆者攝影)

外國人居民已遍布全國及離島

來自日本國內的入住客之中,也不乏外籍人士。

「コドモモイッショダカラアンシンノキモチデシタ」

這段對「榕樹之家」的感想,是用176個片假平(譯注:較基礎的日文書寫方式)寫成,出自從德之島來到此地的菲律賓人J,意思是「有孩子一起在身邊,讓人放心」。

德之島屬於鹿兒島縣奄美地區的島嶼之一,跟沖繩本島的距離最短僅有23公里長,從這些島嶼來「榕樹之家」住宿的人,每年有超過1000名,相當於所有住宿客的四分之一。奄美地區的「基幹病院」(譯注:日本醫療分級中具高度專業性的重點醫院)鹿兒島縣立大島病院(奄美市)在婦產科的診療方針上,一如官方網站所公告「不足32週的分娩無法避免時,併發嚴重病狀的產婦,可能會轉診至鹿兒島縣本土或沖繩縣」,跨縣市合作已是行之有年的作法。這類轉診案例中,便不乏外籍人士。

為了釐清這類型入住客出現的前因後果,以下介紹這些生活在日本國內的外國人概況。

靜岡縣立大學教授(社會學)高畑幸對在日菲律賓人相當有研究,根據教授依在日外國人統計數據(2017年底)做出的整理顯示,從各個自治體中菲律賓人佔總外籍人口的比率來看,前20高的自治體中,有9個自治體來自離島,其中包括來自奄美的5個町(3個島)與沖繩縣的4個町(4個島)。離島有較多菲律賓人,這樣的傾向放諸全日本皆準,其中又以南西諸島更為明顯。

除了從德之島來的J以外,也有住在沖繩縣內的菲律賓人與臺灣人、越南人等使用「榕樹之家」的案例。據說還有一次,有位越南住宿客是宮古島的居民,能說日文但沒辦法進行深入的溝通,「榕樹之家」的員工於是請來認識的越南留學生居中協助雙方溝通。

越南人佔總外籍人口比率中,宮古島在自治體排行的順位中獨佔鰲頭。

如今,隨著廣納外籍勞動者的出入國管理法修訂施行,在日本工作的外籍人士漸成關注焦點,但從「榕樹之家」的使用情況來看,不難窺見更早以前外籍人士早已深入離島生活。琉球大學准教授(社會學)野入直美對生活在南西諸島離島的菲律賓女性素有研究,教授指出:「菲律賓女性需要求助專門的支援團體,以處理家庭關係、離婚與育兒事宜時,在離島很難達成。」類似狀況的女性從離島來到沖繩本島接受醫療救治時,「榕樹之家」會提供協助,視情況尋找翻譯志工,並試圖給予充足的照顧。

義工們手工製作各種飾物,用來裝飾屋子,帶來陽光快樂的氣息,2019年4月4日,於沖繩縣南風原町「細葉榕之家」(筆者攝影)
義工們手工製作各種飾物,用來裝飾屋子,帶來陽光快樂的氣息,2019年4月4日,於沖繩縣南風原町「榕樹之家」(筆者攝影)

「細葉容之家」宛如國際社會的縮影

A在四月初時,抱著在沖繩出生的長子,跟先生一起再次造訪沖繩。她們在「榕樹之家」表達了感謝之意,「『榕樹之家』原本是為沖繩離島民眾蓋的設施,而我們不是日本人,『榕樹之家』的人們卻能體諒我們的情況,給了我們居住的地方,我們在這裡的生活就像回家一樣,大家也視我們如家人。」湊巧也和從石垣島來到沖繩本島的高橋再次相會,高橋抱起A的長子,說道,「變重了呢」,感慨萬千。

參考文獻

  • 《Warabi之會 10週年記念誌》(暫譯,Warabi之會、2017年)
  • 《Family house 榕樹會10週年紀念 榕樹之家的珍寶》(暫譯,Warabi之會、2018年)
  • 《特輯 沖繩・先島地區一帶的跨國移動與社會關係——以菲律賓女性為主——》(暫譯,琉球大學沖繩移民研究中心《移民研究》第11號、2016年)
  • 《特輯 針對島嶼的婚後移住的比較研究——以菲律賓人為主——》(暫譯,琉球大學沖繩移民研究中心《移民研究》第15號、2019年)

標題圖片:A(左側)抱著出生在沖繩的長子,跟先生一起再次造訪「榕樹之家」,也和高橋朋代(右2)與事務局長儀間小夜子(右側)重逢,2019年4月4日(筆者攝影)

醫療 沖繩 臺灣 共生 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