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中的傳統美“Cool Traditions”

加藤卓男:為修復彩陶奉獻一生的陶藝家

社會 文化

岐阜縣多治見市不僅是聞名世界「美濃燒」的陶瓷產地,也是在三個世紀以前就已銷聲匿跡的傳統陶藝「古波斯彩陶(Lusterware)」的重生之地。陶藝家加藤卓男歷經近20年的反覆嘗試許多製作技法後,終於成功再現長期以來始終是一個謎團的彩陶。現在,加藤卓男之子加藤幸兵衛繼承了父親的遺志,正與伊朗方面有關人士密切合作,致力於推動彩陶重歸故里,落葉生根。

絲綢之路,一條貫穿中亞的古代東西方交通要道。借助這條通道,各種文物得以流通,其中許多物品也經由中國傳入了日本。300年前銷聲匿跡的古波斯陶藝技法在現今日本得以重現,或許也源於西亞與日本之間的這種緣分。被譽為夢幻陶器的彩陶,在陶藝家加藤卓男(1917~2005年)手中大放異彩,令人大開眼界。

「人間國寶」——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陶藝家加藤卓男(岐阜縣多治見市,攝於1995年4月,時事社)

卓男歷經20年不斷嘗試,最終成就了這一壯舉。他找到了復原彩陶的突破口,而這一研究成果,由其子加藤幸兵衛繼承了下來。

古代的輝煌

傳統的彩陶誕生於九世紀的美索不達米亞平原,在整個西亞地區遍地開花,並達到了這一地區陶瓷器藝術的巔峰。要創造出彩陶獨有的神秘光彩、彷彿鍍上一層金的質感,以及精緻的圖案,需要具備超乎想像的毅力和技術,所做出的成品是無與倫比的美麗,令人為之傾倒。

彩陶在歷史上也曾在埃及燒制過,而進入12世紀以後,拉伊(Rayy)和卡尚(Kashan)等相當於現在的伊朗高原中部地區成為了當時的主要產地。後來歷經多個王朝和帝國,始終興盛不衰,但到了18世紀前後卻突然銷聲匿跡。

彩陶。雞首水壺(左)和藍花瓶

陶藝家加藤卓男家族的陶窯位於多治見市,他是第六代當家,1995年被認定為「人間國寶」,他與波斯陶器的邂逅是在年輕時看到的一本圖冊。卓男在自傳《沙漠之邀》中提到了彩陶與自己專長的「美濃燒」陶瓷器,它們的對比極為鮮明,獨特風格與歷史烘托出的色澤之美是何等地吸引自己、何等地感動自己。

1961年,作為交換生在芬蘭留學的卓男首次踏上後來多次造訪的伊朗國土,獲得了近距離接觸傳統陶器的機會。在伊朗國家博物館,他如癡如醉地欣賞著青釉瓷器、三彩等古代作品。卓男親眼見到波斯陶器,對它們簡直是「一見鍾情」。

其中令他印象最深刻的便是彩陶。然而,當他得知這種散發著美豔光彩的陶器的製作技法已經失傳數百年時,感到十分震驚。能否讓它再現光彩?在這種想法的驅使下,加藤決定挑戰色澤鮮豔的彩陶之謎。但沒有想到的是,之後竟然花費了長達20年的時間和巨大的精力。

浪跡沙漠

修復彩陶絕非容易之事。因為釉藥的成分和製作技法等基本資訊已經蕩然無存。為了盡可能地尋找線索,卓男涉獵各種典籍,詳細調查了博物館內收藏的作品和陶器碎片,但卻是一無所獲。

他所擁有的日本和中國陶器的專業知識派幾乎是派不上任何用場,流傳於歐洲和其他地區的色澤技法也存在差異,無法為他提供參考。即便如此,卓南卻沒有氣餒。他定期前往伊朗收集樣本,向陶器專家討教,並遍訪古代窯址,展開了細緻的調查。他付出大量時間,甚至在當地經常一待就是好幾個月,收集了數量龐大的陶器碎片。

經過近十年的反覆嘗試後,卓男向其子,也是其繼承人的幸兵衛提出希望他在日本協助自己工作。幸兵衛遵照父親從世界各地寄來的信件指示,嘗試調配釉藥,研究各種作品的樣式,還在多治見市老家的作坊裡建造了用於燒制彩陶的陶窯。但即便得到了兒子的協助,他依然未能破解彩陶的秘密。

加藤卓男之子、衣缽繼承人加藤幸兵衛。身後是位於多治見市的家傳陶窯

經歷無數次碰壁,幾近就快要放棄之際,命運女神向卓男露出了微笑。1968年造訪德黑蘭巴列維大學(現在的設拉子大學)時,他聽說了波斯陶器研究領域第一人、該校已故教授阿瑟・厄珀姆・波普生前開展的研究情況。波普教授留下的海量資料中,詳細記錄了釉藥化學成分配比、燒制溫度和陶窯設計圖等關於彩陶製作技法的資訊。

徹底查閱這些資料後,卓男這才發現自己迄今的做法完全不對。原來,波斯陶器使用的黏土與中國及日本的陶器所使用的原料不同,釉藥裡也含有鉛、錫和鈉等東亞傳統陶藝中不會使用的成分。此外,燒制彩陶的窯要很小,一次只能放入幾個生坯,且要用低溫燒制。

加藤幸兵衛也像父親一樣,製作從原創到傳統樣式的各種作品

燒制前的虹彩碗盤

傳統的重生

借助波普教授留下的資料,卓南穩步推進研究工作,僅用了短短數年,就成功做出了色澤光明的陶器。1976年,卓南向德黑蘭伊朗考古學研究中心所長展示了數件作品,所長非常感動,提出要幫助他在伊朗國立博物館舉辦展會。

讓彩陶重現於世的卓南不久後卻遭到了命運的捉弄。1979年,就在展會籌備工作已經接近尾聲的時候,伊朗伊斯蘭革命推翻了穆罕默德・禮薩・巴列維皇帝,之後的社會動盪打碎了彩陶重歸故里的希望。

1980年,原定要在巴格達舉辦的展會,又因兩伊戰爭爆發而不得不再次放棄。1986年,作為土耳其伊斯坦布爾國際藝術節的一部分,卓南終於成功舉辦了個展,但仍然未能實現讓彩陶重歸故里這個最終目標,這令他深感失望。因為他一直渴望從事修復工作,復原那些在他走訪過的古代清真寺內看到的缺損瓷磚和用於裝飾的彩陶等。

後來,卓南繼續致力於創作彩陶,並用日本及海外傳統技法製作波斯陶器,但卻未能再訪伊朗,於2005年離世,享年87歲。

兒子接過父親重任

卓南去世後,第七代傳人幸兵衛從父親手中接過重任,決心守護重獲新生的色澤光明的陶瓷傳統。幸兵衛認為,要想推廣彩陶製作技法,日本與伊朗兩國之間的各類人員交流是不可或缺的必要條件。

幸兵衛在虹彩陶罐上精巧地繪製圖案

而拉近了兩國之間關係的一個關鍵人物,便是伊朗的賽義德・阿巴斯・阿拉克奇先生。他最初向幸兵衛伸出援手是在擔任伊朗駐日大使期間(2008~2011年)。在升任伊朗外交部副部長以後,他仍與幸兵衛保持聯繫。在阿拉克奇先生的強烈推薦下,幸兵衛於2011年初次造訪伊朗,並以此為契機,首次在彩陶的故鄉舉辦了名為「大彩陶展~從古代到現代~」的展覽。

2017年8月,伊朗外交部副部長賽義德・阿巴斯・阿拉克奇在訪問多治見市時,捧起卓南製作的彩陶

實現了父親夙願的幸兵衛,如今正在與伊朗的文化界人士一道,致力於將彩陶的製作方法和知識傳授給伊朗的陶藝家,使其能夠留傳後世。幸兵衛參與設立的以文化交流為目的的東海伊朗友好協會,還邀請了兩名伊朗陶藝家到多治見市研修。

2016年,伊朗陶藝協會的貝弗扎德・阿竺達力會長和卡尚大學的阿巴斯・阿克巴力教授接受了幸兵衛為期三個月的指導。他們積極學習了很多知識及技術等,幸兵衛也為兩人技藝的突飛猛進感到驚訝。但他仍然表示,要在短時間內完全掌握彩陶的製作技法是非常困難的。

「兩人要想完全掌握,還必須再修煉五年。這條道路雖然艱辛,但我堅信,彩陶的傳統一定會在伊朗落地生根,再次迎來興盛的時代。」

幸兵衛與阿拉克奇副部長、伊朗駐日本大使那扎爾阿哈力(左後方)一同欣賞阿巴斯・阿克巴力先生創作的虹彩陶盆

今年8月,阿拉克奇副部長應笹川和平財團邀請訪日,期間重訪了幸兵衛設在多治見市的陶窯,並在那裡表達了謝意,稱「伊朗人對包括彩陶在內的文化傳統引以為傲,我對加藤父子成就的偉業懷有深深的敬意」。

對於阿拉克奇副部長的謝意,幸兵衛則表示:「過去,父親為促成彩陶重歸故里殫精竭慮,遭遇了各種障礙,而現在我感到,那些障礙已經在友好的氛圍中逐漸被清除。」

採訪、撰文:nippon.com編輯部 James Singleton
攝影:長阪芳樹

(原文英文)

標題圖片:加藤幸兵衛在彩陶小碗上描繪圖案

陶藝 人間國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