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桂竹與日本植物學之父牧野富太郎

生活 自然環境 臺灣香港

位於高知市郊五臺山上的「縣立牧野植物園」,為紀念植物學之父牧野富太郎而建,其與臺灣植物的調查研究與奠定,有著深厚的淵源。

臺灣桂竹在高知的山丘上生根

位於四國高知市郊五臺山上的「縣立牧野植物園」,園區入口處有一個圓形的中庭,種植著一大叢青翠的竹林,隨風搖曳的竹葉發出了沙沙聲,為炎熱的高知帶來了猶如南國般的夏季風情。

仔細看這片竹林的介紹標示「タイワンマダケ」(臺灣真竹,Phyllostachys makinoi Hay),這是臺灣原生種的竹子「桂竹」,不但分布於全臺,栽種面積最廣,也是臺灣經濟價值最高的竹子。

高知縣立牧野植物園內種植的臺灣原生種桂竹(筆者攝影)
高知縣立牧野植物園內種植的臺灣原生種桂竹(筆者攝影)

臺灣原生種的桂竹會生根於高知的山丘上,並非偶然,而是與高知縣出身的日本植物學家牧野富太郎有很深的關係。高知縣近幾年積極和臺灣展開交流,縣知事尾崎正直像跑灶腳一樣經常帶團訪臺,尤其在觀光和文化交流方面下了不少功夫,不過大多數的高知和臺灣人可能都不知道,其實高知和臺灣早在120多年前就因植物結下了不解之緣。

第一批「臺灣學術探險隊」於1986年登臺

時間必須回溯到120多年前的1896年,也就是臺灣在馬關條約下割讓給日本的第2年,東京大學(前身為帝國大學)派遣了第一批植物學家到臺灣各地採集植物,成員之一的植物學家牧野富太郎,就是發現臺灣桂竹的人。

牧野富太郎(牧野植物學全集 第1卷,國立國會圖書館)
牧野富太郎(牧野植物學全集 第1卷,國立國會圖書館)

生物學上對「新種發現」有明確的定義,新種指的是經過科學認定的品種,必須透過發表論文並記載學名才能獲國際登錄,擁有國際通用的學名。臺灣原生種桂竹存在於臺灣可能已有數萬年歷史,成為在地居民熟悉的經濟植物也有數百年歷史,但在被牧野發現採集之前,臺灣桂竹於國際上並沒有科學的名稱。

生物分類學始於近代,由瑞典生物學家林奈(Carl von Linné,1707-1778)開啟,現在通用的生物二名法學名即是由他所創,有「植物分類學之祖」之稱,日本在明治維新之後大量吸收西洋文明,接收臺灣時,帝國大學創校還不到20年,年輕的學者們傾心向西方先進國家看齊,對學術研究既饑渴又充滿熱情,清廷視為「化外之地」的臺灣,在他們眼中則是學術挖寶的處女地。

剛接收臺灣的日本政府和臺灣總督府,希望能對臺灣的自然和人文進行研究調查,以利殖民政策的規劃,這項需求正好與東大學者一拍即合,1896年派遣的第一批「臺灣學術探險隊」包括了研究植物、地質和農林等的學者,當時在東大擔任助手的牧野富太郎、學生大渡忠太郎、東大植物園園丁內山富次郎負責採集臺灣的植物。

牧野富太郎的採集工具和製作的竹子標本(筆者攝影)
牧野富太郎的採集工具和製作的竹子標本(筆者攝影)

1896年10月20日牧野在基隆上岸,接著花了1個多月的時間從基隆徒步走到高雄鳳山,途經臺北、淡水、新竹,足跡還遠至澎湖,總共採集了4000多份植物標本並記錄1000多種植物。

奠定臺灣植物系統分類

在此之前,東大的植物學的研究範圍,最南只到琉球群島,因為牧野帶回了大量的植物標本,東大以琉球群島和臺灣標本為主,展開熱帶植物分類學研究。臺灣植物豐富的種類和多樣性讓日本學者感到吃驚,他們建議政府全面普查臺灣植物,從中選擇適合裁種和利用的植物,這些建言也影響了日本的殖民政策,從短視近利變成長期規劃與有效運用。接著日本陸續派遣好幾批植物學者到臺灣普查有用植物,其中包括對奠定臺灣植物系統分類最具貢獻的早田文藏。

臺北植物園在2016年慶祝成立120周年時,修復了園內的「中央研究所林業部腊葉館」古蹟,腊葉館內典藏了3萬多份有百年歷史的植物腊葉標本(乾燥標本),見證日治時代植物學家的功績,其中最古老的標本就是牧野採自臺北的五角金魚藻標本,這種水草現今已在臺北盆地絕跡。

早田在1916年出版 「臺灣植物圖譜」,收入了牧野首波訪臺時發現的植物,其中包括臺灣桂竹,並且在學名中的種小名以牧野makinoi之名命名。除了桂竹之外,臺灣夏季消暑聖品愛玉的原料愛玉子,最初的學名「Ficus awkeotsang Makino」也是由牧野所命名,他在臺灣調查時於現今嘉義梅山鄉發現,1904年發表為新種,不過後來被英國植物學家認定愛玉子為薜荔的變種,所以現代的學名標示為「Ficus pumila L. var. awkeotsang (Makino) Corner」。

臺灣愛玉子的學名也是由牧野富太郎命名(何麗子提供)
臺灣愛玉子的學名也是由牧野富太郎命名(何麗子提供)

臺灣的珍珠奶茶今年夏天在東京引爆大流行,連遠在四國高知的居民也心之嚮往,不過有位高知縣府的女職員,聽到關於牧野為愛玉子學名命名一事之後「高知愛」大爆發,她到臺灣出差時馬上衝去夜市品嚐了人生的第一碗愛玉,還直說「歐伊西」,希望有一天能把愛玉帶到高知,像珍珠奶茶一樣發揚光大。

臺灣夏季聖品愛玉(何麗子提供)
臺灣夏季聖品愛玉(何麗子提供)

畢生投入植物的採集和研究,被尊為「日本植物學之父」

高知出了很多歷史名人,例如幕末志士坂本龍馬、三菱財閥創辦人岩崎彌太郎或日本自由民權運動的主導者板垣退助,相對於這些活躍於幕末明治維新初期的名人,出生於1862年的牧野只是一位商人之子,家裡經營酒造業和雜貨業,在他出生的第5年坂本龍馬遭暗殺身亡。

牧野雖然沒有在動盪的時代參與國家改造的革命大業,但畢生投入植物的採集和研究,被稱為「日本植物學之父」,留有50萬件標本和觀察記錄,為2500種植物學名命名,為日本植物命名學名的數量僅次於林奈,他的名言是「世界上不存在叫做『雜草』的植物」。不過成為植物界巨擘的牧野,實際上卻是小學沒畢業,直到65歲才獲得東京大學頒發「理學博士」的頭銜。

牧野富太郎的採集足跡遍及全日本(筆者攝影)
牧野富太郎的採集足跡遍及全日本(筆者攝影)

牧野出身於富商之家,雖然兒時父母相繼過世,但他並不愁吃穿,從小熱衷於植物的觀察,小學僅讀了兩年就退學,並非資質不足,而是在日本學制從鄉學轉為小學之前,牧野於家鄉高知縣佐川村的鄉學已學到了更精深的知識,小學的課程對他而言太淺太無聊。

身為長男的牧野,原本應該繼承酒造的家業,但因太傾心於植物研究,自認是「植物精靈」轉世,把家業交給祖母和番頭(總管)經營,19歲時帶著隨從到東京潛心研究植物,22歲認識東京大學的教授,開始自由進出該校的植物學教室,並使用文獻與資料。27歲的1889年牧野在高知發現「大和草」(ヤマトグサ),並發表在自費創刊的「植物學雜誌」,成為日本第一個不依靠外國學者獨力為植物學名命名的案例。但過於招搖的表現卻惹得東京教授不開心,禁止他進出東大植物教室,直到1893年31歲時才解禁,以臨時雇用的助手身分重返東大,3年後的1896年牧野被派到臺灣進行植物採集。

牧野從31歲起擔任東大助手到後來擔任講師,47年間多次因為不具學歷又不懂得迎合權威而數度面臨危機,但東大最後不得不承認牧野是他們需要的人才。

高知縣立牧野植物園重現牧野富太郎書齋的模樣(筆者攝影)
高知縣立牧野植物園重現牧野富太郎書齋的模樣(筆者攝影)

牧野植物園至今仍延續著與臺灣植物之緣

自認是草木精靈的牧野,為了植物可以說是散盡家財,自費出版植物雜誌還自學石版印刷技術和繪畫,他筆下的植物圖鑑精緻到連顯微鏡底下的細部寫生都忠實紀錄,一生畫了1700張植物圖鑑,確立了他獨特的「牧野式植物圖法」,如果沒有對植物十足的熱愛,根本不可能辦到,有趣的是牧野出門採集植物經常穿著西裝打領結,有人問他為何這樣打扮,他笑著說去見「情人」怎能不正裝。

牧野富太郎繪圖工具(筆者攝影)
牧野富太郎繪圖工具(筆者攝影)

牧野富太郎繪製的植物圖鑑(筆者攝影)
牧野富太郎繪製的植物圖鑑(筆者攝影)

牧野的祖母在他22歲時過世,家道也開始中落,加上他對金錢沒有概念,把財產都花在植物採集、標本製作和購買文獻、器材上,28歲結婚後小孩一個接著一個出生,雖然31歲返回東大擔任助手,但薪水根本不夠養活一家人,牧野和妻子壽衛子總共生了13個小孩,其中有6個夭折。壽衛子力挺丈夫的研究,外出工作補貼家用,並常跟孩子說「我們家的貧窮不同於世間所說的貧窮,因為學問而貧窮一點都不可恥。」

1927年牧野以65歲之齡終於獲得東大頒發理學博士的學位,同年他在仙臺發現新種的矮竹,將之命名為「壽衛子笹」,隔年壽衛子過世,享壽56歲。高知有一群有志之士成立「晨間劇牧野之會」,以連署的方式力促NHK將牧野和妻子壽衛子的故事拍成晨間劇,不過至今尚未成功。

牧野富太郎以妻子之名命名的「壽衛子笹」(筆者攝影)
牧野富太郎以妻子之名命名的「壽衛子笹」(筆者攝影)

牧野在1957年過世,享耆壽94歲,高知為了彰顯牧野畢生的功績,1958年在高知市近郊五臺山上打造了牧野植物園,園內種植了3000多種與牧野有關的野生植物,1999年擴建新設「牧野富太郎紀念館」,陳列牧野採集的標本和相關文物,2008年成立「50周年紀念庭園」,在園內的南園展示東洋園藝植物,今年底北園將有兩個新園區即將開幕。

高知縣立牧野植物園位於五臺山上風光明媚(筆者攝影)
高知縣立牧野植物園位於五臺山上風光明媚(筆者攝影)

牧野植物園不但展示與牧野有關的植物,也積極進行植物研究、教育普及與資源植物的探查。值得一提的是,牧野植物園在2012和13年,在臺灣林業試驗和新潟縣立植物園的協助下,對臺灣原生種的杜鵑進行採集和調查,並且將19種分布於臺灣的杜鵑,引進其中17種(有11種為原生種),這些杜鵑從種籽開始育苗,經過5年的栽種,有7種已成長到開花的狀態,杜鵑現在已移種到南園結網山上,此園區已收集了各地約60種杜鵑,預料明年的杜鵑花季,臺灣杜鵑也將在牧野植物園內怒放,延續120多年前牧野與臺灣結下的植物情緣。

標題圖片:高知縣立牧野植物園的「牧野富太郎紀念館」一角(筆者攝影)

臺灣 植物 日本統治時期 牧野富太郎 愛玉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