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至今1441年:全球最古老的日本企業「金剛組」

財經 生活 文化 技術 歷史

全球最老的日本社寺建築企業「金剛組」,以師徒方式代代傳承上千年的寺院傳統木工技藝,一次次重建因故而毀壞的古老寺院建築,可謂坐擁「國寶級」職人群的國寶級企業。

創立於西元578年的日本社寺建築「金剛組」,至今有1441年的歷史,不但是日本也是全球現存最古老的企業。在當今企業平均壽命不到30年的情況下,千年老鋪的存在簡直像神話般的傳奇。事實上,千年來金剛組曾面臨多次經營危機,尤其是2005年瀕臨倒閉,幸由大阪同業「高松建設」拔刀相助度過危機。「金剛組」不論是上千年的歷史或技術均屬「國寶級」企業,當時高松董事長高松孝育撂話說「金剛組如果倒了,就是大阪同業之恥」。

創立於廣建官寺的飛鳥時代

金剛組創立的西元6世紀飛鳥時代,也就是聖德太子開始在全國推廣佛教,廣建官寺的時代,當時為了興建官寺從朝鮮半島聘來許多蓋寺廟的專業木工,也就是所謂的「宮大工」。金剛組創辦人金剛重光來自百濟,他和其他兩名百濟宮大工,共同打造了位於現今大阪市的四天王寺,當時的官寺形同領主,金剛重光奉命成為四天王寺專屬木工,世襲的職銜為「正大工」,在明治時代「神佛分離令」頒布之前領有公家奉碌。

全球最古老的日本企業「金剛組」關西加工中心(筆者攝影)
全球最古老的日本企業「金剛組」關西加工中心(筆者攝影)

金剛組成為四天王寺專屬木工,除了維修已蓋好的寺院之外,包括迴廊、講堂等附屬建築則花了上百年時間才完工,寺領內的大小寺院興繕也由金剛組一手包辦。

四天王寺有源源不絕的工程量,除了正規興建與修繕之外,還有因為戰亂和天災造成的損壞。長達1441年的歷史中,光是四天王寺內的五重塔就有7次被毀的紀錄。包括被捲入1576年織田信長與石山本願寺之戰、1614年大坂冬之陣,還有1934年近畿一帶颱風的風災與1945年二次大戰中空襲的戰火等。一次一次的燒毀或倒壞,都在金剛組大工的努力下一次一次的重建。

源源不絕的工程量和充沛的資源,讓金剛組光靠一家官寺就能不愁吃穿代代相傳,並有充裕的時間栽培徒子徒孫。

10年出師,30年獨當一面

宮大工和一般木工不一樣,養成的時間多達6萬小時,以每天8小時換算,大約30年。金剛組以師徒制的方式傳承技藝,現任匠會會長木內繁男表示,入門徒弟從零開始,3年學會所有工序,10年大概都能上手,但要獨當一面必須30年。木內說,「獨當一面」的定義不僅於技術的純熟,更重要的是人格的成熟。

金剛組的宮大工由數個「組」(工班)組成,目前有8個組共約110人,各組約有17到20名木工,由一名「棟梁」(師傅)領軍,各組的棟梁組成「匠會」進行橫向連繫,現年68歲的匠會會長木內繁男也是「木內組」的棟梁。

金剛組匠會會長木內繁男(筆者攝影)
金剛組匠會會長木內繁男(筆者攝影)

透過師徒制傳承技藝,看似缺乏效率,但卻有維持技藝不易走樣的優點,日本歷史小說家司馬遼太郎說過,人們被約束在某種儀式的框架中,更能發展出精緻的文化。金剛組以四天王寺的專屬木工存在上千年歷史,不但摸熟了寺裡的每根木頭,透過五重塔一次一次被迫「砍掉重練」,發展出來的工法精湛純熟。

金剛組將寺院建築中用於天花板和屋簷的「斗栱」組合工法發揮到極緻,只利用鉋刀與鑿子等傳統工具,可以掌握組合的尺寸分毫不差,木內說,連一根頭髮的縫隙都不能放過。金剛組手藝純熟的宮大工用手工刨木,可以薄到只有衛生紙3分之1的厚度。

刨木是金剛組宮大工拿手絕活(筆者攝影)
刨木是金剛組宮大工拿手絕活(筆者攝影)

不用使鐵釘,僅利用凹槽組合而成的斗栱,具有很好的免震與耐震效果,四天王寺過去曾因天災人禍而毀壞,但從未在地震中受損,1995年阪神大地震時,周邊的木造民宅和寺院多數全倒或半倒,但四天王寺只有本堂的部分柱子和裝飾用的風鐸輕微受損。

金剛組現任社長刀根健一說明斗栱組合工法具有免震和制震效果(筆者攝影)
金剛組現任社長刀根健一說明斗栱組合工法具有免震和制震效果(筆者攝影)

職人體質企業,接單不斷卻長期虧損

金剛組自古的家訓是「用最好的材料,做最好的東西」,或許這是長年受到官寺的保護,無需考慮成本和營收自然成型的「職人風範」,但長期受到保護也讓金剛組的體質毫無抵抗力,失去在社會中的競爭能力。

金剛組首次的經營危機出現在1868年明治新政府頒布「神佛分離令」,將佛教與日本既有的神道信仰分離,四天王寺失去了官寺地位和寺領,金剛組領不到寺方發的固定薪水,被迫走出四天王寺的保護傘下,以承包各地寺院的工程自謀營生。

會做好東西的工匠不見得會經營,金剛組走入競爭激烈的社會,仍遵守著不計成本「以好材料做好東西」的家訓,進入1930年代,全球爆發金融恐慌,金剛組陷入嚴重的經營困境,渾身充滿職人氣質的第37代當家金剛治一無力解套,1932年到祖先墳前自殺謝罪。

金剛治一的子女年幼無法繼承家業,最後由他38歲的妻子芳江(よしえ)擔下了第38代當家的重責,成為金剛組的第一位女棟梁。1934年四天王寺五重塔因為風災倒壞,芳江爭取承包重建工程,寺方住持質疑一介女流的能力,芳江也不退縮以性命掛保證,花了5年的時間於1940年完工,高品質的施工水準讓新的五重塔被稱為「昭和的國寶」,可惜這棟五重塔在1945年的空襲中再度被戰火化為灰燼,只維持短短5年的壽命。

五重塔在戰後的重建,改由大型建築公司承包,採耐火性較強的水泥建築,極為懊惱的金剛組痛定思痛,開始學習水泥工法並於1955年登記為建設公司,從寺院木工轉型為一般建築公司,金剛組以開發獨有工法,即使使用鋼筋水泥也能保有日式建築的優美樣貌,戰後日本經濟成長期金剛組接單不斷,但因不擅經營公司一直處於虧損狀態,直到泡沫經濟瓦解,負債已經超過負荷。

縮小版的寺塔模型,展現金剛組最擅長的斗栱工法(筆者攝影)
縮小版的寺塔模型,展現金剛組最擅長的斗栱工法(筆者攝影)

納入高松建設旗下,改善經營體質

2005年金剛組瀕臨破產,所有資產清算變賣,仍留有數十億圓的債務,當時的常務董事植松襄一到處向原料廠商哀求寬限債務償還,此事傳進了高松建設會長高松孝育的耳中,金剛組與高松建設雖同為大阪建設公司,但雙方並無交集,唯一的接點是兩家公司往來同一家銀行。

高松會長獨排眾議,決定對金剛組伸出援手,由高松建設派任金剛組的現任社長刀根健一回憶,當時會長只說了一句話「金剛組如果倒了,就是大阪同業之恥」,金剛組的寺院建築技術是「國寶」等級,一旦喪失了就再也找不回來了。

金剛組現任社長刀根健一(筆者攝影)
金剛組現任社長刀根健一(筆者攝影)

高松建設將金剛組納入旗下,指派了該公司的副社長小川完二擔任金剛組的新社長,小川出身銀行界是財務專家,他將經營與工匠分開管理,把金剛組的體質調養為一間正常的公司,讓工匠回歸寺院建築的本業。

金剛組傳承1千4百多年,從未有外人擔任經營者,宮大工們充滿警戒,但在小川整頓下逐漸看到成績,小川擔任社長的6年內,沒有任何宮大工辭職離去。金剛家傳承至今已進入第41代,第41代當家是31歲的女兒,目前在金剛組的管理部門工作。

金剛家的經營體制雖然告終,但金剛家出身的徒子徒孫現在仍傳承著上千年的宮大工技術,每年年初仍依古禮舉行「手斧始」的儀式,這是四天王寺的重要活動,被列為大阪市無形民俗文化遺產。

宮大工的精湛技藝面臨後繼無人的考驗

回歸本業的金剛組,雖然只有承包日本國內寺院工程,但全球最古老的千年企業卻聞名各國,公司的簡介有英日中文版本,甚至聘有中國籍的員工,原本以為公司準備挺進中國,但一問之下才知道是為了應付大批上門參觀的中國旅客。

日本天皇以「萬世一系」維持血脈相承至今進入第126代,2019年為皇紀2679年,是全球現存最古老的皇室,金剛組也以近似相同的方式傳承1441年,兩者均面臨了後繼無人的危機。

宮大工的養成不易,木內說以往都是靠父傳子業,因為他的父親也是金剛組的宮大工,所以6歲時他就決定跟隨父親的腳步,18歲入行至今年已超過半世紀,木內有兩名女兒,雖然女兒有意成為宮大工,但被他拒絕,因為他覺得女兒並不是這塊料。

木內說現在人受教育程度高,畢業出社會寧願當上班族,宮大工採傳統師徒制,有很多人中途落跑,他笑著說,招收新徒弟首先要看看能否撐過一星期,如果能撐過一星期,應該可以撐過一個月,最大的兩個難關是暑假和過年。年輕人4月畢業入門,接著進入暑假,很多人看到朋友放暑假跟著玩就回不來了,接著是過年的年假,如果這兩關都能撐得過去,撐過第一階段的3年應該就沒問題了。

木內繁男秀出徒弟刨的木片,厚度僅有衛生紙的3分之1(筆者攝影)
木內繁男秀出徒弟刨的木片,厚度僅有衛生紙的3分之1(筆者攝影)

標題圖片:宮大工的養成長達30年(筆者攝影)

中小企業 寺院 日本 神社 臺灣 建築 匠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