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議會大勝後,持續為香港未來奮鬥的年輕世代

政治外交 臺灣香港

大勝仍不鬆懈

「衷心多謝大家!」一個辛勤的身影在12月初的香港荃灣街頭現身,不停地跟來往的香港市民握手致謝。他是25歲的香港青年謝旻澤,首次參加香港區議員選舉,在該區以5098票勝選,得到壓倒性地勝利。

11月24日舉辦的香港區議會選舉,是香港在6月爆發反送中抗議後,第一次的大型地方選舉。選舉結果出爐後,支持反送中運動訴求的泛民主派,在452席中拿下388席,獲得空前勝利,而屬於較親中國陣營的建制派,則僅拿下59席,獲得史無前例的慘敗,投票率也創下71.2%的歷史新高。

謝旻澤原先只是一位上班族,跟朋友一起開科技工作室,過著相當穩定的生活。然而,這半年來香港的局勢變化相當快速,反送中衝突延燒下,香港政府拒絕示威群眾的訴求,香港警方的執法動作也屢屢引發爭議,讓謝旻澤開始思考,用從政的方式來參與香港事務。

「剛開始很多居民會覺得,你這麼年輕,哪懂政治?但我覺得政治工作沒有想像中那麼難,有心做好地區事務最重要。」謝旻澤跟記者表示,家人剛開始也勸他別參與太多政治,不然會惹上麻煩,但經過說服後,家人也開始支持他。謝旻澤說:「我要成為香港政府與民眾的橋樑。」

區議員在香港政治中並不是很重要的職位,工作內容也以社區服務為主,解決社區內環境的相關問題,比如交通、衛生等。

不過這次的大勝,對謝旻澤來說極具意義,他說:「其實勝出選舉後,並沒有特別鬆一口氣,也沒有特別的興奮,因為我對於香港的前途未來仍然十分憂心。」擔心香港的未來,現在成為許多香港年輕人的首要煩惱。

不安持續籠罩

就在泛民主派獲得香港區議會大勝後,香港獲得短暫的平靜。然而在過了一週後,各地又開始發生大大小小的抗議,香港警方持續動用催淚瓦斯驅趕群眾,在觀光客聚集的旺角,與維多利亞港附近的黃埔等,12月初依舊發生示威衝突。

在投票當時,不少香港民眾也對於香港的未來相當憂心,28歲的旺角居民李小姐就說:「看到香港成為戰場,學生這代跟我們這世代的人出來,一定是累積很多不滿。我們也不想受傷,但更重要的是,很多年輕人心靈都受傷了。」

另一位旺角居民,30歲的吳小姐則對記者表示:「我想投票就是最低成本的抗爭,因為現在很多『和理非』(和平、理性、非暴力)遊行示威,都沒辦法順利進行。投票是唯一的機會,我擔心未來香港民主自由愈來愈少。」

投票結果雖然給香港政府很大的衝擊,香港特首林鄭月娥也聲明,會「尊重投票結果」,但是並未給示威者更進一步的妥協。相反地,香港政府換上新任警務處處長,是對示威者較強硬派的鄧炳強,未來香港的示威抗爭想必有更多阻礙。

26歲的香港區議員當選者岑敖暉,當選隔天也前往當時被香港警方包圍的香港理工大學,並沒有任何絲毫的喜悅。他對記者說:「看到這幾年愈來愈多年輕人出來,原因就是跟北京嚴重打壓有關,以前雖不是那麼直接(打壓),但現在超級直接打壓香港人權跟自由,不讓香港人有機會有民主,很多香港年輕人都看在眼裡。」

這次香港區議會選舉,有許多不到30歲的年輕世代出來參選(筆者攝影)
這次香港區議會選舉,有許多不到30歲的年輕世代出來參選(筆者攝影)

2047年的界限

從1997年回歸中國,當初中國政府雖然明文說香港享有「50年不變」的民主自由。然而22年過去後,香港的民主自由現在面臨持續倒退,甚至外界有很多預估,如果香港的抗議持續下去,未來中國中央政府也許會「提前結束50年不變」,直接變成一國一制。

2047年時,現在香港的抗爭年輕人也將成為40與50歲的中生代,只是對於很多年輕人來說,這些東西他們想都不敢想。24歲的香港居民黃先生就悲觀地說:「也許50年後就一國一制吧,現在政府又再提倡大灣區理念,到時中港融合會更緊密了。」

但對於「50年不變」,黃先生仍認為要教給下一代「香港精神」,他說:「 我自己的下一代,我當然要好好教育,我現在看到很多香港學生聊天都用普通話,中國滲透的蠻誇張的。」黃先生最後說,希望到時,香港的民主會更進步點。

然而,還是有香港市民抱持樂觀態度,31歲的市民李先生就說:「我希望到時應該要普選特首,自己選的我就沒藉口(批評),但現在也不是我選的,特首做的再差,也不對我負責。」

市民吳小姐則堅決地說:「如果香港未來沒有雙普選(特首與立法會議員全部直選),我就會支持香港獨立。」而事實上,在香港爆發衝突之後,愈來愈多年輕一代對一國兩制感到失望,轉而支持香港獨立。不過也有不同意見,市民李小姐就認為:「雙普選是一定的,但我個人立場不是說要跟中國分開,我希望香港的多元化持續,每個人都可以自由發出自己的聲音就好。」

香港區議員當選人岑敖暉、謝旻澤跟易承聰,跟當地居民致意(筆者攝影)
香港區議員當選人岑敖暉、謝旻澤跟易承聰,跟當地居民致意(筆者攝影)

未來持續奮鬥

新的區議會議員,即將在2020年的1月1日就任,這一次有許多年輕人出來參選,徹底翻轉過去政治版圖。根據統計資料,13%的區議員都還不滿30歲,最年輕的為21歲的香港大學學生彭家浩,全部平均年齡也比上一屆低了快2歲。

但對於未來,許多年輕區議員,則是持續戒慎恐懼,岑敖暉就說:「香港區議員不是有真實政治權力,現在很危險的是,如果有人認為這次贏了,香港就贏了,我們對政府訴求就會成立,這是不可能的。」他認為,這次選舉只是一次民意對政府的不信任表態,未來要把握每一個機會,從街頭、選舉到政府大小職位,讓香港人透過不同方式爭取民主權利。

謝旻澤則認為,未來香港還是要面臨「赤化危機」,他說:「香港政府要了解,不要錯誤看待人民,人民不是為了亂而亂,這些源頭是來自政府的(忽視)。香港愈來愈靠近中國,但我們在整個運動裡,要找回香港人的腳步。」

33歲的市民歐先生則坦言,這次選舉讓他有真實感受到民主與民意的波動,「香港人說明了民主是比民生更重要的,」但對於未來,他則認為中國政府的陰影仍然揮之不去:「我想說,香港年輕人就是未來。年長的選民必須要明白,只顧自己的現在,就是消費掉年輕人的將來。」

香港各地至今仍發生各種抗議,旺角的交通號誌仍未修復(筆者攝影)
香港各地至今仍發生各種抗議,旺角的交通號誌仍未修復(筆者攝影)

香港的抗議半年以來,警方公布逮捕了超過5000位示威者,其中超過4成是學生。香港政府與警方,始終認為這些年輕示威者是「暴徒」,而許多年輕人更決定用選舉的方式,捍衛自己的家園。岑敖暉說:「香港有種已經慢慢死亡的感覺,但在未來階段, 我們還是會盡一切反抗。」

標題圖片:本屆香港區議會投票率高達71.2%,創下歷史新高(筆者攝影)

中國 選舉 香港 雨傘運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