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時尚中的傳統美“Cool Traditions”
和紙的世界——古色古香的雪村團扇
[2018.09.26]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ESPAÑOL |

日本茨城縣常陸太田市一戶團扇商家代代以製作質樸無華的雪村團扇為生,手抄和紙上的水墨圖案飄逸灑脫,人氣歷久不衰。如今的第四代傳人已95歲高齡,是雪村團扇製作的最後一人。出自老派匠人手中的團扇經歷時代洗禮,流傳至今。

納涼團扇

每當天氣變得悶熱時,就該輪到清涼衣物登場了。拿出棉麻質地的夏季服裝、草帽、風鈴、團扇和傍晚納涼用的長板凳,再在窗邊掛上葦簾子,迎接夏季的準備就算完成了。

記得小時候,我常常在薄布長衫的衣帶裡插上團扇,跑去參加盂蘭盆舞會或觀看煙花。那時,團扇不僅是用來納涼的,還是防蟲的必備用品。而如今的年輕人們又是如何度夏的呢?

今年夏天,筆者新買了把略顯素雅的雪村團扇。手抄和紙扇面上描繪著茄子、黃瓜、馬、稻草人等水墨圖案。雖是傳統的四角形大扇子,起來卻十分輕巧,且風力十足。據說,室町時代末期,住在常陸太田的僧人畫家雪村曾在自製團扇上作畫,現在的這些水墨圖案就是對雪村畫的臨摹,這裡的匠人們至今仍然精心地製作著每一把團扇。

雪村團扇。手抄和紙扇面上印著室町時代末期畫家雪村的作品臨摹以及代代留傳下來的圖案

一人、一年、三十三道製造程序

在一座花草樹木環繞的老房子前,一排排竹篾井然有序地攤在地上晾曬著。

雪村團扇傳人圷總子說:「經過充分日曬的竹篾,不會發黴,而且還很輕。」圷總子已95歲高齡,現在是製作雪村團扇的唯一一位匠人。

從竹骨製作開始,團扇的全部製造程序都是獨自一人手工完成的。圷總子正準備將繪有牽牛花圖案的手抄和紙鋪貼在竹骨上,這份手藝活她已經做了80年有餘了

將附近竹林中伐來的苦竹用作團扇的扇骨,經過八個月暴曬之後,鋪貼上和紙。整個製作流程約有三十三道製造程序。圷總子說:「一直到90歲,我都是和兒子一起去竹林的。這是為了培養兒子選擇好竹子的眼光。」現在兒子會採伐優質苦竹為她送來。不可想像圷總子瘦小身體是如何蘊藏如此巨大能量的,從劈竹成篾開始,到鋪貼扇面,直至最後成品完工,全都由她一手完成。

制作扇骨。將長約37公分的青竹用粗劈成九塊。削薄後,用小刀在竹子上端刻出約40條近1毫米的切口,然後用手一一撕開,做成扇骨

圷總子說:「在這裡做團扇生意最早是從曾祖父開始的,我是第四代。這個家、還有這些道具,都是明治年代(1868~1912年)的東西。」 圷總子的家是一座建於1880年的木房,經歷兩次大地震後已略有傾斜,但古樸的外觀仍令人忍不住想說「我回來啦」。透風性好,夏季也無需空調。久經使用的各種木製工具,外表晶晶發亮。

用弄濕的燈心草將根根竹篾固定成扇形來做扇骨。因為進行了充分的自然乾燥,所以扇骨既輕又結實

Tags:
  • [2018.09.26]
相關報道
專題相關報道
  • 造就力士的相撲訓練與相撲火鍋相撲「部屋」是力士們刻苦訓練和共同生活的地方。此次,我們拜訪了位於東京清澄白河的高田川部屋,在這裡為讀者介紹力士們清晨開始接受嚴格訓練以及訓練結束後的生活。
  • 戰勝地震災害,「大堀相馬燒」陶德窯的挑戰「大堀相馬燒」這種陶瓷器源於福島縣浪江町,在當地有300多年歷史。受2011年東日本大地震及福島第一核電廠事故的影響,曾一度面臨滅絕危機,為了使製陶傳統流傳後世,如今正邁出新的步伐。本文介紹以陶德窯年輕的當代傳人為核心,邁出全新步伐的製陶家庭的現狀,他們的目標是在郡山市重建窯址。
  • 《日本橋江戶橋》:浮世攝影師・喜千也「名勝江戶百景」第2回這次的名勝為江戶與東京的象徵地標之一「日本橋」,正如同那首歌頌東海道五十三次宿場町的民謠「江戶日本橋」所示,這裡從古到今都是有名的日本道路網起點。
  • 《龜戶天神境內》:浮世攝影師・喜千也「名勝江戶百景」第1回在這值得紀念的第一回連載中,將為各位介紹著名的賞藤勝地「龜戶天神社」,此處亦為歌川廣重「名勝江戶百景」中的第57景:「龜戶天神境內」。
  • 和紙的世界――誕生於廢紙中的西島和紙明治時代以後,隨著機器抄製的西洋紙的出現,日本各地的手抄和紙作坊便逐漸銷聲匿跡了。至今仍有一個生產和紙的小村莊以非凡的熱情堅守傳統的手工技術。這就是位於山梨縣身延町的西島手抄和紙之鄉,據傳這裡的手抄和紙曾經進獻給武田信玄。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