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迎來珍珠飲料熱(上)──目標成為「臺灣之光」,創業於東京自由之丘

生活 飲食 臺灣香港

近來在日本颳起旋風的珍珠飲料熱潮中,不例外的,以時髦新潮著稱的東京自由之丘地區也被捲進了。筆者在此關注了以餐車銷售的「MR TAPIOCA」,思考這一熱潮背後的「臺灣」因素。

珍珠飲料店如雨後春筍冒出

近年日本人口逐漸減少,已經很少看到像從前那種排隊的景象了。然而最近,許多地方都出現了大排長龍的狀況,特別是傍晚時分,學生及年輕族群最常出沒的時刻,這些排隊隊伍往往溢出到馬路上,引來警衛協助管理交通。一到週末假日,隊伍更是長得不得了。

位於這冗長隊伍前方的,正是現在紅得火熱的「珍珠飲料店」。

從店內走出來的人,幾乎人手一杯裝著液體的透明塑膠杯,含著比一般吸管粗上兩倍的吸管,將黑色圓形的顆粒一顆一顆吸入口中,細細咀嚼著。也有許多人拿出手機,手持著飲料杯在店面前方擺姿勢拍照,大家看起來都頗興高采烈,神情之中甚至有種自豪感。

在日本颳起旋風的珍珠飲料熱潮,不只是許多雜誌和網站有所介紹,就連知名電視節目「松子不知道的世界」也製作了一個特輯,題為「珍珠飲料的世界」進行報導,其風風火火的程度,可見一斑。

在東京,年輕人聚集的新宿、澀谷等自是不在話下,就連育兒家庭逐漸增加的新小岩、町田一帶,店面也是一間接著一間開。我家附近就是自由之丘,這是一個有著許多咖啡廳和雜貨店,以時髦新潮著稱的區域。相較於新宿和澀谷,自由之丘的規模自是小上不少,但珍珠飲品的熱潮也是席捲而至。在大樓與大樓之間的狹縫裡開起的店,總讓人不禁驚嘆「竟然這種地方也有!」;另一方面,在車站附近交通便利的優良地點,也開起了堂皇富麗的連鎖店。珍珠飲料店,真個百花撩亂。

堅持使用臺灣食材的珍珠奶茶攤

我在自由之丘一條小巷裡,偶然發現移動販賣的餐車,首先吸引我注意的,是餐車黑板上寫的店名「MR TAPIOCA」與「臺灣」的字樣。靠近一看,上面還寫著「臺灣式珍珠茶,味道非常牛逼」。「牛逼」是網路用語,意思大概相當於「超強」、「超厲害」。

「請問您是店長嗎?」

懂「牛逼」這個詞的日本人,肯定是相當程度的中文通。 如此心想的我,雖然本來並沒有打算要買飲料,仍向站在餐車旁的年輕男性打了聲招呼。

「我不是喔,餐車裡的人才是店長,是臺灣人。」

我往餐車裡一瞧,的確有個男性站在裡面,正從大型容器中舀出珍珠。長得還頗帥。

「MR TAPIOCA」謝文森店長與筆者(筆者提供)
「MR TAPIOCA」謝文森店長與筆者(筆者提供)

店長一邊靦腆地笑著,一邊自我介紹。他名叫謝文森,今年即將滿30歲,是出身臺灣苗栗的客家人。那位站在餐車旁邊的日本人是他朋友,負責接客,這間店面就由他們兩人合力營運。

謝文森在臺灣是藥學系畢業,曾在醫院擔任過藥劑師,但因為太喜歡日本了,就跑來日本留學,學習日語。語言學校畢業後,他覺得就這樣回到臺灣有些可惜,希望能在日本再待久一點。他的日語仍不夠流暢,難以在一般公司就業,於是便心想著要做些什麼跟臺灣有關的事來創業,最後想到的便是「珍珠飲料」這個點子。

其實謝文森早在2年多前就想要開珍珠飲料的店了,當時日本還沒有像現在這樣的珍珠飲料熱。謝文森雖然希望能早點開店,但他畢竟是門外漢,且秉性認真,因此便先回到臺灣拜師學藝,學習茶葉與珍珠的相關知識。

當他得知連臺灣的許多飲料連鎖店為了降低成本,使用的都是便宜的東南亞產的茶葉與珍珠時,不禁大吃一驚。也正因如此,謝文森決定自己開的飲料店,全部都要使用臺灣生產的原料。

「茶葉都是臺灣生產的,珍珠也是從臺灣進口的冷藏食品。」

或許是謝文森身為藥劑師的使命感所致吧,他認為畢竟是要吃下肚的,當然要盡量選擇安全、對身體好的東西。

言談之間,客人陸續上門,接連點了幾杯飲料。謝文森慌忙回到餐車後,俐落地開始做起了飲料。

他把漏斗放到貼有店名標籤的塑膠杯口上,將事先準備好的珍珠顆粒注入杯中,接著按照客人所點的飲料,分別在杯中加入牛奶、臺灣烏龍茶、臺灣綠茶或臺灣紅茶,就大功告成了。他製作飲料時神情非常專注認真,簡直就像是藥劑師在調製藥品似的,使人看了都不好意思搭話。

由於所有的製作工程都由他一個人一手包辦,因此一天的生產量也就有限。謝文森說,無法量產是他的煩惱之一,但他仍堅持要手工製作。

店裡的招牌飲品是現在流行中的黑糖珍珠奶茶,我點了一杯,嘗了嘗鮮。一喝下口,不禁發出讚嘆聲。芳醇的黑糖香在口中迅速擴散開來,吸管吸上來的珍珠顆粒一嘗就知道是用優良材料製成的,非常飽滿Q彈,整體而言風味極為濃郁。

老實說,這對我而言是有些過甜了,但或許對於成長階段的年輕人而言,就是要這樣的甜度才足夠吧。對於擔心體重計上的數字的我,或許珍珠臺灣綠茶才是比較好的選擇。綠茶本應該是澄澈的茶色,實際拿到手的塑膠杯裡的液體卻呈現白濁色調。這是因為茶與冰塊經過充分手搖後,產生許多小氣泡的關係,這種狀態就是所謂的「泡沫茶」。

喝到口中,茶葉甘醇的風味與甜味混合得恰到好處,口感清爽,令人忍不住一口接一口喝下肚。以我個人而言,在接下來炎熱的季節裡,我會推薦大家去買這種不含牛奶的珍珠飲品,這才是能夠充分品嘗茶葉本身風味的飲料。

放棄藥劑師之職,選擇在日本開一家珍珠飲品店

「所有的飲料都是按黃金比例製作的。」

許多珍珠飲料店在點冷飲時都會加冰塊,但「MR TAPIOCA」的珍珠飲料是不加冰塊的。甜度也不能調整,就只有一種。冰塊甜度無法客製化不免使人覺得有些遺憾,不過其實這也是謝文森講究的點。他表示,他喝過許多珍珠飲品,交叉比較之下,開發出他認為最能充分展現茶葉和奶茶滋味的濃度與甜度,店裡的飲料都是按照這個比例來製作。

「我父母強烈反對我開店,也沒有給我金錢支援,所以我暫時可能還沒辦法有固定店面。不過我還是希望有天能把這店做大。」

我自己本身既是牙科醫師,同時也是演員兼作家。有一段時間,周遭無法理解我的選擇,頻繁質問我「為什麼不當醫生?」,並感嘆「真可惜」,使我頗為痛苦,我相信謝文森肯定也和當時的我有著一樣的心情。工作這回事,有沒有興趣、從工作中感不感覺得到價值,才是最重要的。而且說不定製作珍珠飲料這份工作,其實也頗合就讀理組的謝文森的個性。看著專注工作的他,我不禁想起過往的自己。

「MR TAPIOCA」今年2月才剛開張,而截至2019年6月底為止,附近共有高達11家同種店家,競爭激烈,其中還有6家跟「MR TAPIOCA」一樣,都是今年才在自由之丘開張的新店。也就是說,幾乎是每1個月就有1家新店開張。自由之丘真正是珍珠飲料店的激烈戰區。

謝文森一方面驚訝於珍珠飲料風潮的到來,一方面實際感受到臺灣的飲食文化確實在日本逐漸擴散中,因而頗為開心。

自由之丘的珍珠飲料店中,有在日本店鋪數量最多、總是大排長龍的知名店「貢茶」,也有以Instagram美照著稱的「THE ALLEY鹿角巷」、「茶咖匠」等等,都是許多人熱烈討論的店家。另外像「茶工廠」這種店家,就只有自由之丘才有,足見店家種類豐富。不管哪家店都大排長龍,而我因為不喜歡排隊,所以總是挑隊伍最短的店來買珍珠飲料。

「THE ALLEY鹿角巷」(筆者攝影)
「THE ALLEY鹿角巷」(筆者攝影)

謝文森說「MR TAPIOCA」目前1天最多只賣到70杯,令人有點擔心他會不會入不敷出。但即使如此,住在附近育有小孩的父母親,為了正值成長期的小孩著想,常常特地跑來買不含咖啡因的「珍珠牛奶」,因此其知名度也在逐漸提升當中。

「我希望有一天能在路邊開一家正式店面,打造象徵臺灣的珍珠飲料店。」

謝文森與「MR TAPIOCA」的挑戰,才正要開始。

「MR TAPIOCA」的餐車和謝文森店長(筆者攝影)
「MR TAPIOCA」的餐車和謝文森店長(筆者攝影)

標題圖片:「MR TAPIOCA」的看板和該店的珍珠飲料(筆者攝影)

臺灣 飲食 珍珠飲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