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在日外國籍居民無投票權 產生疏離感

政治外交 社會 生活

【共同社10月28日電】在日外國人不享有日本的參政權,無法給31日投計票的眾院選舉投票。“明明是出生和長大的國家,也交了稅金。”在定居日本的外國籍居民等中,也有不少人強調疏離感。 “一般到了18歲就能去選舉。我沒有被看作真正的大人。”韓國人金正則(64歲)是東京一家市場調研公司的社長,從上一輩開始就在日本居住。他嘆息,就算對在日朝鮮半島人的仇恨言論肆虐感到“生存權”受威脅,“也沒有辦法選擇致力於仇恨言論對策的候選人,無法參與社會”。 他與各種國籍的居民一同,正展開要求獲得地方參政權的簽名活動。他談及心願,稱“希望在我死之前能投票,覺得在這個國家出生真好”。 大阪市西成區的中國人徐翠珍(74歲)從上一輩開始就在日本。她在民間保育所工作的24歲時,隨著工作單位改為市立,其國籍成為了被解僱的理由。她指出,住在日本的外國人增加,國籍也呈現多樣化,但出入境管理設施侵犯人權、作為勞動力使用的外國人技能實習生問題等,距離共生社會還很遙遠。 徐翠珍也主張,首先從地方開始,有朝一日也需要國政的參政權。這是因為她認為,沒有外國籍居民參與政治,就不會發生“社會變革”。 來自印度、把國籍改為日本的東京都江戶川區前區議員Yogi(44歲、原名Puranik Yogendra)就向外國人賦予參政權稱“應該分階段進行討論”,比如限定居住時間較長、對日語和日本社會等有一定程度理解的人等。 Yogi在約20年前作為...

共同網

共同網 日本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