邁向角色設計師之路

生活 社會 財經 工作勞動 臺灣香港

我是八零年代尾,出身嘉義,在臺南長大的臺灣囡仔。從小看美少女戰士跟神奇寶貝長大,國小開始畫自創的角色且樂在其中。但自從考上了升學名校後,為維持好成績,犧牲了自己對繪畫的渴望。沒有意料到十年過後,我又重新拾回畫筆,找回當初可以畫到廢寢忘食的自己。

一開始是一位微生物研究助理

我在大學和研究所唸的是生物科技相關學科,碩士論文是研究口腔內的細菌。畢業之後順理成章地在臺南某國立研究所當研究助理。

當時的我跟在一位日本教授的身邊,他是一位對研究非常有熱忱的學者;常常能看到他與其他所上教授滔滔不絕地談論著微生物的最新消息。反觀我自己,抱持著工作只是為了糊口飯吃的心態,覺得非常慚愧。不禁開始懷疑自己,是否真的想持續這份工作並做到終老。

因為對自己人生的選擇感到猶豫,我決定給自己一年空檔,去尋找自己人生的方向。當初會選擇日本,是因為從高中開始就已經學了一點日語的基礎,想去到全日文的環境裡磨練磨練,把日文再學得更好。

然後成了一位舞妓化妝師

到日本的第一年我換過幾個工作,一開始邊在道頓崛的餐廳打工,一邊就讀短期的語言學校。半年後,因緣際會地來到京都的一間和服店工作。京都的外國觀光客比例很高,我也因為中英日的語言能力,所以得到這份負責將客人打扮成舞妓的工作。

雖然順利地來到日本,也從一年打工度假簽證,成功申請到第二年的工作簽證,但我的生活並沒有就此安定下來。在和服店工作一年後,我開始思考接下來是不是應該繼續留在日本。

一開始我是比較傾向回臺灣的,因為原本我來日本的目的單純只是要給自己一個思索的空檔,並體驗日本的長期生活,預計只會待上一年。而最終讓我決定留在日本,並且學習插畫的機緣,是因為與當時周遭的同事相遇。

當時待的和服店有專屬的攝影團隊,而攝影師們卻少有科班出身,有商學院畢業、學音樂輟學、各行各業都有。我看著他們“不務正業”地換了一個全新的身份,來到同一個地方當同事。看著他們樂在其中的身影,促使我毅然決然地決定,去追求那個我渴望已久的「繪畫」天份的成長。

有些親戚朋友會覺得:「都唸到碩士畢業了,為什麼要讓這麼好的學歷付之一炬?」但我並不這麼認為。

我就是因為這些不同領域的經歷,才成就了如今獨特的自己。

最後成了班上最年長的插畫留學生

為了學習插畫,我來到資源比較豐富的東京,念的是兩年制的美術專門學校。剛入學時,老師的一段話給我很大的啟發:千萬不要害怕失敗!要盡量多畫、多嘗試不同的畫風,並且摸索出屬於自己所擅長的繪畫模式。

在專門學校的這幾年,我在大量的練習和創作下,技術上有了很大的進步,也漸漸確立了自己的風格,並且下了一個決定:要先在日本就業,學成後再回到臺灣發展。

今年即將畢業的我也開始了在日本的就職活動。

「小珊瑚的房間」我的原創迷你繪本主角小珊瑚(筆者提供)
「小珊瑚的房間」我的原創迷你繪本主角小珊瑚(筆者提供)

日本的插畫就職活動

我期許自己未來能成為角色設計師或是繪本作家,而我剛好曾經應徵過日本目前最有名的三家角色設計公司,分別是SANRIO、KAMIO JAPAN和SAN-X。可以淺談一下這三家的入社考試,還有臺灣和日本角色創作行業的不同。

●SANRIO

2019三麗鷗的選考有五個階段:
第一階段,要將所有平面的作品上傳至藝術相關人力網站_vivivit後進行應徵。

第二階段,得帶著自己「畢生」的作品來到三麗鷗的總公司。作品不限各種形式,每個人有15分鐘的時間把它們佈置在一張長桌上來展現自己。佈置結束後,選考者必須離開現場,緊接著三麗鷗的設計師及職員們會依依去逐個評選。結果隔日通知。

第三階段,除了日本最經典的SPI考試(國英數理社)之外,還要設計出一個原創角色。
這個作業不單純只是設計角色而已,除了要符合題目條件(對象為指定年齡層的女性)外,也要思考角色的可延伸性(也就是如何商業化),例如選擇一個線上服裝品牌合作,並規劃怎麼呈現主視覺、商品設計以及店面擺設等。

我當時對於這份作業沒有太多深層地思考,把大半的時間都花在平面設計上,忽略了「展示」的重要性,而我看著其他日本人的應徵者帶著行李箱有備而來,並且用立體的材料全面的呈現自己的作品,才感覺到自己對於「選考過程」的準備不足。

三麗鷗面試的第四階段是與內部職員,第五階段甚至是直接與社長面試。雖然這個職位只是角色設計師,但可以看出來三麗鷗對於設計師的重視。

●KAMIO JAPAN

這是一間有屬於自己原創的角色之外,也做授權角色創作的公司。(例如與迪士尼合作,並且以迪士尼角色去創作作品)

和其他家選考略有不同的是,KAMIO JAPAN除了要求創作可愛角色之外,也會要求一些非角色設計的題目。例如把流行趨勢創作成不同風格屬性的筆記本封面。在原創角色業界來說是比較重視畫技的公司。

在公司說明會中,我察覺到這間公司的工作內容很廣,並且非常重視電繪的技巧。這對想要投入平面設計產業的人來說非常重要,因為現在市面上的商品,大多都是由電腦繪製後直接送稿大量印刷,而學會這些技能,對我來說,不管是轉職、甚至是選擇成為自由創作者都會很有幫助。

●SAN-X

想要參加SAN-X的入社考試,就必須得參加他們的公司說明會。說明會上會公布指定作業,例如設計原創角色,並且手繪畫出筆記本封面彩頁,以及能看出創作過程的草稿。我曾經把SAN-X放在第一志願,因為它是創作出我最喜歡的角落生物跟拉拉熊的公司。

以SAN-X來說,角色創作的過程,是一整個公司一起參與會議(包含設計師,一般員工等等都要提案),而三麗鷗也是一樣,我們看到的大耳狗、凱蒂貓,雖然都這麼有名了,但他們還是不斷地開發新角色、調整舊有角色的新方向,勇於嘗試新市場並不斷地做修正。

這是日本角色創作的一個特色:由一個很有體系的團隊共同推進創作。團隊成員互相激發點子,不斷地有新的想法注入,讓角色的市場不斷更新、擴大。

而臺灣雖然也有很多人氣角色,像是馬來膜、爽爽貓,但臺灣主要還是以個人創作為主。我認為其中一個原因是,臺灣的角色市場沒有那麼強盛的消費能力,足以支撐起一個單純靠角色著作權永續經營的公司。又譬如說,你可以試著回想曾經有過在臺灣的遊樂園裡,失心瘋地買過任何商品回去送朋友嗎?但去到了迪士尼樂園,即使你不是他們的粉絲,卻可以在逛迪士尼樂園的時候,不自覺地買下迪士尼的周邊商品回去送親戚朋友。

這是設計大國日本最不容忽視的強項:什麼才是消費者會渴望且會不自覺地消費,促進整體市場的脈動。
這也是我目前選擇留在日本的一個原因,想學會如何才能設計出激發市場慾望,並且與消費者產生共鳴的創作。

雖然選考結果還未知,心中多少有些不踏實,因為這三間公司不只在日本,在世界上都是很大的權利方,競爭想必非常激烈。回想當我決定要打工度假的時候,身邊的朋友們大多都開始在生物的相關領域找到工作。而今年是我來日本的第四年,很多朋友都當上了主管階級,甚至常常跑海外出差。

雖然我覺得自己慢了別人很多,不時回頭懷疑人生。但很慶幸地我來到日本,認識了各式各樣的人,並在他們身上看到了不同的價值觀,以及人生的可能性,所以毅然決然地踏上了成為專業插畫家的路。雖然一路上有很多的挫折,但更多的是對於未來生活的熱情和期待。最重要的是,「我清楚地知道我很享受地做著” 我所熱衷的事 ”。」

find more SIE

標題圖片:「About ME」我第一次用Adobe illustration畫出我過去的經歷、語言程度,並延伸到現在的我自己(筆者提供)

日本 就職 雇用 臺灣 日語 插畫 WORKLIFE IN JAP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