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原子能政策

在和平利用的原则上开发核能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GHQ(驻日盟军最高司令官总司令部)禁止了日本的所有核能研究和开发,这一禁止条款直至1952年4月旧金山和约生效才得以解除。1953年,在美国受到哈佛大学基辛格的熏陶,中曾根康弘原首相回国后大力宣传和能开发的重要性,翌年3月,核能开发预算提交国会并获得通过。此时的预算额因铀235而定为2亿3500万日元。

1954年3月1日,因美国在比基尼环礁进行氢弹试验导致日本一艘金枪鱼捕鱼船“第五福龙丸”遭到辐射性降尘(死灰)的照射。国内一时间掀起了反美和反核武器运动,日本学术会议在全会上就核能问题处理通过了“核能3原则”,即①保持日本的自主性②民主处理、民主运营③一切事宜公开进行,并将这三项基本方针写入了1955年制定的核能基本法中。作为世界上唯一一个遭原子弹轰炸的国家,日本社会对核的抵触根深蒂固,在核能研究和开发之际,有必要强调防止用于军事及其研究,因此该法也坚决主张仅限于和平利用。1956年1月设置了原子能委员会,由读卖新闻社持有人正力松太郎就任第一任委员长。

商用核电站运营开始

日本于1956年10月26日在国际原子能机构宪章上签字。1963年10月26日,茨城县东海村的日本原子能研究所试验堆在国内首次成功进行了核能发电。为了纪念这一天,10月26日被定为“原子能日”。

日本第一座商业用核电站是建在茨城县东海村的东海核电站。这一时期,日本政府出于优先发展经济的目的,重视海外成套设备胜于扶植国内技术,引进了英国制造的气冷石墨慢化堆;此后,1970年11月,关西电力公司采用美国西屋公司技术在美滨核电站(美滨1号机组)建成了轻水堆PWR,翌年3月东京电力公司引进了美国GE公司的轻水堆BWR(1号机组)。由于经济问题,气冷堆只有最初的一座,其他商业用核反应堆此后全部采用了轻水堆。

上世纪70年代进入了大量生产、大量消费的时代,电力消费剧增,加之2次石油冲击,作为石油替代能源的核能,确立了牢不可动的地位。日本官民并举,积极向核能转位换挡,90年代日渐深刻的全球暖化问题更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1997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3次缔约方大会通过的京都议定书中,日本承诺从2008年至2012年削减1990年总量6%的温室效应气体;2009年9月,鸠山由纪夫原首相在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上又进一步表明,到2020年将减少20%。

菅直人政权在2010年6月决定的“新成长战略”中,将扩大核电站的出口,定位为和铁路并行的“国家战略项目”。按照这个方针,制造厂家和电力公司设立了承接海外订货的新公司。越南的订货业已决定。同年,内阁会议决定的“能源基本规划”中,明文记载了扩建核电站得方针,到2020年新建9座,进而到2030年新建14座以上。

讴歌经济效益和环保, 政府和民间已从2008年起共同联合开发目标锁定出口新兴国家的“新一代核电站”,经济产业省与2010年8月公布,将计划提前5年,2025年开始运转。但是,福岛第一核电站的悲惨事故,令日本不得不从根本上重新研究在国内外极力推进的核电站政策。

在建及重建中的核电站

anyShare分享到: