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護臺灣傳統滋味的東京豆花店

生活 飲食 臺灣香港

在傳統料理老舖林立的神田須田町巷弄中,一對臺日夫婦以臺灣的傳統滋味在此立足,朝向老舖之路邁進。

東京第一家豆花店

第一次被這家店吸引,是在臉書上看見他們以臺灣沒有的美感來呈現「豆花」這個再平常不過的臺灣傳統點心。任何的異國文化,似乎只要經過日本人獨有的美意識「加工」之後,就會變得更加精緻,往往比原裝的更吸引人,這在日本歷史中已經被反覆證明過太多次了,而來自臺灣的豆花,只不過是最新的一次實驗吧。

「東京豆花工房」店主・田邊與志久先生
「東京豆花工房」店主・田邊與志久先生

訪問老闆田邊與志久這天一早,走出地鐵站後我立刻被沿路上充滿昭和風情的老舖建築吸引。早上十點半,和江戶時代創業的蕎麥麵名店面對面相望的「東京豆花工房」鐵門半開,田邊先生準備開門營業的工作聲,搭配門外西裝筆挺上班族的匆忙身影,呈現在我眼前的是一幅立體的東京日常繪卷。同樣是神田地區,臺灣人較為熟悉的是以古本聞名的神保町;而此處的須田町則為餐飲老舖林立之地,比約定時間提早到達的我,不知不覺就被東京豆花工房隔壁、創立於昭和初年的「蕭邦」喫茶店吸引進去。若以日文來形容,這裡是一處很「渋い」的街區。

2015年12月,福岡出生的田邊與志久和來自臺灣中壢的另一半,在這個鬧中取靜的街角創立了東京都內第一家臺灣傳統豆花專門店,店名中的「工房」帶有一股臺灣豆花店沒有的日本職人風情。夫妻兩人最初在英國留學時認識後,曾從事醫療相關工作的田邊先生心想有朝一日能以臺日兩地的連結來開創事業,後來妻子在臺灣開豆花店的朋友給予協助,成為東京豆花工房誕生的契機。

更勝臺灣的臺灣豆花

實際品嚐後,雖然這麼說有點汗顏,但這碗Made in Japan的臺灣豆花不論是豆花本身的質地、配料的口味,以及甜湯的表現都略勝臺灣在地豆花一籌。曾吃遍臺灣各地豆花店,且親自來臺修煉的田邊先生選用沖繩黑糖熬煮糖水,口感甜而不膩且略帶回甘,不同於臺灣的死甜。近十種如紅豆、花生、薏仁、紫米等配料也用鹿兒島縣奄美諸島的「素焚糖」(すだきとう)慢工細火熬製而成;素焚糖是用奄美諸島產的甘蔗經由焚燒製成,富含礦物質,散發出溫潤不膩的高雅甜味。此外,最重要的主角——豆花更是田邊先生每天清晨五點開始,不假他人之手親自製作,只為了提供顧客純天然的安心感。東京豆花工房全年以黑糖口味作為主打,冬天時推出暖呼呼的薑汁豆花;到了夏天則有挫冰豆花。經過無數次的試行錯誤,田邊先生中和臺灣南北兩地的口味,精心調製出令東京人讚不絕口的臺灣滋味。目前臺灣流行的「布丁豆花」吃起來反而更像布丁,已喪失傳統的天然風味,就算是傳統豆花,黃豆、水、糖的品質遜於日本卻是不爭的事實,令我不得不感嘆連豆花也被日本人發揚光大。

「東京豆花工房」的店內
「東京豆花工房」的店內

與在地老舖一起守護傳統

「正因為我尊重臺灣的飲食文化,所以我不採用日本的盛裝方式來呈現這道臺灣點心,今後也希望能不斷精進,繼續追求臺灣的傳統滋味。」田邊先生的眉宇間流露出堅定的意念,令我這個臺灣人也倍受感動。我問他當初為何選擇在神田須田町開店,他的回答就如同日劇男主角般地充滿使命感(笑)——

以沖繩黑糖熬煮糖水,搭配多種選擇的配料,有些配料甚至是臺灣沒有的
以沖繩黑糖熬煮糖水,搭配多種選擇的配料,有些配料甚至是臺灣沒有的

「在守護日本傳統飲食的須田町,我想在此守護臺灣的傳統飲食。」

多虧有這樣的日本人,留學東京的臺灣學生、嫁到東京的臺灣人、遠赴東京就業的臺灣上班族,以及更多的東京在地人才得以在這北國首都一嚐來自南方「故土」的美好滋味。和周遭的老舖相比雖然還只是新生兒,但是東京豆花工房已經累積了不少死忠主顧。喜歡臺灣滷肉飯和火鍋的田邊與志久,懷抱著用更多臺灣好滋味感動日本人的熱情,看著他在東京街角為客人獻上臺灣豆花的身影,我想未來就算在東京街頭發現賣著燒餅、油條、蛋餅的臺式早餐店或許也不奇怪吧。

「東京豆花房」店主・田邊與志久先生每天清晨5點親自製作豆花
「東京豆花房」店主・田邊與志久先生每天清晨5點親自製作豆花

原文出自《薰風》

攝影:宋濟達
標題圖片:位於東京神田的「東京豆花工房」

日本 臺灣 美食 甜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