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中的傳統美“Cool Traditions”

培育未來的日本人橫綱力士:採訪前「關脇」安藝乃島的高田川領頭

運動 文化

緊接著夏威夷勢頭之後的蒙古勢頭,平成的相撲界,外國人力士的表現非常耀眼。接下來的新時代將如何呢?nippon.com的外國人記者採訪了龍電、輝、白鷹山等,備受期待的日本人力士輩出的高田川部屋的高田川領頭(親方)。

位於東京清澄白河的高田川部屋在2018年11月的現在,是擁有龍電、輝兩位幕內力士的相撲部屋。現役時代以安藝乃島之名活躍的領頭高田川勝巳是歷代獲得最多金星數,以高位階殺手著稱的力士(最高位階是「關脇」)。2003年退休後以領頭羊身分從事提攜後輩、培育新人的工作。

激烈的早晨操練結束後,高田川領頭邀我們一起坐下用餐,和剛才操練時的嚴厲表情不同,立即轉為柔和,笑容可親地和弟子們談話,同時忙著對應部屋相關人員的來電,在百忙之中也回答了我們的問題。他談論了自身的相撲觀和作為領頭的目標,以及在全世界不斷高漲的相撲人氣。

部屋裡沒有外國人或是大學畢業力士的原因

這次訪問部屋,想要了解的其中一件事就是,外國人想要成為力士的話,要如何入門。關於這點領頭回道,「自己基本上是不接受外國人的」,如此堅決的回答,來自於過去長達15年以上,蒙古人力士的活躍是主要原因。

「說地極端一點,現在的日本人整天渾渾噩噩,不用腦袋思考,所以才會這麼的弱(笑)。以前的日本,國家整體相對貧困,所以相撲力士也是憑著一股想幫父母分攤的心情,全力投入相撲。同樣的,為了成為相撲力士而來到日本的外國人也是憑著想要孝順父母,想要賺大錢這樣強烈的情思。現在一個部屋可以擁有一個名額的外國人力士,所以每個部屋會挑選體格特別好的。如此一來,變強也是理所當然的。尤其是蒙古人。別的部屋有很多那樣強的外國人力士,所以我希望能夠培育打倒他們的強勁日本人力士。」

對於操練時無法完全集中的弟子,高田川領頭總是毫不留情地叱責。

相撲力士的特徵再怎麼說即是雄偉的體格。相撲部屋矚目的,首先就是身體比較高大的孩子。但並非光是高大就好,要形塑出適合相撲的身體,要靠每天的操練和伙食,而且必須持續好幾年的累積。近幾年的日本,因少子化的關係,要找到弟子很不容易,那是不是有所謂理想的入門年齡呢?

「以前30歲就退休了,但是現在即使到了40歲還在從事相撲的力士也不算稀奇。所以說不必太早開始也沒關係,但我想最遲也得在20歲以前。這個部屋大概是15歲左右。以前能夠賺錢的運動就只有棒球跟相撲。現在因為少子化,再加上有很多選擇,變成互相爭奪(弟子)。況且進入部屋,就等於成為親子關係,能遇到好的緣分真的非常的困難。」

另外,要成為力士,要有心理準備開始過著禁欲克己的生活。在相撲部屋操練,鍛煉身體,磨練技巧的同時,透過共同生活中所養成的禮法也同樣重要。特別是成為橫綱,不是只有成績,連人格也會被要求。領頭説,在接受新弟子入門時最重要的是看他認不認真。

「最近有很多力士是從大學相撲部出身的。但是很多人上大學,就是學會玩而已(笑)。當然備受期待的力士也很多,但和中學生比起來,少了那麽一點淳樸老實。年紀較輕的時候離家,比較能了解父母親的可貴,對人格發展是很重要的。我認爲能夠變强的是老實聽話,認真操練的人,素質是其次。不管如何都想入門當弟子的話,可以考慮,不然,基本上我的方針是高中畢業的也不收。」

操練時的緊張感在用餐時緩和了,力士和領頭彼此和樂融融地交談著。感覺彼此間有種可適稱為親子的關係已被建立。

力士的名次排行和年齡及出生地毫無關係

領頭說,再也沒有像相撲這樣平等的運動了。當然力士之間的名次排行是有的,但那純粹是以基於成績。

「學生時代會有學長、學弟關係之分,但成爲職業力士以後,名次決定了吃大鍋飯的順序,和年齡無關,排名位階決定一切。但因爲自己的排名在上位,就忘記對比自己年長或經驗較長久的力士以禮相待的話,就不算是卓越傑出的力士。」

相同的,也不會有出身地的差別待遇。看看白鵬和鶴龍兩位橫綱(都是蒙古)、櫪之心大關(喬治亞)等外國人力士的活躍狀況,就可以知道出身地和晉級是沒有關係的。

「不管是哪個國家來的力士,只要重視相撲道的精神,而且變得很強,就會得到支持和鼓勵。也有好幾位力士,歸化為日本人,以領頭的身份留在相撲協會。有人認為相撲的組織過於古老等,出現各種評論,但其實相撲從以前就沒有差別待遇。在江戶時代的士農工商四民制度時,只要相撲夠強,即使是農民也可以成爲武士(*1)。有人說女性不能踏上土俵是對女性的歧視,相撲選手也完全理解自己是女性所生,沒忘記應該尊敬女性。」

認知到要隨著時代有所變化,但也強調傳統的重要性的高田川領頭

對相撲的玄奧感興趣的外國人粉絲

現在這個時代不只透過衛星,利用網際網路也能收看相撲比賽直播。相撲的人氣在海外持續擴大中。隨著訪日觀光客的增加,每年觀看相撲比賽的外國人增多。但是,他們對於相撲這個運動及其傳統到底了解多少?

「相撲這項競技本身非常單純。超出了土俵、手踫到了地、跌倒了等因素就可定勝負。比這些更深奧的東西,不用一開始就得知道。但其實我常常感覺到,反而是外國人有較深的研究。因爲現今的日本人太隨隨便便了(笑),不愛惜傳統文化的人也變多,但國外人很珍惜古老的東西。説不定比起日本人,外國人對於相撲的傳統看得更深、考慮得更多。」

(*1) ^ 在江戶時代,有農民或職人、商人出身的力士,被大名提拔為武士的事例(編輯部注)。

人間道的學堂

最後問了關於早上的操練留下印象的部分。也就是操練的最後,領頭向弟子們說的話,所留下的印象。親方說,操練的意義,不只是爲了雙方交手做準備,而是爲了面對自己。

「不只是相撲哲學,同時也想傳達人間道。做好本來就應該要做好的事,不只是對力士,也是在告誡自己。把它看成一起修行。相撲變強當然是最重要的事,但不是只有變強就好。對前輩抱持著敬意、疼愛後輩、尊敬父母的良善人性,也要好好琢磨。希望能透過艱苦的操練了解他人的心情。弟子們一定會說,老爸又在唸同樣的事,煩死了(笑)。不管是學習的一方或教導的一方,人都是健忘的,所以需要一直重復溫習。相撲部屋就是人間道的學堂啊。」

對著力士們說一句話,以結束每天早晨的操練

採訪協助:相撲專門網路雜誌 OSUMOSAN 圖片:花井智子 採訪、撰文:nippon.com多語言編輯部

相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