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最低工資上調顧及低收人群但加重中小企業負擔

政治外交 社會 生活

【共同社8月2日電】

日本2022年度最低工資磋商最終達成的時薪上調金額為創新高的31日圓。日圓貶值等導致物價飛漲,上調最低工資意在緩解低收入人群生活憂慮。不僅是高物價帶來的原材料費成本負擔,勞動力成本增加也令中小企業叫苦不迭。

▽持續

除了新冠疫情剛爆發的2020年度,日本全國平均最低工資近年來在政治主導下基本維持每年約3%的漲幅。安倍政府力爭擺脫通縮,在經濟財政運營指針「骨太方針」中提出上調約3%,菅義偉政府也強力推進,要求實現與疫情前相同水平的加薪等。

岸田文雄政府在「骨太方針」中寫入「爭取儘早實現全國加權平均(時薪)達到1000日圓以上」,但並未給出2022年度的數值目標。然而物價持續飆升,作為為數不多的「分配」領域有望實現的政績,最低工資此前也引發了或將受挫的焦慮。岸田在7月25日的經濟財政諮詢會議上強調:「包括最低工資在內,將使加薪勢頭更加穩固且持續。」

▽變化

此次磋商的焦點在於如何評估高物價。近期消費者物價指數(不含生鮮食品)連續3個月上漲超過2%。決定最低工資水平要素之一的生活成本上升,家庭經濟壓力加大,勞方考慮到物價上漲而要求加薪。

而且磋商過程中還出爐了推動加薪的數據。據厚勞省消息,員工數不到30人的企業加薪幅度為1.5%,創近24年新高。與上年相比,增加了1.1個百分點。這成為加薪的參考資料,為實現最大漲幅創造了條件。

企業方面的立場也發...

共同網

共同網 日本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