憤怒的理由,香港年輕人為何衝進立法會?

政治外交 臺灣香港

香港「反送中」運動,超過百萬、兩百萬人自主參與抗議遊行,最後更衝進立法會,但政府仍不予以回應。

為了下一代

「撤回惡法!釋放義士!」2019年的7月1日,對於香港特區的地方自治史來說,是許多當地年輕人永遠無法抹滅的一頁。就在那天,將近1000位香港年輕人衝進位於金鐘,有立法殿堂之稱的立法會,一度佔領這個議事殿堂。就如同臺灣在2014年爆發的太陽花運動般,香港的「反送中」運動也在短時間內聲勢一度達到高峰。

立法會內部的現場一片凌亂,香港金紫荊圖樣被噴上了黑漆,議事臺上放著林鄭月娥為首的四個長官頭像,上面橫幅寫著「沒有暴徒祇有暴政」。偌大的議事殿堂因為沒有空調而顯得悶熱,還有股淡淡地刺鼻味,警鈴因為被破壞一直發出響聲,許多抗議人士不斷進進出出,搬進許多物資一度打算長期抗戰。

筆者攝影
筆者攝影

攻進議場的抗議人士接受媒體的短暫訪問時說,自己在香港土生土長,但是父親曾歷經中國文革,才死命逃到香港,如今他剛為人父親,為了下一代,在這最後一刻他要站出來替香港發聲。

直到中間逼近午夜時,不斷有消息傳出說可能會有攻堅行動,不少人仍繼續待在議場內守住。過了12點後,一群抗議年輕人瘋狂地衝進議場內,大喊「一起走!一起走!」霎時間慌了手腳,日本記者與外國記者詢問筆者後,也相當緊張地收拾剛剛放下來的行李,擔心香港警方就要衝進來,詭譎氣氛一觸即發。

最終,警方在外頭開始進行強勢清場,丟擲催淚瓦斯,驅趕在外頭至少5萬支援的香港年輕人。這一夜,對於許多香港年輕人來說是依舊心痛的夜晚,立法會有沒有存在已經不重要,與其讓立法會繼續成為中國政府的打手,不如他們衝進去立法會,直接由年輕人來接手,不過結果對他們來說卻仍是失敗的。

特首根本無法作用

當時立法會外頭,現場一片黑色人潮,幾乎都是10幾歲到30幾歲的面孔,年輕世代對未來的憂慮成為香港社會目前最大的課題。年輕人的不滿肇因逃犯條例修訂而引發香港法治會被剝奪的「反送中運動」,從6月9日開始的100萬人遊行,到12日抗議的年輕人在立法會前遭到警方以布袋彈、橡膠子彈與催淚瓦斯等強勢驅離,16日香港更加倍到200萬人遊行,已經讓香港市民的憤怒達到頂點。

然而,這樣的憤怒並沒有讓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採取特別的反應,一開始她仍強硬表示要通過條例。直到12日的強勢驅離遭受到國際指責後,她才出來表示「暫緩」逃犯條例修訂外,並對這次修例而不滿的香港市民致歉。

在1日的立法會外頭,15歲的林姓女中三學生跟筆者說:「我們對於林鄭的態度很不滿,他什麼都沒有說,而且致歉也是很沒有誠意,我很難接受」。另一位文姓女中三學生則說:「林鄭一直以來就漠視我們的抗議,兩百萬人上街她也不當一回事,致歉根本是馬馬虎虎的態度,但當初她選上時,居然對投給她的立法會議員90度鞠躬。」

林鄭月娥從來沒有傾聽年輕人心聲這事,讓許多年輕人相當不滿。一位16歲對黃姓男同學稱:「我們覺得這個政府完全聽了中央指示,他們完全被控制,就是個魁儡政府。基本上誰做特首都是一樣。」對於進攻立法會,黃同學認為「絕對合情合理」,因為林鄭根本漠視香港民意。

6月12日時,香港警方就曾強勢驅離抗議的香港年輕人,16歲的王同學稱,那時在電視上看到警察行動,覺得很不合理,更表示林鄭月娥沒有出來回應民意,是「不及格的特首」。從2017年上任以來,林鄭月娥以女性特首的形象,企圖打造一個溫暖關懷的樣貌,至此已經完全失敗。

「香港人已經忍耐很久了」一名香港某報紙資深記者長嘆一聲後,對筆者如是說,他再補充:「你有聽過買單嗎?」買單顧名思義就是結帳,不過買單在香港黑社會中還有「找人算帳、解決誰」的黑話之意,如果要找誰算帳,那就「找誰買單」。

從2014年的佔領中環運動到現在,香港年輕人忍了五年,已經到了臨界點,終於在7月1日進入立法會找林鄭月娥買單,「而且這個單,林鄭你要買了」該記者說。

筆者攝影
筆者攝影

人權比金錢重要

造成年輕人不斷湧上街,最後進攻立法會,但之前香港政府對於人權的不關心也讓年輕人相當憤怒。就在6月30日時,一名29歲的香港女子跳樓輕生,死前留下遺言表示「七一(遊行)去不了,真的絕望透了。所有的事情也讓她覺得沒有明天……累了,不想再為明天努力……」並在樓梯間寫下絕望的「反送中」等字句。

在此之前,已經有兩位人士因為不滿逃犯條例而選擇輕生結束生命,連同30日的已經是第三人。但對於輕生的問題,政府總是不與正面回應、甚至親中的報紙也沒有報導,這讓香港年輕人在網路上對政府不滿的討論非常激烈。

15歲的文同學說,「這些年輕人,都能在網路上看到很多,中國對香港自由的壓抑。」上學時的通識課程中,許多老師會教他們中國共產黨歷史,再加上她看到銅鑼灣事件後,覺得香港自由面臨到很大危機:「我就想說我也要站出來了!」她說。

現場的黃同學表示:「我們必須保護我們的核心價值,可能大陸人不明白什麼是自由人權法治,但是我們必須去捍衛這些東西。」他認為死了一個人都是很需要政府出來回應的,都死了三個人,政府還是不聞不問,表示政府根本就不想重視人權。

筆者攝影
筆者攝影

過去中國文化大革命時期,許多中國人經由廣東偷渡來香港找工作,當年他們為了求溫飽,什麼工作都願意做。林同學說:「老一輩認為,賺錢就是他們最重要的一切。但年輕一代不怎麼認為,我們有更重要的事(民主自由)要守護。」

在場的一位23歲劉先生,就是典型的例子,父母當初在文革時從廣州逃過來,父親更是游泳過來游了好幾個小時後來香港。父母在香港的餐廳上班,賺錢買房後,碰到香港回歸,他們搖身一變成為親中派,覺得祖國站起來了,莫名生出「光榮感」。

但是,香港土生土長的劉先生,則信仰民主自由,跟父母在中國觀念上意見相當不同,甚至在家一度要大打出手,他曾對他爸大吼:「你都忘記是為什麼要逃離大陸了?」至今父子倆已不講話。不只劉先生,在場不少學生都表示,父母有一方是從中國來的,因此他們在家跟親中派的父母都不聊天。

未來行動要更升級

根據臺灣移民署統計,光是2019年1月到4月間,就有超過400位香港人申請移民來臺灣。在逃犯條例引發「反送中抗議」後,未來香港人移民前往臺灣,甚至美國、加拿大及澳洲的比例會愈來愈高。臺灣的蔡英文總統則於臉書上發言,支持香港人爭取自由民主,並要香港政府拿出誠意面對,也希望香港年輕人未來平安、珍重。

但對於香港年輕一輩來說,未來希望似乎是愈來愈渺小,但他們仍要繼續抗議。黃同學說:「香港年輕人必須站起來,為自己抗爭!」認為一國兩制在香港是完全失敗的,這次攻擊立法會就是很大的舉動:「政府只是拖延,我們應該將行動升級,因為政府沒有顧及我們訴求,所以我們必須有所行動。」

筆者攝影
筆者攝影

15歲的文姓女同學說「我們為自己民主、自由奮鬥,雖然我們五年前失敗了,但現在還是可以吸取以前教訓。」對於進攻立法會,她覺得是政府無視下,他們必須要有的行動。

23歲的劉先生則說:「他們(中國)就在溫水煮青蛙,已經這樣很久。我們在讀書時都唸過共產黨邪惡的一面,很多人都醒過來了。」他形容,香港現在是讓高官們快樂生活,一般市民拼命生存的痛苦之地。

從1997年主權移交中國以來,香港即站在中國民主自由的最前線,也成為支持中國人權的前哨站。但隨著22年過去,現在反而是香港的民主、自由與人權,因為逃犯條例修正而面臨極大威脅。未來條例一但通過,香港將失去過去的司法獨立空間,最後讓許多香港年輕人憤而用行動來跟政府表達最強烈抗議。要是香港政府持續沉默,衝進立法會將不會是第一次,反而有可能只是一切抗議升級的開始。

筆者攝影
筆者攝影

標題圖片:筆者攝影

中國 臺灣 香港 遊行 立法會 反送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