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朽經典:臺灣鐵道飯店

文化 歷史 觀光旅遊 設計 臺灣香港

在臺灣,奢華氣派的飯店比比皆是;然而,如同歐美日先進國那樣人文薈萃的古老飯店卻付之闕如。對於早已被迫習慣臺鐵服務品質的現代人來說,這或許難以置信,但臺灣史上第一家,且空前奢華、冠蓋雲集,至今難以被超越的歐式旅館竟然是由鐵道部所經營。

鐵道飯店的誕生地

隨著縱貫鐵路、基隆港、打狗港等重要交通建設陸續興築,以及串連各地的道路的完工,臺灣社會在轉眼間從清代的紊亂與落後,躍然展開文明開化的史詩之旅。除了島內的交通發展一日千里,「內臺」間的往來也更為頻繁。為了及早因應,臺灣總督府鐵道部於1907年6月21日著手興建臺灣史上第一家西式旅館,地點選在臺北停車場(火車站)前僅100公尺的表町2丁目,也就是今天「新光三越站前店」和「大亞商城」的所在地。

為了趕在1908年10月20日的「縱貫鐵道全通式」之前完工以接待各界貴賓,在廣達3069坪的敷地上,佔地620多坪的鐵道飯店於10月16日落成。大門位於「表町通」,此街道在清代因位於臺北府城後方而被稱為「府後街」,即現在的「館前路」。

臺灣鐵道飯店所在的表町通,遠處為博物館與新公園(提供:廖明睿)
臺灣鐵道飯店所在的表町通,遠處為博物館與新公園(提供:廖明睿)

貴族設計師

鐵道飯店的設計師何許人也? 曾擔任總督府營繕課長的井手薰在1943年於該旅館舉行的建築座談會中表示,「這間旅館是松崎先生的設計」;而同樣任職於營繕課的尾辻國吉也曾指出,「鐵道飯店是松崎老師的獨逸(德國)式風格」。他們口中的這位松崎,正是具有貴族身份,同時也是「日本建築學會」的創立委員——松崎萬長。

松崎萬長(筆者提供)
松崎萬長(筆者提供)

松崎萬長生於1858年,謠傳是孝明天皇的私生子。1871年奉命隨岩倉使節團出訪並留學德國,原本欲學習軍事,不料因染病而作罷。在養病期間,松崎發現自己對建築的興趣而另闢人生道路。

3年多後,松崎的公費遭到解除並於隔年回國。1907年7月,被取消「華族」身份的松崎萬長來到臺灣這個現代建築的處女地,並下定決心在大稻埕安身立命,隨後加入鐵道飯店設計團隊。

事實上,由鐵道部委託大倉組(今大成建設,負責東京大倉飯店與杜拜棕櫚島等工程)進行的鐵道飯店工程乃是由野村一郎、福島克已、渡邊萬壽也、服部藍一郎與松崎萬長共同設計,外觀部分則由松崎主導。

竣工後,同樣由松崎設計的西門市場(今西門紅樓)也於同年啟用。此外,松崎留給臺灣的作品還有基隆驛、新竹驛、艋舺公學校(今老松國小)、大稻埕公學校(今太平國小)、彰化小學校與臺中公會堂等。

空前的極致奢華

除了絕佳的地點外,鐵道飯店使用的各式器具設備也堪稱夢幻逸品;小自刀叉,大至吊燈與廁所裡的馬桶都是遠從英國進口的舶來品。曾擔任駐日新聞處長的張超英先生在生前回想兒時在這裡的體驗曾說:「小時候跟著祖母,總是有好事情。像祖母常帶我去鐵道飯店,那裡古色古香,咖啡杯好小,有稀奇的布丁可以吃。」(《宮前町九十番地》陳柔縉)而出身板橋林家的已故史學家林衡道也如此說道:「吃西餐,水果端出來時,還附有洗手的小碗,一切仿英國維多利亞王朝的派頭。」(《臺灣西方文明初體驗》陳柔縉)

走進大門,首先映入眼簾的是雄偉的紅磚建築。玄關右側有事務室與電話室,其功能相當於今天各大飯店中的concierge。一樓大廳的面積有45坪左右,其右側有酒吧與撞球室,左側則有置物間與會客室,穿過走廊後更設有吸菸室與讀書室。

位於一樓的讀書室(提供:廖明睿)
位於一樓的讀書室(提供:廖明睿)

跟隨著長廊的引導,來到建築的後半部,此處是廣達75坪的大食堂與廚房。而在大廳的左側一角,旅客們更可搭乘限重500斤(約300公斤)的升降梯來到2樓。值得一提的是,此乃臺灣史上首座升降梯。

舉行宴會的大食堂(筆者提供)
舉行宴會的大食堂(筆者提供)

登上2樓,最引人注目的就是位於建築左右兩側的「景隅套房」。這兩間附有客廳的「特等室」要價不菲,一晚的價格約15圓。比起最便宜的「普通室」只要3圓,且以當時教師的月薪約30圓、一個四口之家的單月飲食費約15圓來看,能夠下榻特等室的絕對非富即貴。高檔客房之外,飯店內提供的餐飲也是世界級水準;提供早、午、晚三餐,價格為1圓50錢到3圓不等。

走出富麗堂皇的建築,佔地兩千多坪的花園也是別有看頭。偌大的庭園裡,各式各樣的臺灣特有樹木與花卉在此爭奇鬥艷,也更展現出鐵道飯店的優雅格調。

飯店經營鬼才

被稱為飯店經營鬼才的福島篤(筆者提供)
被稱為飯店經營鬼才的福島篤(筆者提供)

光是有高級的硬體設施不足以作為一家偉大的飯店,一流的飯店當然少不了優秀的管理者。1895年,臺灣被納入日本版圖。就在同一年,一位來自東京,甫畢業自慶應義塾的青年滿懷理想前往澳洲鑽研飯店管理。26年後,他成為臺灣鐵道飯店的支配人(總經理)。

這位被稱為「飯店經營鬼才」的福島篤,從墨爾本商業學校畢業後便開始了他的飯店生涯。1921年渡臺前,他曾服務於墨爾本、橫濱、京都、朝鮮等地的一流設施。

1936年3月,位於臺南驛2樓的「臺南鐵道飯店」開張,福島篤功成身退卸下兩地支配人的職務,結束他在鐵道飯店長達15年的華麗歲月。在40年的職場生涯中,他將習自西洋的知識充分發揮,堪稱當時業界不可多得的人才。

繁華落盡

隨著大東亞戰爭的戰局急轉直下,美軍對臺灣的空襲也愈加頻繁。1945年5月31日上午10點,美軍對臺北市進行了長達3小時的轟炸,造成臺北城內眾多建築損毀;包括總督府、總督府圖書館、臺灣銀行等官署廳舍,更有上千人不幸喪生。在被稱為「臺北大空襲」的此次轟炸中,位於城內的鐵道飯店也難逃劫數,成為戰火的祭品。

毀於臺北大空襲的鐵道飯店(諾米繪圖,筆者提供)
毀於臺北大空襲的鐵道飯店(諾米繪圖,筆者提供)

戰後,殘破的飯店由臺灣旅行社接管,改名為「臺灣鐵路飯店」。館內的用品則被警備總部大量「借用」,項目應有盡有,從純銀刀叉到先進的冷凍庫,每一樣都是國民黨士兵眼中的稀世珍寶。

時至今日,人們大多只知道臺北站前是蟬聯多年的「地王」,卻少有人知道曾經有個「飯店之王」在同片土地上展示著臺北的繁華,37年間盡職地迎接到訪臺灣的旅客。在歐美日連鎖飯店品牌紛紛進駐臺灣的今天,遙想百餘年前那座洋溢著歐洲風情,卻誕生於臺灣本土的豪華飯店,更是引人無限嚮往。

標題圖片:臺灣鐵道飯店(提供:廖明睿)

(原文《薰風》)

觀光 鐵路 臺灣 臺北大空襲 日本統治時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