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怦然心動的文具世界

不斷進化的日本文具:「文具王」為你推薦的5樣最新文具

生活

對於文具愛好者而言,日本就是天堂。大型文具店裡都擠滿了挑選手信的遊客。說起文具,沒人能比「文具王」高畑正幸更有資格。本文就由他來為大家介紹日本文具的進化史。

日本有三百多家文具廠商,幾乎每年都推出很多新產品。大型專銷店中,文具商品上萬種的店鋪也不罕見。各色產品琳琅滿目、讓人眼花繚亂的日本文具店,對於文具愛好者來說簡直就是天堂。我也是他們中的一員,從小就被文具的魅力所吸引,長大之後依然深陷其中無法自拔。東京Big Sight舉辦的日本最大的展會「國際文具紙製品展(ISOT)」吸引了三百多家廠商參展,也成為他們發佈新產品的舞臺。本文將對這次展會展出的新產品進行介紹,並對世界上也不多見的日本文具的「火熱進化史」做一番思考。

Sarasa Markon、Mojini Line、ZEBRA

著名大小廠商的技術力量 不濺紙的原子筆和不濺字跡的螢光筆

不濺紙的原子筆Sarasa Markon(圖片提供:ZEBRA株式會社)

不濺字跡的螢光筆 Mojini Line(圖片提供:ZEBRA株式會社)

如果只考慮實用性的話,文具已經是功能非常完善的成熟產品了。然而在日本,仍然有很多公司執著於不斷耕耘這一小片天地,傾注技術和創意,創造出了一個高層次的特殊「生態系統」。

其中,以高品質而冠絕全球文具,非原子筆莫屬。要說高檔原子筆,歐洲也有非常不錯的產品,但日本的文具巨頭,卻將投入巨額經費研發出的最新技術運用到了價格便宜的日常大量生產型文具上。

比如「低黏度油性筆」的先驅、著名的三菱「Jetstream系列」,以劃時代的順滑手感重新定義了油性筆,讓其他公司在這個新領域群起跟風;百樂文具「百樂魔擦筆系列」,自帶橡皮擦可以擦去原子筆字跡,這些大家一定已經耳熟能詳了,但此外還有許多富於創意的產品。

比如,字跡不會濺的原子筆「Sarasa Markon」,寫完後在想要強調的地方用螢光筆塗色,字跡不但不會濺得汙濁,反而更加美觀。而「Mojini Line」則相反,它是採用了特殊墨水的螢光記號筆,即使在普通原子筆的字跡上劃線,由於特殊墨水的離子之力,可以防止字跡受濺。

日本很多文具廠商都是百年老店,產品的開發融入了多年來的大小的經驗和技術。當然,這並不是說以往的筆就有什麼問題,只是日本學生和上班族特別討厭字跡濺或汙濁,即便是自用的筆記本,很多人也希望能寫得工整漂亮。用戶的這種需求,激發了廠商永無止境的開發熱情。

V Spark公司的「Twinkle Star」

退休後的畢生追求:將研究進行到底

「Twinkle Star」V Spark

日本文具多樣性的背後,不僅有大廠商極強的研發力量,也有專注某些細分領域的中小廠商的身影。這次的展會上有一款獨具特色的雙色筆,它的開發者是原文具大廠商的技術中堅川崎正幸,退休後也不忘追求理想,為了一款產品而開始了自己的創業生涯。

這款原子筆的神奇之處在於雙色筆尖是並排的,拿著筆在指尖轉動半圈就能換顏色。問題在於它是「直液式水性筆」。水性筆書寫時手感接近鋼筆,在歐美尤受青睞,但它不同於油性筆,需要將水性墨水直接灌注到筆桿裡,所以設計難度很大,而且需要分別密封雙色墨水。於是他想出了一個辦法,做一個類似雙層試管的筆桿,外層裝紅墨水,內層裝黑墨水。他在世界上首創這種奇特結構,並花了10年時間讓這個創意成功成為產品。

Paperly 公司的Memoterior writing

就算是便簽紙,也可通過紙與筆的不同搭配,從中感受多樣的樂趣

Paperly公司的Memoterior writing(從左到右為鋼筆專用、原子筆專用、鉛筆專用)

許多小廠商利用其機動力,從創意、設計和趣味性等不同角度來研發新產品,展示不同於友商的獨到之處。

例如「Memoterior Writing」,從功能來講,它就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空白便簽紙,但研發它的目的在於感受不同紙張的書寫樂趣。該系列有3款產品,分為鉛筆專用、原子筆專用和鋼筆專用,每一款都有5種不同種類的紙張,使用不同的筆,翻到不同的頁面,都能讓你感受到筆觸的微妙變化。這樣的產品之所以能在市場上爭得一席之地,就是因為存在一定數量的用戶,喜歡像品鑒紅酒一樣品鑒各種紙張的不同。日本文具的多樣性也側面反映了用戶細膩的感受性。

Sonic公司的「Toga Return」

集童心與匠心為一體,專為兒童設計

Sonic公司的「Toga Return」

如何才能培養出可以理解差異的用戶?日本少子化愈演愈烈,兒童文具的市場在不斷萎縮。然而即便在如此嚴酷的局面下,兒童文具廠商仍然一如既往地致力於新創意的商品化。

例如「Toga Return」,插入鉛筆後,只要轉動把手,鉛筆就能自動帶入轉筆刀中,等筆芯削尖後,削筆器能自動彈出鉛筆。這個功能技術含量很高,但並未使用任何電子控制器件,內部構造就像是江戶時代的機器玩偶。雖然它只是個手動削鉛筆的簡單工具,但這個動作卻莫名帶有一些幽默之趣,讓人能感受到製作者的童心未泯。從小使用這樣好玩的文具,不用說,自然而然地會激起孩子們對文具的興趣。

Olfa公司 的「Kid-Cutter」

通过透過文具寓教於樂

Kid-Cutter

當然不僅僅是童心,為讓小孩子們能夠正確使用文具,廠商也是煞費苦心。

例如本次獲得日本文具大獎的「Kid-Cutter」,就是首款專為兒童設計的裁紙刀。家長對孩子的安全都非常敏感,尤其對帶刀刃的用具,可能會敬而遠之。於是,這款能夠教會小孩正確使用裁紙刀、最大限度降低受傷風險的Kid-Cutter就應運而生了。日本普通的裁紙刀,刀片細長且刀身有等距的凹槽,這樣,當舊的那段刀片用鈍了,就可以簡單地斷開,把銳利的新的一段刀片推出來繼續使用。想要用好裁紙刀,需要有多次斷折刀片的經驗。於是研究人員就想辦法用塑膠套將刀片罩上,只留出每段的刀尖部分。這樣既確保了安全,刀刃變鈍之後,只要斷開,一副新的刀片就重新出現在面前。結構、用法與一般的裁紙刀相同,卻能給孩子們帶來安全體驗,讓他們習慣這類工具的使用。這讓我們能夠看出研發者在教育上的考慮。

兼顧實用性和趣味性的文具,今後仍將不斷進化

日本的文具,件件都使用方便,非常實用,同時又給人帶來很多樂趣,其多樣性和品質在世界上也是首屈一指的。它的進化依靠的不僅是廠商對產品的不斷改進,那些在理解每個產品不同的基礎上做出選擇並樂於使用的消費者,他們的細膩和好奇心更是不斷加快了文具進化的步伐。有機會到日本,建議去文具店走一走看一看。相信一定會有很多驚喜等著您。

文內圖片:除ZEBRA 產品外,其餘均由作者拍攝提供

標題圖片:「文具王」高畑正幸。房間的整面牆都是文具架

魔擦筆 百樂 文具 Jetst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