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田龍之介:在熊本地震中設立寵物避難所的獸醫

社會

獸醫德田龍之介積極開展各種提高人和動物「生活品質」的活動,比如設立攜寵物入住的避難所、採取措施減少野貓處死的數量、推動消滅峇里島狂犬病的活動等等。是怎樣的信念支撐著他開展這些活動的呢?

德田龍之介 TOKUDA Ryūnosuke

1961年生於鹿兒島縣。1989年麻布大學研究所獸醫學碩士課程畢業。在千葉縣我孫子市、神奈川縣相模原市從事獸醫工作後,1994年在熊本市開設「龍之介動物醫院」。以「年中無休、24小時急診」的經營體制為動物提供診療。2004年創辦九州動物學校,為動物醫院、寵物店、寵物美容店和動物園等「動物行業」培養人才。

2016年4月熊本大地震後,獸醫德田龍之介開放自己在熊本市內經營的動物醫院,作為災民攜寵物入住的避難所。他堅信「救助寵物,也是對寵物主人的救助」,在地震發生後立即通過SNS發佈資訊,表示接納災民和寵物前來避難,總共保護了1500人和1000隻寵物。

借鏡東日本大地震的教訓

――您是如何想到要開設攜寵物入住避難所的?

德田

 東日本大地震發生半年後,我考察了受災地區,發現那裡沒有為災民設立可以和寵物一起入住的避難所。對於主人來講,寵物是家庭成員之一,可是在避難所,這種心情卻得不到理解,面對這樣的現實,我感覺有必要設立能夠攜寵物入住的避難所。我經營的動物醫院本來就是全年365天、24小時為動物提供診療的,所以有了一個打算,即在動物醫院改建之際,設立災害發生時可以攜帶寵物一起避難的地方。借鏡東日本大地震的教訓,2013年我將自己的醫院建築改建為抗震結構,並配備了自家發電設備和水塔。我還考慮在災害發生時,將同時設立的動物專門學校作為避難所向災民開放。

――動物醫院改建3年後發生了熊本地震。聽說地震發生後,您馬上通過SNS發佈資訊,表示將設施作為攜帶寵物入住的避難所對外開放。

德田

 我是在地震發生兩小時後發佈這個資訊的。攜帶寵物的家庭聚集而來,曾經在避難所感覺帶著寵物很不好意思的人們也陸續前來。在專門學校的學生和工作人員的配合下,避難所開放了1個月時間,總共救助了1500名受災者和1000隻寵物。之前對設施進行了改建,實在是太好了。因為有了那棟建築,主人和寵物才得以共同度過避難生活。熊本地震的經歷證明了攜帶寵物一起入住的避難所是必不可少的,我希望讓更多的人知道這個事實。

2016年,在熊本地震的受災地區益城町。房屋倒塌,公共管線恢復後依舊有很多人無家可歸

――基於這次的經驗,您發起了簽名活動,呼籲將避難所25%>的空間用作可攜帶寵物共同避難的場所嗎?

德田

 至今已徵集到3.4萬人的簽名。在設立避難所給寵物看病,或者前往災區出診的過程中,我看到很多飼主因為寵物得到救助,自己也鬆了一口氣,恢復了精神。我深深體會到,要想救助受災者,也必須要同時救助他們的寵物。當然人的性命是最重要的,不過救人是需要寵物的。如果飼主能和動物一道避難,主人和寵物都能保持情緒穩定,身心得到治癒。養貓的老年人意識到「如果我不在了,這隻貓就活不下去」時,就會產生活下去的動力。也就是說,如果沒有自己守護,那些生命就無法存活的話,那麼人就會感覺到自身的生存價值,從而振作精神。飼養寵物的人占日本總人口的兩成左右,所以將避難所25%的空間提供給攜帶寵物避難的災民,那是非常合理的。有人討厭動物,有人對動物過敏,所以要設立完全獨立的寵物避難所。與歐美相比,日本對寵物的認識還很落後,所以只能採取這種辦法。

將寵物當「物」看待的日本

――在對待寵物的態度上,日本落後在哪些方面呢?

德田

 最近,日本人也開始理解到寵物是家庭成員之一;可是在美國、英國和澳洲,人們認為寵物是超越家庭的,是社會成員之一。不過在日本,寵物在法律上還是「物」。遭到汽車碾軋或碰撞時,它們是作為財務毀損的交通事故或損壞器物來處理的。寵物沒有被當作寶貴的生命來對待。乘坐飛機旅行時,日本也是將寵物放在貨艙裡;而在歐美,寵物可以在客艙內活動。不過,從一則新聞報導中,我確實感受到日本也在逐步發生著變化。2015年關東和東北暴雨導致鬼怒川氾濫,直升機對撤離慢了一步、被困在民房屋頂上的一家人進行救助,救助隊員最後連動物一道救出。動物在法律上被視為「物」,屬於個人財產,因此規定動物是不可救助的。但救助隊員卻讓動物也一起搭上了直升機。我感覺這是很大的進步。

到熊本縣益城町的臨時住宅出診,為「患者」看病(上圖)
震後心理關懷活動之一:訪問益城町的保育園(下圖)

在日本行動起來,消滅峇里島的狂犬病

――您正在協助開展消滅印尼峇里島狂犬病的活動,契機是什麼呢?

德田

 2017年,熊本縣和印尼的峇里省簽署了促進國際交流的「Memorandum of Understanding(MOU)」,以此為契機,峇里省省長訪問了龍之介動物醫院,請我們幫忙協助消滅在峇里島蔓延的狂犬病。在峇里島,由於人們對注射狂犬病疫苗的必要性認識不足,因而疫苗接種的工作難以推進。和峇里島一樣被海洋環抱的島國日本,已經消滅了狂犬病疫情。如果給狗進行預防接種並做絕育,狂犬病就不會再進一步擴大。因為被海洋環繞,所以還可以防止病毒從外部入侵。日本就是這樣成為無狂犬病疫情國家的。峇里島也是一樣,首先要向居民宣傳預防接種和絕育的必要性。我深刻體會到,消滅狂犬病最重要的一步,是先要讓人們關注這件事。

――製作消滅狂犬病的手環,就是為了引人關注的一種方式嗎?

德田

 我們製作了手環,用於消滅峇里島狂犬病的宣傳和資金籌集。藍色的手環上印著白色的「Eradication of Rabies(消滅狂犬病)」文字,以每個300日圓的價格出售,已經賣了3000個。為了消滅狂犬病,必須發起一項什麼行動,出於這種考慮,我們製作了手環。通過這種方式讓那些想為動物做點什麼的人了解實際情況,他們買了手環戴在身上,也會起到普及推廣作用。我相信,在日本行動起來,一定可以激勵和帶動峇里島的居民。作為日本的一名獸醫,我希望通過活動向世界發送資訊,積極採取行動消滅狂犬病。日本能做到的,在峇里島一定也能做到。

為消滅峇里島狂犬病活動而製作的手環

關愛野貓的行動改變社區生活

――除了消滅狂犬病的活動外,聽說您還積極開展「TNR」活動,請你介紹一下好嗎?

德田

 TNR是由「Trap(誘捕)」、「Neuter(絕育)」和「Return(放歸)」三個詞的首字母組合而成的,指的是為了控制流浪貓的數量,為捕獲的貓實施絕育手術後再放歸原處的活動,這是全世界共同的做法。野貓增加會給附近的居民帶來麻煩,它們的糞尿散發出惡臭,覓食時會把垃圾翻得到處都是,趴在汽車或機車上,會把車輛弄髒或留下抓痕。為了控制野貓數量而展開的就是這個TNR活動,具體的做法就是將捕獲的流浪貓帶到醫院來,我給它們做手術,觀察幾天後在放歸原處。不喜歡貓的人或者對貓沒興趣的人,他們對和野貓「交流」很感困惑,是不情不願地開始這項活動的,可是不少人一經參與,就感覺到了活動的意義,開始對動物產生了感情,這一點非常有趣。很多人贊同並配合進行TNR活動,因此產生了交流,令社區煥發出活力。我深切感到,人和社區都托動物的福而發生了變化。

給野貓實施絕育手術,以減少處死數量

――今後您還有怎樣的打算?

德田

 我希望能不斷提高寵物生命的價值。我的動物醫院附設有「學校法人昭德學園九州動物學院」。我們這所學校教育學生將動物和人同等對待,動物也是社會的一員。為了那些渴望生存的動物們,為了和動物共存的人們,為了動物和人類共同生活的社會,我們要努力提高人類與動物的「QOL(Quality Of Life:生活品質)」。為實現這個目標,社區動物醫院需要最大限度地發揮自身的作用,辦成一個動物全部資訊的傳播基地。我喜歡挑戰極限,只要有必要,就會不惜全力。

「龍之介動物醫院」的正門,「狗醫生」是醫院的標誌

和龍之介動物醫院的工作人員在一起

採訪、撰文:片岡優佳

標題圖片:獸醫德田龍之介和用於供血的土佐犬「Saigou」。有病犬需要輸血時,就由這隻狗供血

圖片提供:龍之介動物醫院

東日本大地震 震災 熊本地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