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距離接觸身障運動員

金木繪美:希望傳播坐式排球的樂趣

運動 東京2020

金木繪美選手18歲時骨肉癌發病,左腿落下障礙,隨後邂逅坐式排球,感受到它的樂趣。面對美國、中國等強國對手,金木選手燃起昂揚的鬥志,決心在東京帕運上「展現日本的實力」。

金木繪美 KANEKI Emi

1982年生於神戶市。自2006年開始在野村證券高槻分店工作。18歲時左腿落下障礙,19歲開始投入坐式排球運動,2003年進入日本國家隊。參加了2008年北京帕運、2012年倫敦帕運。2014年在韓國亞洲身障者運動會上獲得銅牌。

巨人隊選手也陷入苦戰

在日本職棒開幕前的3月4日,讀賣巨人隊的選手們參加了在東京巨蛋舉辦的開幕戰後,直接奔向巨蛋內緊急搭建的臨時球場。

「那邊,接球」

「扣球!」

又粗又低的吆喝聲和快樂的笑聲響徹全場,這是讀賣巨人隊為了幫助大家提高對身障運動的認識而主辦的一個活動「G hands Day」。與普通參加者一起,選手們體驗的是身障體育項目中的坐式排球

由於這項運動規定臀部不能離地,只能使用上半身來進行比賽,所以擅長運動的棒球隊員們控制起排球時十分不自在。指導他們的是引領女子坐式排球的金木繪美等日本國家隊選手。金木興奮地說:

「真沒想到有一天我們能教明星齊聚的巨人隊選手們打球(笑)。不過,坐式排球的愛好者又增加了,這真是件開心的事情」。

讀賣巨人隊的社會貢獻活動「G hands Day」(3月4日東京巨蛋),正在體驗坐式排球的高木京介投手(中)和若林晃弘選手(右)©Yomiuri Giants

在北京體驗到帕運的精彩

參加過2008年北京和2012年倫敦兩次帕運的金木,是坐式排球日本國家隊的主力隊員。同時,她也是野村證券高槻分店的市場分析師,還是一個小學3年級男孩的媽媽,每天都過著忙碌的生活。

金木是在19歲時接觸坐式排球的。當時她拜訪神戶市當地的身障者體育中心,教練推薦她試試排球,這成為她打坐式排球的契機。幸運的是由於國中時代就很喜歡排球,金木很快就入選國家隊。但是,她在決定2004年雅典帕運出場的最終選拔賽中落選了。

「在此之前作為復健訓練的一環我一直在做運動,所以腦子裡並沒有想帕運的事,但已經進入最終選拔卻落選了這件事,一下子點燃了我的鬥志。因為我意識到,只要努力就可以做到」。

4年後的北京帕運,金木終於如願參賽,並擔當了國家隊的隊長。但是,這屆比賽中日本隊一次都沒能獲勝。

「現在想來,當時隊員幾乎都沒做過集訓,倉促之中組隊參賽,所以得到這樣的結果也是理所當然的。另外,我作為隊長也還不夠成熟」。

在北京的經歷讓金木有了很大的改變。帕運的氛圍與她之前參加的世界錦標賽和亞洲運動會完全不同。裝飾得華麗眩目的球場座無虛席,支援本國球隊的觀眾竭盡全力發出加油喝彩聲。她整個人仿佛要被席捲現場的巨大的能量所吞沒,同時作為日本代表隊一員的責任感和自豪感陡然而生,不禁鬥志昂揚。

「也許到最後我都不會知道,自己的人生中究竟什麼是最好的體驗,但至少我知道如果我不是身障者,就參加不了帕運」。

工作時,很多時候會整天都面對電腦(圖片提供:野村證券)

「身体既然治不好,又何必自怨自艾」

那是18歲時的事情。因為金木從小就非常擅長算術、數學,所以她的夢想就是在銀行工作,高中選擇了上商業高中。畢業後確定在當地的銀行就職,這時作為職場新人她對工作抱著滿腔熱情。但是,在銀行上班僅僅一週,她忽然感到左大腿一陣陣劇烈的疼痛。到醫院後被診斷為「骨肉癌」,醫生要求立即住院。

「那時腦子裡立即想到的不是疾病的嚴重性,而是擔心不能去銀行工作了。因為我最先問醫生的問題是『那我是不是不能去銀行了?』」。

但是,很快事態的嚴重性就如山一般壓了過來。骨肉癌是惡性腫瘤的一種,惡性腫瘤=死亡,這種想法在金木的腦中揮之不去。但是,「也許自己從此失去未來」這種恐懼感,在全心奉獻的家人的支撐下漸漸褪去。媽媽細心地捕捉著女兒的心理變化,寸步不離地照顧著她。爸爸和兩位哥哥也經常抽出時間來醫院陪她。

「看到家人這樣對我,我暗下決心,無論自己再怎樣痛苦,決不掉眼淚。當然,我的頭髮脫落,去洗手間時也摔倒過無數次,每天都會因為突發嘔吐無比難受,這些時候我也哭過;但是,如果因為這些而自怨自艾,我的身體並不會變好,只會徒增家人的痛苦」。

1年之後,金木終於出院了。當她在市政府接受身障手冊時,才第一次真正感受到自己身有障礙。雖然避免了左腿的截肢,但骨頭裡植入了金屬板,膝蓋再也不能彎曲了。

感受到坐式排球的樂趣

出院後開始學習的坐式排球,比她想像的要難得多。相比普通排球,坐式排球的場地比較狹窄,球網設置得更低,除了在接球時可以有短暫的抬離,運動員的臀部是不允許離開地面的。金木在國中時代打過排球,所以她的身體裡已經浸透了跳躍的習慣,在沒有習慣坐式排球規則時,市場被判犯規。但是,一直陪伴她的媽媽這樣說道。

「從來沒見過你這麼開心的樣子」。

從那以後,她便把每個週末都用來打坐式排球了。

坐式排球是指臀部的一部分要始終保持與地面接觸的一種排球運動。因為救球、攔網、擊球等站起或跳躍都算犯規。這是2017年的「World Super 6」比賽中,正準備擊球的金木選手(左)(圖片提供:野村證券)

惡性腫瘤有可能復發,雖然這一抹不安始終存在,但金木戰勝了「壽命5年說」,在23歲時結婚,搬到丈夫赴任的高槻市,在野村證券高槻分店就職。

從那以後,她忙於工作、家務、育兒,還有坐式排球的訓練,同時還積極開展面向健全人的坐式排球普及活動。

嚴苛的訓練環境中,能出成果嗎?

離東京帕運還有2年多時間。坐式排球比賽每次上場6名隊員,與普通的排球比賽一樣,每局25分,勝3局者為勝。比賽要求選手必須坐在場地上進行,球網的高度和場地的大小與普通排球不同,除此之外,規則與普通排球比賽幾乎沒有區別。雖然金木說要在帕運上大展身手,積極展示坐式排球的魅力,但現實情況其實還是相當嚴峻的。

坐式排球與個人競技項目不同,如果選手湊不齊,就無法進行有效的團隊訓練。現在日本女子國家隊的候補隊員有將近15人,但大家分散住在全國各地。而鋪設了具備國際標準的競技用場地地板材料(Taraflex)的體育館,目前只有兵庫縣的姬路市才有。每個週六、週日是集中訓練的日子,但不能保證所有隊員每次都能到場,團隊內部的溝通交流還遠遠無法做到,這就是現狀。

「大家都受到各自的工作、家庭環境等條件的限制,從全國各地趕到姬路進行集訓,真是件很不容易的事情」。

有些選手出征海外時只能利用自己的帶薪假。這次在東京召開奧運和帕運,與之前不同,選手不用自己承擔海外遠征的費用了。

「幾年前大家都好像是在為掙出海外遠征的費用而工作。不過,只要能做自己喜歡的事情,這就已經感覺很幸福了」。

現在野村證券成為贊助商,日本的訓練環境也終於一點點完備起來。儘管如此,與能夠得到國家豐厚援助的中國等強國是無法相比的,他們都習慣於長期集訓,然後參加帕運比賽。訓練不足的日本代表隊沒能參加里約帕運。外國選手大都個子高而且手長。金木說,東京帕運獲得獎牌的門檻應該也不低,但是日本選手在這次的勝負關頭一定要向世人展現日本隊的實力。

「誰都希望在本國召開的帕運上大展身手。當6名隊員的信念在球場上契合為一體時,也許會發揮出意想不到的力量」。

金木是場上的二傳手,是球隊的指揮官。到現在為止,無論發生什麼,金木都以笑臉面對,掌握著自己人生的方向盤,相信她也一定能通過球場上精彩的二傳來發掘其他隊員的能力,將獎牌最終收入自己的囊中。

標題圖片:「2017亞洲、大洋洲坐式排球錦標賽」中與伊朗隊的比賽場景 採訪拍攝:大久保惠造

東京奧運 帕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