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史探險

西博德:雙重身分,光影交織

文化

江戶時代後期,德國醫生、博物學家西博德(Philipp Franz von Siebold)來到日本。在日本的6年間,他收集了數以萬計的植物標本和有關日本地圖及工藝美術品等,並以《日本》、《日本植物誌》、《日本動物誌》3本著作成就了其日本學大家的地位,為歐洲各地的日本博物館建造做出重要貢獻。在他逝世150週年之際,讓我們來觀察一下他的功績。

雙重身分

1823年,西博德作為服務於荷屬東印度政廳的商館醫生來到日本的長崎縣出島赴任,當時他年僅27歲。在日本的約6年間,除任職診療所兼私塾「鳴瀧塾」,培養了很多能夠讀寫荷蘭文的所謂「蘭學家」外,他還潛心研究日本的動植物。同時,他還開展了許多有助於日荷貿易的市場調查,並接受荷蘭政府特別任命,進行「收集日本的政治、軍事情報」的工作。表面上西博德是醫生、博物學家,而背後則是「市場調查員」。

德國的名門貴族出身的西博德在符茲堡大學學醫,畢業後開了家私人診所行醫,但他一直希望離開政局動盪、經濟蕭條的德國,到國外大顯身手。當時恰逢荷蘭政府為成立新貿易公司招聘隨行醫生,並有計劃在受其貿易壟斷的日本收集植物、生活、文化、人口、軍事等相關情報。於是,德意志聯邦巴伐利亞王國出身的西博德在選拔中脫穎而出。

冒充荷蘭人

德語方言分為低地德語和高地德語兩種。當時荷蘭通用低地德語,但成長於德國的西博德,母語是高地德語,不擅長低地德語。日本入國審查時,日本翻譯商務專員心生懷疑,訊問了他的出身地,這時站在旁邊的荷蘭人商館長臨機應變,稱:「他是來自山地的荷蘭人,說的是方言」,就這樣西博德通過了入國審查。

1824年,西博德獲准到長崎活動,在長崎郊外的鳴瀧,從日本的荷蘭翻譯那裏接手了土地和別墅,開設了第1家有旅日外國人主持的學塾,他的名字因此而迅速在全日本的「蘭學家」中傳播開來。就這樣,想學習最新西洋近代醫學的醫生與蘭學家紛紛聚集到長崎,懷著極大熱情去聽西博德的講座。「鳴瀧塾」是一座兩樓木造建築,庭院裏移植、栽培了西博德和門生們從日本各地採集來的藥草。

西博德還按不同專業給學生們布置了課題,讓他們用荷蘭語提交報告。如班長美馬順三將賀川玄悅的《產論》及其養子玄迪的《產論翼》整理成論文,還與塾生戶塚靜海和石井宗謙共同翻譯提交了由4部構成的《灸法略說》。在這裏學習過的大部分日本人日後都成為了日本現代西醫學和自然科學的先驅。

鳴瀧塾:開展國際調查的據點

西博德利用來自日本各地的塾生們,開展了各種各樣的調查並收集了大量有關日本的資料。鳴瀧塾也是西博德在日本的進行情報收集活動的據點。

鳴瀧塾

因西博德的治療均為免費,所以患者們為了向他表示感謝紛紛回贈以美術品與工藝品。荷蘭國王為了收集日本的美術工藝品,曾將大約1萬2,000荷蘭盾(按現在的貨幣價值核算約合2億5,000萬日圓)作為經費給了西博德,於是他就成為了直屬國王的買手。

利用江戶參府收集情報

荷蘭商館長前往江戶城給將軍進獻禮物宣示忠誠的「江戶參府」之行,對西博德來說是了解江戶的千載難逢的好機會。因為當時的幕府是禁止外國人在日本國內自由旅行的。1826年,西博德加入到荷蘭商館長帶領的「江戶參府」隊伍中,一行中除了日本翻譯,還有作為西博德的傭人一同前往的塾生湊長安、高野長英、二宮敬作等。此外,畫師川原慶賀也在同行之列,專事記錄旅途中的風景及風俗。

在江戶(現東京),他們經常投宿於日本橋本石町的長崎屋。在那裏,西博德見到了形形色色的人,其中與熟悉日本國情的最上德內的相遇意義非同小可。因為最上是北方探險家間宮林藏的上司。為確認庫頁島是不是島嶼,西博德問最上:「可否將你繪製的蝦夷(北海道)、樺太(庫頁島)的地圖轉讓與我?」最上知曉將日本地圖給外國人是國家明令禁止的行為,於是低聲回覆:「給你是絕對不可能的,借給你看看吧。但切記此事絕不可說出去。」

當時到這家旅館來求見西博德的人絡繹不絕。如幕府的文書管理調查官員高橋作左衛門景保就曾多次前往長崎屋,目的是要通過西博德手中的克魯真斯坦(Adam Johann von Krusenstern)《世界一周記》,確認伊能忠敬等繪製的日本地圖北部海岸中尚不清楚的地方。高橋說:「如果你給我《世界一周記》,那我可以送你日本地圖的複製版。」那個地圖,是包括北方庫頁島、千島的日本沿海地區測量圖。

女兒「Ine」:日本第1位女醫生

其扇,原名Taki。她的祖先來自長崎西南細長的半島盡頭的野母,後人代代居住在「銅座跡」。Taki是她父親31歲、母親25歲時出生的第4個女兒。

她的父親佐兵衛在銅座跡做蒟蒻買賣,曾經家業繁盛,傭人眾多;然而,因經營失誤而欠債,生意敗落,最終落得連家也拱手讓人的慘境。走投無路的佐兵衛只能把長女Tsune送去做藝妓。

「Tsune是美女,但Taki更漂亮。她的美貌從少女時起就聞名遠近。丸山地區規格最高的青樓『引田屋』,曾強烈建議她來做藝妓。於是Taki也步Tsune後塵,成了引田屋的藝妓,並在15歲那年被賦予花名『其扇』。」(吉村昭著《馮‧西博德的女兒》上)

西博德對其扇懷有好意,兩人很快墜入愛河。1825年,其扇19歲時生下第1個孩子,取名Ine。Ine後來成為日本第1位婦產科女醫生。

西博德事件的內幕

1828年,發生了「西博德事件」。西博德回國時乘坐的一艘荷蘭商船在即將離開港口駛往印尼時遭遇暴風雨而觸礁。從船內裝載的貨物中,發現了被禁止攜帶出境的日本地圖、江戶城示意圖以及庫頁島測繪地圖等的複製本。這些都是西博德在「江戶參府」期間通過各種途徑得到的。其中被視為問題的,是從高橋處得到的庫頁島詳圖。

事發後高橋自然受到懷疑。雖然知道將日本地圖複製品送給西博德的行為屬於觸犯國家禁令的大罪,但他認為「這樣我國可以從中獲益」——由此可以看出高橋是「明知故犯」,違犯國家禁令幾近是自己的信仰理念所使然。

管理國家機密地圖的高橋被逮捕後,坦白了送給西博德禁品的事實。西博德則否認了間諜嫌疑,稱:「這只不過是自然科學調查的一個環節」。高橋受到懲處,而西博德的收藏品則被悉數沒收,他本人在受審後被驅逐出國。

培理和西博德

1830年,西博德回國,定居荷蘭的萊登(Leiden)。根據帶回的大量資料,他在1832年編著了鉅作《日本》,同時整理編輯了日本動植物的相關書籍。據《日本植物誌》的記載,喜歡紫陽花的西博德用妻子的名字為盛開於鳴瀧塾周圍的花取學名為「Otakusa」;《日本動物誌》中記載稱,已被視為化石的「日本大鯢」,第1次在歐洲做了介紹後,獲得人們的極大關注。這3本著作以西博德3部曲而享有盛名。

展覽會「西博德:向世界展示日本的自然」上展出的紫陽花壓製標本。紫陽花取妻子之名命名為「Otakusa」(圖片提供:東京大學綜合研究博物館)

西博德在日本獲得兩條日本大鯢,並將牠們活著運往荷蘭。其中1條安然無恙抵達荷蘭,並人工飼養了50多年(圖片提供:國立科學博物館)

1853年,美國海軍東印度艦隊提督培理(Matthew Perry)帶著菲爾莫爾(Millard Fillmore)總統的親筆信現身浦賀。對培理來說,西博德的日本情報極有價值,但對在背後操控西博德的荷蘭則高度警戒。所以,他完全拒絕了荷蘭的幫助,而是決定通過自己國家的力量,逼迫日本打開國門。

特為紀念西博德逝世150週年而策劃的「昔日重來!西博德的日本博物館」展的策劃人之一、江戶東京博物館的小林淳一副館長指出:「培理是了解西博德的,但卻沒有參考他的做法,而是以武力作為後盾逼迫日本打開國門。最終令日本幕府屈服,放棄了閉關鎖國政策。同樣在對日政策上,西博德對待日本的方式則是想要通過振興貿易來促進日本開放國門。」

特展「昔日重來!西博德的日本博物館」,再現了19世紀在歐洲舉辦「日本博物館」展的情形

西博德在促進日本開放這一點上雖然輸給了培理,但他在西方創立了日本學,在歷史上留下了功不可沒的學術意義。較之1900年巴黎萬國博覽會上對日本的介紹以及之後在歐洲被稱作「日本主義」的日本審美意識熱潮,西博德領先一步,設立了日本博物館,並力圖廣泛的介紹日本,對日本的「西洋學」和西方的「日本學」雙方的發展都做出了貢獻,這一點是我們不能忘記的。

取材、文:長澤孝昭
插圖:井塚剛
翻譯合作:JST中國綜合研究交流中心《客觀日本》

特展「昔日重來!西博德的日本博物館」概要
【長崎會場】

會期:2017年2月18日(星期六)~2017年4月2日(星期日)
會場:長崎歷史文化博物館(郵遞區號850-0007 長崎縣長崎市立山1-1-1)

【大阪會場】會期:2017年8月10日(星期四)~2017年10月10日(星期二) 會場:國立民族學博物館(郵遞區號565-8511 大阪府吹田市千里萬博公園10-1)

歷史 日本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