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材溫情」環抱的國立競技場亮相——東京奧運帕運主會場

東京2020 運動 設計 日本指南 觀光旅遊

國立競技場是2020年東京奧運帕運的主體育場,已於2019年11月末完工。12月15日竣工儀式之後,主辦方向新聞媒體開放了體育場內部及周邊設施。現將相關情況作一介紹。

新的國立競技場於2019年11月30日完工。從開始申奧一直到施工期間,人們都稱其為「新國立競技場」。但從竣工之日起,名稱正式變成了「國立競技場」。

12月21日,國立競技場舉行了正式開場儀式,首場賽事是2020年元旦的天皇盃全日本足球錦標賽決賽。國立競技場將作為7月24日開始的東京奧運帕運的主體育場,期間將在此舉行開幕式、閉幕式以及田徑賽事。

從南側上空拍攝的國立競技場(圖片提供:日本體育振興中心)
從南側上空拍攝的國立競技場(圖片提供:日本體育振興中心)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和奧運擔當大臣橋本聖子、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出席了竣工儀式。左邊第一人為負責場館設計工作的隈研吾先生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和奧運擔當大臣橋本聖子、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出席了竣工儀式。左邊第一人為負責場館設計工作的隈研吾先生

和式體育場使用了來自日本全國各地的木材

秉持「森林體育場」理念的國立競技場,大量使用了日本原產木材,是全世界少見的「能感受到木材溫情的體育場」。

從近處仰望,體育場周邊的木屋簷給人留下深刻印象。杉木條縱向鋪陳,環繞360度全覆蓋。入口處則有5層屋簷。規模超大的是最上層,被稱為「風之大庇」,被設計成能使體育場內四季保持良好通風效果。建造屋簷的木材來自日本全國47個都道府縣,據說最北側部位的木材來自北海道,最南側部位的木材來自沖繩,都是根據方位使用相應地域的木材。既照顧到了細節,又以現代手法再現了日本傳統木造建築的要素。

體育場能讓人感受到木材溫情。入口處的屋簷使用的也是木材
體育場能讓人感受到木材溫情。入口處的屋簷使用的也是木材

從近處仰望,大量使用木材的印象更加明顯
從近處仰望,大量使用木材的印象更加明顯

體育場結構包括了地上5層和地下2層,而田徑賽場相當於地下2層的位置。通過屋簷這種下沉式設計,最終成功將體育場的高度控制在了50公尺之內。場內雖有約6萬個觀眾席,但並不太讓人感到壓迫。木材溫情不僅緩和了大型建築固有的僵硬質感,還與相鄰的鬱鬱蔥蔥的明治神宮外苑相映成趣。

周邊以灌木為主,種植了4.7萬株樹木,樹種多達130種。還開掘了一條長達140公尺的小溪流(圖片提供:日本體育振興中心)
周邊以灌木為主,種植了4.7萬株樹木,樹種多達130種。還開掘了一條長達140公尺的小溪流(圖片提供:日本體育振興中心)

東入口處,將原國立競技場的壁畫做成紀念碑擺放
東入口處,將原國立競技場的壁畫做成紀念碑擺放

建築的壓迫感不強,和明治神宮的森林看上去很和諧
建築的壓迫感不強,和明治神宮的森林看上去很和諧

計畫一度受挫,但施工順利

最初的札哈·哈蒂方案由於工程量過於龐大,後來被放棄了。2015年12月,經過再次招標設計,決定採用由大成建設、梓設計、隈研吾建築都市設計事務所JV聯合提出的設計方案。從一年後施工算起,花了36個月時間按計劃完工,並在11月30日將其移交給了運營主體日本體育振興中心(JSC)。包括體育場主體及周邊的建設費用一共為1569億日圓,成功控制在了規劃時設定的費用上限1590億日圓之內。

从2016年12月1日至2019年11月1日的施工状况(千駄谷Intes大廈協助/圖片提供:日本體育振興中心)
从2016年12月1日至2019年11月1日的施工状况(千駄谷Intes大廈協助/圖片提供:日本體育振興中心)

從2019年11月30日起,堂堂正正改叫「國立競技場」了
從2019年11月30日起,堂堂正正改叫「國立競技場」了

體育場內部,也到處都使用了木材。由鋼筋、落葉松木和杉木組合而成的樑柱,支撐著重達2萬t的大屋頂。鋼筋有足夠強度,而木材則可吸收因地震或強風引發的扭曲變形,是一種混合結構。甜甜圈形狀的屋頂,由108根樑柱支撐著,所以觀眾席和內場地都包圍在木材溫情之中。

室內的休息室、露臺、展示空間的牆壁和屋頂,椅子等,也有效使用了木材。

大屋頂內側也全是木材。太陽光就像透過樹蔭一樣照射在場地上
大屋頂內側也全是木材。太陽光就像透過樹蔭一樣照射在場地上

木材和鋼筋組成的混合結構支撐著總重達2萬t的大屋頂
木材和鋼筋組成的混合結構支撐著總重達2萬t的大屋頂

計畫用來陳列展示日本文化的「資訊庭園」裡,也隨處可見縱向鋪排的杉木條
計畫用來陳列展示日本文化的「資訊庭園」裡,也隨處可見縱向鋪排的杉木條

選手更衣室內部,木材的使用也令人印象深刻(圖片提供:日本體育振興中心)
選手更衣室內部,木材的使用也令人印象深刻(圖片提供:日本體育振興中心)

運動健兒齊發力,與觀眾融為一體

場地上的草坪是天然草坪。為了讓其全年有最適宜的生長環境,還安裝了地下溫控系統。田徑跑道,則鋪設採用了義大利盟多公司用高彈力合成橡膠製造的知名產品「高速跑道」。期待選手們能借此掀起創造好成績的熱潮。

呈擂缽狀的3層分散式看臺上,沒有任何遮擋視線的柱子。由於一周360度都沒有任何阻擋,觀眾和運動健兒之間容易產生整體感。觀眾席的顏色是隨機5種顏色,與田徑場的紅色與綠色、大屋頂的木色,以及藍天搭配起來顯得十分和諧。觀眾席讓人聯想到陽光從樹葉空隙照進來的情形,即便有空座也不顯眼。

華燈照射下的田徑場和觀眾席。高速跑道不知是否能夠催生一連串新紀錄
華燈照射下的田徑場和觀眾席。高速跑道不知是否能夠催生一連串新紀錄

看臺座席的配色是隨機的,因此從遠處看去,像是坐滿了觀眾
看臺座席的配色是隨機的,因此從遠處看去,像是坐滿了觀眾

南北兩側看臺上方安裝了巨大的螢幕,二層看臺下方有繞場地一周安裝的帶狀LED告示板,預計將通過多彩呈現來調動比賽氣氛。

一層和二層看臺的上方,安裝了能夠產生氣流的風扇185臺。當來自「風之大庇」的風太弱或陽光太強烈時,可以通過這些風扇讓看臺溫度降低,將田徑場內的熱氣和濕氣往上抽取排放。這些設備,對於解決東京奧運帕運時人們擔心的酷暑問題,將發揮重大作用。

北側大螢幕長36公尺,高9公尺,南側大螢幕的尺寸也幾乎相同。繞場一周的帶狀LED告示板總長640公尺,高0.9公尺。
北側大螢幕長36公尺,高9公尺,南側大螢幕的尺寸也幾乎相同。繞場一周的帶狀LED告示板總長640公尺,高0.9公尺。

風扇往觀眾席送去涼風,並使田徑場內產生上升氣流
風扇往觀眾席送去涼風,並使田徑場內產生上升氣流

觀眾能安心舒適觀賽的體育場

國立競技場號稱採用「世界最高水準的通用性設計」。為了讓所有人群都能輕鬆觀賽,從設計階段一直到施工過程中,設計施工方與身障團體、育兒組織、老年人援助團體等組織廣泛交換意見,並體現到場館設備上。

國立競技場常設有500個輪椅座席,帕運期間計畫增設250個。不僅數量遠超過原國立競技場的40個輪椅座席,而且位置均衡分佈在不同看臺層。其它體育場館很多把輪椅座席設置在場館側翼等固定位置,而國立競技場考慮到了讓身障人士也能在自己喜歡的位置觀賽,還不需要與陪伴分開坐。

為了讓輪椅使用者和陪伴者不必分開坐,於是創造了這樣的空間——兩個相鄰陪伴者座席的兩邊是輪椅座席
為了讓輪椅使用者和陪伴者不必分開坐,於是創造了這樣的空間——兩個相鄰陪伴者座席的兩邊是輪椅座席

體育場出入口等的坡道很和緩,場館內的通道當然也完全無障礙,安裝了足夠多的盲道和臺階扶手。還準備了93處能應對輪椅或人工肛門等使用者的易用型洗手間。

對於國外擔心較多的應對地震問題,頂層部分通過斜梁和鋼筋條提高強度,底層則集中安裝了液壓減震器,形成吸收建築物震盪的減震結構。看臺和通道也設計得能及時迅速疏散人群。水箱、防災儲備倉庫、緊急電源等也一應俱全。

輪椅洗手間設計成左撇子和右撇子都能使用(圖片提供:日本體育振興中心)
輪椅洗手間設計成左撇子和右撇子都能使用(圖片提供:日本體育振興中心)

體育場外還設有導盲犬專用洗手間(圖片提供:日本體育振興中心)
體育場外還設有導盲犬專用洗手間(圖片提供:日本體育振興中心)

最頂層有條繞場一周850公尺長的散步路「空中森林」,計畫今後對市民開放。東京奧運帕運之後如何有效利用這座場館這個問題,目前還不清楚,暫無定論。但是,我們希望這座與自然和諧共處的日式體育場,能成為象徵奧運成功舉辦、並為國民繼續喜愛的有珍貴遺產價值的建築。

 「空中森林」,從競技場外就可通過階梯或電梯登臨,看來會受到跑步市民的喜愛
「空中森林」,從競技場外就可通過階梯或電梯登臨,看來會受到跑步市民的喜愛

如今有呼聲要將國立競技場民營化,如果東京奧運帕運成功舉辦,它是否能夠創造出新的價值來呢?(圖片提供:日本體育振興中心)
如今有呼聲要將國立競技場民營化,如果東京奧運帕運成功舉辦,它是否能夠創造出新的價值來呢?(圖片提供:日本體育振興中心)

國立競技場

  • 地址:東京都新宿區霞丘町10-1
  • 竣工時間:2019年11月30日
  • 面積:總占地面積約為10萬9800平方公尺,單層建築面積約為6.96萬平方公尺,合計建築面積約為19萬2000平方公尺
  • 體育場:南北長約350公尺,東西長約260公尺,高約47公尺,包括地上5層、地下2層
  • 觀眾席數量:約6萬席(其中輪椅座席500個)
  • 交通方式:JR總武線「千馱谷」、「信濃町」車站步行5分鐘;都營大江戸線「國立競技場「車站步行1分鐘;東京地鐵銀座線「外苑前」步行9分鐘

採訪、撰文、攝影:nippon.com編輯部 土師野幸德

建築 運動 東京奧運 帕運 國立競技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