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中的傳統美“Cool Traditions”

蔡國強:歸鄉日本

社會 文化

蔡國強,從中國的文化、歷史和思想中獲得靈感,在旅居日本期間創造出了將火藥爆炸用於藝術創作的表現手法。對他而言,日本是一個怎樣的國家?本文將探尋已成為國際級藝術家的蔡國強與日本的關係。

蜚聲世界的現代美術家

蔡國強從年輕時起就開始運用火藥和煙火,開闢了過去從未有人嘗試過的全新藝術領域,歷經潛心鑽研,實現了從日本到國際舞臺的飛躍。之後,他在世界各地舉辦的展覽不勝枚舉。

《美人魚》的創作情景 2010年 和紙與火藥 日本 愛知縣 愛知三年展 ©Cai Guo-Qiang. Mermaid: Project for the 2010 Aichi Triennale. Photo by Gensaku Izumiya

2015年夏季,已成為現代美術界超級巨星的蔡國強在橫濱舉辦了大型個人展覽,他的心中一直埋藏著一個願望。那也是一種決心——回歸可謂是自己成長起點的日本,再次接觸東方和日本的精神文化,在自己心中找回它的精髓。而這種決心的具體展現,便是橫濱美術館「歸去來——There and Back Again」展(2015年7月11日至10月18日)中的那些作品。

從日本到世界

蔡國強在磐城迴廊美術館開放項目作品≪Edition for SMoCA≫上簽名。2013年 瓦片與火藥 日本 福島縣 ©Cai Guo-Qiang. Ignition of Editions for SMoCA, Iwaki, Japan, 2013.
Photo by Gensaku Izumiya

1957年出生於中國福建省泉州的蔡國強曾在上海學習舞臺美術,1986年來到日本。曾就讀於筑波大學,在旅居東京、取手市、磐城市期間,開始了創作活動。後來嘗試在和紙上引爆火藥創作作品,開始受到廣泛關注。1991年參加在福岡舉辦的中國前衛美術家展「非常口」項目,以此為開端,他相繼在各地舉辦了大型野外爆破活動「為了外星人的計劃」,並參加了眾多展覽會。

1995年以後,他將事業據點遷至紐約,在歐美、東歐、南美、澳洲等地廣泛開展活動,獲得了包括1999年威尼斯雙年展(La Biennale di Venezia)國際金獅獎在內的多個獎項。同時,他還擔任了上海APEC慶祝活動(2001年)和北京奧運開幕式的藝術指導,那些壯麗的大型煙火表演,通過電視轉播征服了全球觀眾。

融入中國特有的世界觀

在不斷挑戰新方法的同時,蔡國強還積極將風水思想和中醫等中國特有的文化要素融入作品之中。我們從中可以感受到他不願簡單趨附歐美現代美術潮流的意志。或許可以說,他追求的是一種融通無礙的自由精神。蔡國強的作品風格宛如他本人一樣飄逸悠然,彷彿渾然天成。

「歸去來」展的圖錄中收錄了題為《99個物語》的蔡國強自傳式隨筆文章。內容包含了對於信奉風水的故鄉泉州的思念、舐犢情深的祖父母及父母對自己的影響、巫婆、亡靈與仙人、道觀的占夢等等,都是與現代美術風格迥異的故事,作為解讀其作品的線索,令人讀來饒有興味(據說99這個數字,在道教中意味著永恆循環)。

≪美人魚≫
2010年 和紙與火藥 尺寸300 x 1600 cm 日本 愛知縣 愛知三年展  「美人魚」局部
©Cai Guo-Qiang. Mermaid: Project for the 2010 Aichi Triennale. Photo by Gensaku Izumiya

基於繪畫的表現手法

蔡國強離開日本後,仍然每隔兩三年都要回來舉辦展覽或演講。2011年東日本大地震後,他每年來日本與災區磐城市民實施「磐城萬株櫻花種植項目」,2013年創建了磐城迴廊美術館。該項目是由蔡國強提供的援助,人們在磐城市民居附近的山地種植了兩千株櫻花。今後還計劃花費99年這樣一段漫長的歲月,種植99,000株櫻花樹。

磐城迴廊美術館開館項目 2013年 火藥 日本 福島縣
©Cai Guo-Qiang. Ignition of Editions for SMoCA, Iwaki, Japan, 2013. Photo by Gensaku Izumiya

恰恰是那個時期,當他開始考慮在自己青春的起點日本開展一些更加正式的活動時,幸運地收到了橫濱美術館希望他舉辦個展的邀請。

展會的名稱取自陶淵明的思鄉名篇《歸去來辭》。據說這也象徵著一位美術家在藝術上的歸鄉,寄託了希望找回初心,回歸原點的願望。圖錄中收錄的題為《此次的回歸》一文寫道:「我專注於繪畫,思考日本繪畫的構圖與情感、東方的文化思想和生存方式,摸索著如何將之轉換為現代繪畫的語言和表現手法」。

另外他還表示,在調查研究岡倉天心的過程中,除了表演藝術外,他還開始將重點放在了繪畫製作上。天心是一位思想家,曾為創建東京美術學校傾盡心力,創設了日本美術院,後來擔任過波士頓美術館東方部部長。在日本掀起西洋化狂潮的明治時代,他強烈地認識到東方的價值觀及其世界性的意義,為了讓西方理解東方價值觀的精髓,用英文撰寫了《茶之書The Book of Tea》(1906年)。

煙火的色彩與春畫

蔡國強說,當初他在日本的時候,曾反覆嘗試引爆日景煙火以展現色彩,而在西班牙創作的《黑虹》(2005年)、在廣島創作的《黑色煙火》(2008年)等作品嚐試使用了有色煙火,在上海的個人展覽《九級浪》(2014年)的開幕表演中則燃放了日景煙火,都感覺效果不錯。

≪黑色煙火≫
2008年 日本 廣島縣 出現在原子彈爆炸圓頂屋上空的「黑色煙火」
Cai Guo-Qiang (b. 1957, Quanzhou, China; Lives in New York) Black Fireworks: Project for Hiroshima 2008 Realized at Motomachi Riverside Park near the Atomic Bomb Dome, Hiroshima, October 25, 2008, 1:00 pm, 60 seconds Black smoke shells Commissioned by Hiroshima City 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 [Ephemeral] ©Cai Guo-Qiang. Black Fireworks: Project for Hiroshima 2008. Photo by Gensaku Izumiya

夜景煙火以光亮為主,瞬間消失,而日景煙火則以煙霧為主。煙霧會隨著氣流發生變化,像水墨畫和水彩畫那樣融入和滲透到天空這塊畫布之中。據說這種色彩感覺和情感,催生了他在橫濱展中首次描繪的春畫作品《人生四季》。

《人生四季》
Seasons of Life: Summer, 2015. Cai Guo-Qiang (b. 1957, Quanzhou, China; lives in New York).Gunpowder on canvas. 259 x 648 cm (102 x 255 1/8 in.) . From the artist's collection; photo by the Yokohama Museum of Art.

《人生四季》的創作情景
Seasons of Life: Spring, 2015. Cai Guo-Qiang. Gunpowder on canvas. 259 x 648 cm (102 x 255 1/8 in.). From the artist's collection; displayed at Ignition, the Yokohama Museum of Art, 2015. Photo by Kamiyama Yosuke.

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春畫中流淌著生命的氣息,也融入了自然的變化。這本身就體現了東方文化中時空一體的概念,與現代藝術也是相通的。完全無法控制的煙火這種畫材創造出了超越作者想像的、預期之外的美感。正如天心所言,只有在殘缺中發現永恆之美的纖細嘗試,才是日本文化的本質。

新旅途的起點

在橫濱的展覽中,尤為引人關注的是蔡國強在日本創作的《夜櫻》。這幅高8m、寬24m的巨型作品在主展館進行了展示。和紙上描繪著柔弱的櫻花花瓣,隱藏在花叢中的貓頭鷹,目光犀利,咄咄逼人。

《夜櫻》
Nighttime Sakura, 2015. Cai Guo-Qiang. Gunpowder on paper. 800 x 2,400 cm (314 15/16 x 944 7/8 in.). From the artist's collection; viewed in installation at the Yokohama Museum of Art, 2015. Photo by Kenryou Gu; courtesy Cai Studio.

《夜櫻》的創作情景
Nighttime Sakura, 2015. Cai Guo-Qiang. Gunpowder on paper. 800 x 2,400 cm (314 15/16 x 944 7/8 in.). From the artist's collection; displayed at Ignition, the Yokohama Museum of Art, 2015. Photo by Wen-You Cai; courtesy Cai Studio.

這幅作品也沒有使用畫筆,而是用燃燒火藥的方式完成構圖。「您為什麼選擇了櫻花呢?」——面對電視臺記者的提問,蔡國強回答道:「櫻花生命短暫,轉瞬即逝。但它會等待春天再次來臨。這種力與美,和火藥在某些方面不乏共性。」

蔡國強表示,此次回歸日本是一種嘗試,他希望在內心世界中找回令人眷戀的「東方」,那是在自己獲得眾多成果以後才領悟到的。在新的旅途中,蔡國強又會收穫怎樣的成果呢?讓我們拭目以待吧。

撰文:出村弘一
攝影:泉谷玄作

標題圖片:≪短暫的彩虹≫ 2002年 美國 紐約 煙火從東河對岸的曼哈頓(Manhattan)朝著布魯克林(Brooklyn)這邊前進,猶如移動的彩虹。一連串煙火的燃放時間為15秒 Cai Guo-Qiang (b. 1957, Quanzhou, China; lives in New York) Transient Rainbow 2002 Realized over the East River, from Manhattan to Queens, New York, June 29, 2002, 9: 30 pm, 15 seconds 1,000 3-inch multi-color peony fireworks fitted with computer chips Explosion radius approximately 200 m Commissioned by the Museum of Modern Art, New York for the opening of MoMA Queens [Ephemeral] ©Cai Guo-Qiang. Transient Rainbow . The Museum of Modern Art, New York, 2002. Commissioned by MoMA. Photo by Gensaku Izumiya

美國 中國 日本 櫻花 現代美術 水墨畫 煙火 泉谷玄作 廣島 紐約 東方文化 磐城 橫濱美術館 風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