恢復名譽費時44年——「日本的辛德勒」杉原千畝

政治外交 社會

在日本外交中,像杉原千畝這樣在海外被廣為人知的外交官很少。他違反外務省命令,不斷向猶太難民發放簽證,在戰後第46個年頭才得以恢復名譽,期間新黨大地代表鈴木宗男做了大量工作。他為我們講述了這件事情的來龍去脈。

鈴木宗男 SUZUKI Muneo

1983年12月,首次當選眾議院議員,共當選8次。曾任外務政務次官、防衛政務次官、國務大臣北海道與沖繩開發廳長官、內閣官房副長官、自民黨總務局長、眾議院議員運營委員長、外務委員長、新黨大地代表。

根據杉原千畝「嚴酷的半輩子」拍成的電影2015年冬上映

時值戰後70週年,描述前外交官杉原千畝(1900~1986年)嚴酷的前半生的電影《杉原千畝 スギハラチウネ》將於2015年冬公開上映,杉原在立陶宛救助了6,000名猶太難民。杉原由演員唐澤壽明扮演,執導此片的則是在日本出生長大的美國導演葛拉克(Cellin Gluck)。

鈴木宗男

杉原在海外以救助猶太難民的「日本的辛德勒(Oskar Schindler)」之名廣為人知。1985年1月,以色列政府授予杉原「外國國民正義之士」的稱號,這一稱號專門授予那些曾救助過猶太人的人。此外,還給他頒授了「外國國民正義獎」。自然,日本人中僅杉原一位而已。

但是,無視外務省訓令擅自持續發放日本簽證的杉原千畝,戰後1947年被迫從外務省辭職。實際上直到44年之後的1991年,才恢復其作為外交官的名譽。

時任外務省政務次官鈴木宗男邀請杉原千畝的遺孀幸子夫人會面,高度讚揚了杉原人道而勇敢的決斷,並向杉原一家表示謝罪,為杉原恢復了名譽。那之後25年過去了,我們採訪了對恢復杉原名譽做出貢獻的新黨大地代表鈴木宗男,聽他講述了事情的來龍去脈。

無視外相松岡洋右的訓令擅自發放簽證

——鈴木宗男先生對恢復杉原的名譽做出了貢獻,事情經過是怎樣的呢?

鈴木宗男

 1991年,我是外務省政務次官。那一年發生了波斯灣戰爭爆發、前蘇聯總統戈巴契夫(Mikhail Gorbachev)遭綁架等重大事件。結果,1991年蘇聯解體了。當年10月,為了與再次獨立的波羅的海三國立陶宛、拉脫維亞、愛沙尼亞在時隔51年之後重建外交關係,我代表日本政府,作為政府特使前往上述三國。

說起立陶宛我馬上想到了杉原千畝先生。他不顧時任外相松岡洋右下達的不能讓猶太人出境的命令,為猶太人出境提供了方便。現在全世界都盛讚這一行為。

——杉原是因為違反外務省訓令而在戰後被迫辭職的嗎?

鈴木

 杉原先生自己認為,是由於違反了外務省訓令而被免職的。而且,聽說他還斷絕了和外務省的一切連絡。於是,因為我要去立陶宛,就想著要為杉原先生恢復名譽。

外務省一直不願恢復名譽

鈴木

 問題在外務省。我向時任外務省官房長佐藤嘉恭說起為杉原先生恢復名譽的事,他答道「沒有恢復名譽的必要」。其說法是,當時日本戰敗了,外務省職員有3分之1都離職了,杉原先生就是在這一過程中辭職的。他說,因為「杉原先生並不是因為責任問題而被免職的」,所以最好還是就這樣不再提起為妙。

一般情況下那就閉嘴不多說了,但我說請等一下,「杉原因擅發簽證一事而被外務事務次官說請你辭職吧,其本人是基於這一認識離開外務省的」。杉原本人雖已去世,但我從他的家屬那裏聽說「他自認是被免職的」。現在,國際社會都在稱讚杉原先生,「我們為什麼就不能好好地善待前輩呢」?我繼續堅持。即便如此,外務省還是認為外務省並沒有處分過杉原。

——杉原先生是1947年6月離開外務省的吧?

鈴木

 是的。他回國之後提交辭呈辭職了。但是,他很清楚地記得當時的外務事務次官跟他說的話。因此,我堅持認為就此有必要明確地為杉原先生恢復名譽。佐藤官房長比較能聽從別人的意見,所以最後我的堅持有了效果。到了第3天,佐藤官房長說,「一切交由鈴木政務次官處理」。

為幸子夫人的著作《六千人的生命簽證》而感動

——起因是杉原幸子夫人所寫的書籍《六千人的生命簽證》嗎?

鈴木

 我讀過幸子夫人(已故)的書之後,非常感動。因為是發生在1940年(昭和15年)的事情,也就是第二次世界大戰德蘇戰爭開始之前。從歷史進程來看,1939年8月份簽訂了《德蘇互不侵犯條約》,9月德國即進攻波蘭。第二次世界大戰由此拉開戰幕。

杉原在第2年即1940年就任立陶宛考那斯(Kaunas)市的副領事。同年9月,波羅的海三國被蘇聯吞併。在此前的7月,立陶宛舉行了大選。感受到有人身危險的猶太難民,立即蜂擁到日本領事館要求發給簽證。這一情形一直持續到8月底。當領事館關閉之後,杉原還在入住的飯店為他們簽發簽證。

杉原千畝手寫的簽證

所以,我向佐藤官房長詳細說明了杉原先生是如何開展人道主義工作的。這是我作為政治家做的事情,能為其恢復名譽我認為是一件很自豪的事情。

——恢復名譽的具體時間是在1991年10月3日。

鈴木

 我邀請幸子夫人和杉原先生的長子夫婦到飯倉公館會面,對迄今為止的不敬行為表示道歉。當時,評論家竹村健一先生在富士電視臺的早晨節目裏表揚了我,「這件事情是官僚政治家二世們做不到的。正因為鈴木宗男先生的不懈努力,為杉原先生恢復了名譽」。

被杉原救助過的芝加哥商品交易所終身榮譽主席

——在那之後,杉原千畝便在國內外廣為人知了。

鈴木

 1999年4月,小淵惠三首相訪美時去了芝加哥商品交易所。交易所終身榮譽主席梅拉梅德(Leo Melamed)先生,是世界猶太人成功人士中的佼佼者。他本來應該陪同在小淵首相身邊的,但卻一直陪著我這個官房副長官。當時不明白是何原因,後來才知道原來他是因杉原先生發放的簽證才倖存下來的。梅拉梅德先生之後給我寄來他的著作,上面題寫了感謝的話。

——杉原千畝從外務省離職後,從1960年起作為貿易公司的職員在俄羅斯一直待了15年。但直到最後,他都沒有再提起過發放簽證的事。鈴木先生為其澄清事實恢復了名譽,這在國際上、外交上都有重要意義。

鈴木

 杉原先生最了不起的是,作為一名外交官,他首先是「一個人」。聚集到考納斯領事館前的猶太人,有很多無辜的婦女兒童。他向日本外務省發電報稱「應該給他們發簽證」,但沒有收到任何回應。由於日德義三國同盟,再加上當時德國的進攻正勢如破竹,此時給猶太人發簽證是不妥的,這是時任外相松岡洋右的考慮。即便如此,杉原還是第2次、第3次向國內發電報要求批准,但3次都被拒絕了。

「外交實力」就是「人的力量」

鈴木

 於是,杉原作出決斷——「做作為一個人理應做的事情」。他的想法是,「如果我不給他們簽發簽證,這些人必定會遭遇不幸甚至喪失生命。他們都是一些和戰爭毫無關係的婦女和兒童。我要做作為一個人理應做的事情」。

因此他開始簽發簽證,但竭盡全力1天也只能簽發200份。可這些簽證最終拯救了6,000條生命。我認為「外交實力」就是「人的力量」。在這個意義上,杉原先生因為做了「理應做的事情」而心安理得。

不過,他並沒有向社會宣揚這件事情就去世了。如今在世界上鼎鼎大名的杉原千畝,是代表日本的了不起的外交官。希望外務省也牢記這一點,從國家利益的觀點出發開展外交。

比真正的辛德勒更高貴、更有價值的行為

——「日本的辛德勒」很偉大啊。

鈴木

 杉原千畝經常被稱作「日本的辛德勒」。但辛德勒是把猶太人用在自己的生意上。我覺得這裏面有辛德勒的精明算計。在純粹出於真心救助難民的意義上,杉原先生的行為更高尚。

而且,外相已經再三明確禁止向猶太人發放簽證,他還是決定做了作為一個人理應做的事情。我覺得這和辛德勒是有區別的,杉原先生的行為更高貴、更有價值。

立陶宛為表示感謝將街道命名為「杉原街」

——您作為政府代表前往立陶宛的時候,還去了杉原先生曾經待過的考納斯市日本領事館遺址?

鈴木

 我是去了。在和時任立陶宛最高會議議長蘭茲貝爾吉斯(Vytautas Landsbergis)談判恢復邦交之時,我說,「要是貴方能為杉原先生做些什麼紀念就感激不盡了」。於是,蘭茲貝爾吉斯議長當即表示,「就把考納斯市以前日本領事館所在的那條大街命名為『杉原街』吧」。現在那裏還叫「杉原街」。

位於立陶宛首都(當時)考納斯的原日本領事館,杉原1939年就任副領事

杉原千畝肖像的立陶宛郵票

進而,蘭茲貝爾吉斯議長說「我帶您去看以前的日本領事館」,安排了警車和禮賓機車隨行。過去的領事館現已成為公寓。由於我們去的時候車隊拉著警笛,又掛著白色旗幟和太陽旗,公寓裏的居民以為「日本前來接收了」,誰也不願意出來。當我們說明來意並非如此之後,居民陸續出來。於是我們說這裏有這麼一段故事,大家都很佩服,氣氛非常好。實際上,和蘭茲貝爾吉斯議長會談時的翻譯就是佐藤優(作家)。真是緣分啊。

——佐藤優先生和曾是情報官員的杉原先生很像呢。

鈴木

 因為杉原先生和佐藤先生都是情報人員。所以,佐藤先生也很推崇杉原先生。

要求在外交史料館裏製作「表彰」

——雖然恢復了名譽,但之後的事情好像也不是那麼簡單呢。

鈴木

 恢復名譽之後,宮澤內閣時期渡邊美智雄擔任外相。但可惜的是,渡邊先生也受官僚牽制,只能說「做了事務性處理而已」。繼任的是河野洋平外相,當時我覺得「必須有形式上的東西留下來才行」,於是我讓外交史料館(東京赤坂)製作了「表彰銘牌」。那時是杉原誕辰100週年。外務省不知為什麼對非儲備幹部職員總是很冷淡。外務省應當以有這樣的前輩而自豪,向世界介紹宣傳。

在杉原誕辰100週年的2000年,在日本與立陶宛恢復邦交紀念日的10月10日,「杉原千畝表彰銘牌揭牌儀式」在外交史料館舉行。這裏成為1947年6月杉原離職50多年之後,外務省為其「恢復名譽」的場所。(左)外交史料館大廳的展示牌

已故的堤清二(實業家、作家),曾以杉原的事蹟為題材寫了一部歌劇。堤先生來找我說,「是鈴木先生為他恢復了名譽啊。我對您看走眼了」。在橫濱公演的時候,我應邀前去觀賞。我很期待今年冬天東寶公司創作的電影。

杉原紀念館的名譽館長,不知何時被免掉了

——名譽恢復之後,杉原的家鄉岐阜縣加茂郡八百津町建立了杉原千畝紀念館。鈴木先生馬上成為了首任名譽館長。

鈴木

 是啊是啊。因為町長跟我說請您擔任名譽館長,我說可以啊就接受了而已。但當2002年「打壓鈴木」開始後,他們也沒和我連絡,我就被免掉了名譽館長。在電視上看到寫有「名譽館長鈴木宗男」的匾額被丟進倉庫的畫面。但毫無疑問,是我為杉原先生恢復了名譽。作為政治家我覺得我做了正確的事情。

標題圖片:(左)扮演杉原千畝的唐澤壽明(c)2015《杉原千畝》製作委員會;(右)杉原千畝(c)NPO杉原千畝生命簽證

(2015年4月7日於東京)

採訪人:Nippon Communications Foundation代表理事 原野城治

外交 第二次世界大戰 杉原千畝 猶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